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征收高出口税:中美经济战中出奇制胜的“杀手锏”

贾根良 2019-05-12 浏览:
特朗普的高关税恫吓是一只“纸老虎”,只要我国对2017年占对美出口约70%的两大类产品——机电类和纺织鞋帽家具类——征收高出口税就可以从容应对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挑衅,并将中美经济战转变为中国经济深刻性结构变革的重大历史机遇。本文讨论了征收高出口关税对我国经济的短期效应和长期影响:在短期,我国对出口美国产品征收高出口关税,不仅不会增加政府开支,产品过剩没有增加,局部性的失业也将得到妥善解决,而且,平均每位农民工年收入反而增加8.67%,从而可以有力地扩大内需;在长期,出口税战略将导致中国经济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革,这包括中国的货币主权得到更完整的恢复,由此增加的“财政收入”将为核心技术研发提供雄厚资金、支撑在农业振兴中对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给民营企业减税以及解决社保基金养老金余额严重不足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战略将为民营企业的大发展提供巨大的国内市场空间,为我国在价值链高端和核心技术特别是集成电路方面的进口替代奠定基础,成为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性选择。

贾根良:征收高出口税:中美经济战中出奇制胜的“杀手锏”

一、问题的提出:特朗普关税的“纸老虎”

早在2018年4月11日,笔者就已指出,美国战略家很清楚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加征进口关税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关税问题只不过是特朗普施放的烟雾弹而已,他的真正目的在于:一是给中国政府施压,利用其直接投资在中国国内压制中国价值链高端的发展;二是声东击西,迫使我国彻底开放金融市场[1]。其后,笔者又指出,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并非局限于关税战,而是包括技术战、知识产权战、投资战和货币金融战等在内的全面经济战争,因此,应对中美经济战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价值链高端,保护国内市场[2]。问题的关键是:我国如何才能达到这一目标呢?2018年12月初,中美经济战形势陡然紧张,促使笔者提出了曾自称为“夺取战略性根本胜利的奇策异谋”——“出口税战略”[3],本文的目的即是对这一战略进行较为详细的初步讨论。

为了能更好地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有必要简述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的过程和主要事件。迄今为止,我们可以将其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2018年3月23日开始,到“中兴事件”暂告结束为止。2018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基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对华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中美经济战正式开打。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①。5月15日,《华尔街日报》援引来自美国政府官员的内幕消息报道,美国放行中兴通讯的交换条件是中国放行高通收购恩智浦(NXP)的交易案以及取消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进口关税。据分析,一旦高通收购恩智浦成功,就会引发整个供应链的“恐慌”,对于中国国内正在快速发展的半导体行业是个沉重的打击。过去10年,中国在半导体行业至少投入了1500亿美元,希望获得在全球半导体行业中的领先地位,但目前这种行业政策导向已经开始影响美国在该行业的市场份额,所以说,这次重启审核可能会被审核通过,这对于本就脆弱的国内半导体行业来说将会被进一步压制发展空间[4]。2018年6月7日,中兴通讯在美国商务部的和解协议上签字,中兴通讯支付巨额罚款并接受美国向其派驻合规监督官,“中兴事件”暂告结束。

第二个阶段是从美国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出口产品加征进口关税开始,到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达成重要共识为止。2018年7月6日,美国政府开始对涉及中国出口到美国340亿美元的多种产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8月23日,美国又对160亿美元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加征25%关税。中方反击措施是截至8月23日对等对美国的500亿美元出口产品加征25%关税。9月24日,美国又增加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10%,并声称在2019年1月1日起将其增加至25%,如果中国实行反制,则再对267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①。但在2018年9月24日,中国已无法再采取对等关税措施了,因为按照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商品总额为1539亿美元,而按照美方统计,仅有1304亿美元②,所以实际可实施的措施是增加对美国出口到中国600亿美元商品征收5%~25%的关税。但令人费解的是:我国为什么不对美国的服务贸易征税?2016年,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顺差为557亿美元②。

第三个阶段是从2018年12月1日开始到目前仍未结束的现阶段。据报道,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达成重要共识:第一,中美停止互征新的关税;第二,在90天之内(也就是2019年3月2日前)中美两国就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网络盗窃、服务和农业以及结构性改革等问题展开谈判,如未达成协议,美国将已征收10%的2000亿美元来自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的关税率提高到25%;第三,中国同意立即扩大对美国农产品、石油等进口,管控芬太尼,批准高通-恩智浦交易。在此之前,美国提出了一个要求中国答复的142个项目的清单,针对中国的答复,特朗普曾表示,仍有关键性的4~5项没有满足美国的要求[5]。据推测,这包括取消“中国制造2025”、国企问题以及不能挑战美国在半导体等领域的主导地位等,美国提出的所谓结构性改革问题主要是指这些方面。

从以上报道可以看出,特朗普挥舞关税大棒,一直在步步紧逼,企图迫使中国对其提出的致命通牒“妥协投降”。中国谈判代表团似乎对其关税恫吓无计可施,只能与其艰难周旋。实际上,美国的这种高关税恫吓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而已。美国2018年7月开始对中国征收高关税,但8~11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11月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激增至创纪录的356亿美元[6]。虽然到2019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将有可能出现较大幅度减少,但事实已经证明,特朗普的上述通牒只不过是赤裸裸的恫吓而已,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不减反增这一事实说明我国不应该答应特朗普的任何条件。即使美国在2019年3月2日将20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的关税率提高到25%,对中国出口也不会造成多大影响,笔者估计不会达到10年前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出口一半的影响:2009年我国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比2008年下降13.9%,其中出口下降16%[7]。在笔者看来,美国提出的所谓中国强制性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和结构性改革等问题都是无端的指责和无理要求。

来源 :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