高茂森 仝志辉: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高茂森 仝志辉 2019-05-15 浏览: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人民观。人民中心论在治国理政各领域坚持人民中心价值,在坚持人民主体性、坚持人民历史创造者地位和坚持矛盾辩证法哲理思维方式等方面继承了毛泽东人民观,而在为民谋福新课题、新思路以及群众路线新认识、新方法等方面则对毛泽东人民观进行了发展。这一理论做到了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成为新时代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思想武器,在弘扬中华传统民本主义文明基因的同时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经历了实践检验并将继续经历实践检验。

高茂森 仝志辉: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一、文献梳理与问题的提出

十八大以来,从宣传领域提倡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到政治经济学领域中提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再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和精神实质”,“以人民为中心”的论述从政治社会生活某一具体领域扩展到了政治社会生活各领域,其具有了强烈的政治社会统领性特质。在这样的理论背景下,学术界一些学者对习近平关于“以人民为中心”的系列论述进行理论总结并提出“‘人民中心’价值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精髓”的观点,这种观点将习近平围绕“以人民为中心”的一系列理论论述凝练为“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可见,习近平人民中心论是从宏阔的视野对习近平围绕“以人民为中心”的论述的理论概括,是从习近平“以人民为中心”的系列论述所具有的政治社会统领性特质出发而进行的理论阐述。梳理现有关于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的文献发现,学者们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了研究:

一是关于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的内涵。宗刚和朱小玲认为,“人民中心论”包括在心态上、方向上、行为上怎样对待人民群众,所对应的是将人民群众放在心中的最高位置、为人民群众美好生活而奋斗、增强服务人民群众本领三点内涵。赵笑蕾认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方略就是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通过发挥人民的主体性作用实现人民的主体性利益,真正维护好、发展好、实现好人民利益。李猛认为“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具有统领性地位,这要求党员干部在政治社会生活中要做到将人民立场作为观察政治社会现象的起点、将人民情怀作为理解政治社会问题的应有态度、将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治国理政活动的目标、将人民民主作为实现治国目标的方式。可见,人民中心论是习近平政治思想的精髓。

二是关于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的性质。陈丹和陈家付认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根本立场,其从治国理政的初心、治国理政的价值内核和治国理政的根本导向三个维度进行了论述。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宋希艳,宋希艳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对党带领人民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作用两个维度进行了论述。

三是关于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的渊源。谭玉敏和梅荣政认为《共产党宣言》是人民中心论的理论源头,从理论基础、奋斗纲领、实现路径三个维度论证了《共产党宣言》基本思想与人民中心论思想的一致性。许创强认为人民中心论对西方人本主义思想进行了借鉴和超越,因为习近平人民中心论更加关注自由民主、社会公正和博爱精神。

以上对人民中心论内涵、性质、渊源的深入研究都有积极意义,能够帮助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理解人民中心论并在现实实践中运用人民中心论,也为笔者深入探讨人民中心论提供了基础和参考。然而,如果根据十九大报告重要论断对现有研究状况进行审视就会发现,对人民中心论的研究还有待深入。仔细研究十九大报告可知,人民中心论是回答“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时代课题的理论之一,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可见,从学理上阐述清楚前述任何一种思想资源与人民中心论之间的内在关联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然而目前学术界对这些思想资源与人民中心论之间的关联性阐述仍显不足,缺乏足够的研究旨趣。本文针对现有研究的不足,采用政治哲学的分析理路,对习近平人民中心论与毛泽东人民观在人民主体性、人民历史创造者地位的科学认识以及其内在思维方式上的关联性进行剖析,并将人民中心论放在科学社会主义谱系之中去探讨其理论价值,从而科学地把握人民中心论的思想精髓,进而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更好地贯彻人民中心论提供支撑。

二、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

(一)人民中心论继承了毛泽东人民观的人民主体性的规律性认识

无论是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词典里,还是在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词典里,人民从来都是一个具有政治性的概念。马克思、恩格斯在探讨人的政治解放中揭示人民概念内涵及其性质。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人本质上是具体的、现实的、实践的人而不是抽象的人,因而人需要从阶级政治中解放出来才能真正成为自由自主的人“一个种的整体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恰恰就是人的类特性”。从人的类的整体性中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人民的主体性,即人的主体性实际上不是单个人的主体性,而是人作为一个种属类别整体的主体性。“人民”由站在道德、伦理、正义、进步一方面的所有人集合而成。作为一个类群体的集合性概念,人民的基本性质是作为整体的人民也能像个体一样具有生命活动的性质,具有意识能力和独立性质;而且作为一个整体概念的人民像个体本真的生命活动一样不容异化,个体与整体之间实现了高度统一。“政治解放同时也是同人民相异化的国家制度即统治者的权力所依据的旧社会的解体”。换言之,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历史上的国家的政治制度使得人民没有真正的独立性并处于被统治阶级奴役的状态,人民需要从被奴役中解放出来。可见,对人的规律的认识是建构治国理论、揭示治国实践规律的逻辑关键点,如果没有关于人的社会政治性的本质性认识,对治国之道的揭示就会缺乏基础。

来源 :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