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应对美国新遏制政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

朱佳木 2019-05-12 浏览:
社会主义国家由最初形态发展到更具本国特色,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提出,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推动经济全球化及自身经济结构调整、独立后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要和平要发展呼声日益强烈、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后的必然选择。最近一段时期国内国际形势再次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中国在与世界经济接轨中,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坚持市场经济与政府作用相结合,确实符合中国国情、有利有效,我们要长期坚持下去。要理性应对当前关于国有企业和政府作用的一些言论,既要充分认识当今世界发生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也要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扩大开放中坚定信念,坚持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朱佳木:应对美国新遏制政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

【编者按:这是作者2018年11月2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九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上的发言,近日已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11期刊登,现再将原文在本网站发表。】

本届论坛主题是世界格局、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下面,我就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问题谈几点意见

社会主义无论作为一种思想还是一种运动,从来都是世界性的。它既离不开世界的发展变化,又深刻影响着世界的发展变化

社会主义由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一切国家的生产、消费都变成世界性的”[①]之后才实现的。

社会主义由理论到一国取得胜利,是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过渡到垄断阶段,垄断资本向世界扩展,世界经济政治愈益不平衡才造成的。

社会主义运动由资本主义国家向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漫延,以及社会主义阵营形成等现象,是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为重新瓜分领土而引发世界大战,导致其力量削弱而民族民主力量上升才产生的。

社会主义国家由最初形态发展到更具本国特色,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推动经济全球化和自身经济结构调整,独立后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要和平要发展的呼声日益高涨,社会主义国家原有体制中某些弊病暴露乃至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的必然选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是国内主要矛盾发生变化致使其阶段性特点突显,当今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导致新挑战、新问题层出不穷的适时反映和积极应对

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仍然在深入发展,各国的相互联系、依存关系更加紧密,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联合更加广泛;同时,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挑战和风险更加严峻,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气焰更加嚣张,各种传统、非传统的安全威胁更加强烈,发达国家内部的民众抗议活动和最不发达国家及战乱地区的移民潮、难民潮持续发酵,贸易保护主义逐渐抬头,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开始滋生。所有这一切既说明战争因素继续被和平力量扼制,也说明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与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根深蒂固、无法克服,垄断资本与国家力量进一步结合,世界范围的贫富两极愈益分化

针对国内外形势广泛而深刻的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八大后不久便鲜明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不论怎么改革、怎么开放,我们都始终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包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坚持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等等。 “如果丢掉了这些,那就不成其为社会主义了。”[②]

最近一个时期,美国当局正在同许多国家打贸易战。然而,同中国的贸易战无论激烈程度还是性质,都与其他贸易战有所不同。例如,美国以违反所谓市场经济原则为由,对“中国制造2025” 和国有企业及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横加责难、实施制裁,还屡派军舰对我南海领海主权进行挑衅,重启与台湾军事合作。这些就不是贸易战了,而是美国统治集团为促使中国和平演变,在使用接触加遏制两手政策近半个世纪后失去耐心,转而加大遏制减少接触的表现。这一事实从反面告诉人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确实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中国在与世界经济接轨中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市场经济与政府作用相结合,合乎国情,有利有效

为了应对美国当局的新遏制政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进入新时代后,更高地举起了和平发展、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大旗,倡议共建一带一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更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秩序,主张大国间不冲突不对抗,同时,更坚决地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单边主义、冷战思维、动辄以武力相威胁和干涉别国内政;在国内,则以更大的决心推出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一系列举措,在改革开放的目的性和方法论、出发点和落脚点、立足点和自主性,以及党风和社会风气等方面,与改革开放的初心对表对标、校正偏差,强调绝不照抄照搬他国的制度模式,不用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评价体系剪裁我们的实践、衡量我们的发展,同时,积极加强军事斗争准备,以更鲜明的态度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近来,关于国有企业和政府在经济中作用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些不和谐声音例如,说什么“要突破公有制、私有制的思想束缚”、“民营经济也是党的重要执政基础”、“政府要从经济中逐渐退出”,“要少一些集中力量办大事”、“不要让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成为悬在国企改革头上的一把刀” 等等

国有企业要改革,民营企业有困难要解决,但不能因此否定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获得巨大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我们既发挥了市场经济的长处,又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们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前提下发展市场经济,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社会主义’这个定语······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努力在实践中破解这道经济学上的世界性难题。”[③]在国有与民营企业的关系问题上,他反复强调既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又要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说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④];“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⑤];要“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⑥]两相对照,上述舆论究竟要表达什么、呼应什么、反对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