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保护民族经济才是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正确选择!

贾根良 2019-05-11 浏览:
应对中美经济战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价值链高端,保护国内市场!如果不是美国发起对我国的经济战,我国似乎没有理由采取对美针锋相对的措施,既然美国高举关税保护、禁止中国在美投资等保护主义大旗,那么,我国就可以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禁止美国跨国公司在华成立新公司,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针对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采取对等制裁措施,特别是对占据我国高端价值链和垄断我国市场的美国企业礼送出国,并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待时机成熟后,重走英国、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保护主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成功崛起之路!

国际金融危机在十年前爆发后,为了解决美国因实行贸易逆差战略所导致的“去制造业危机”,奥巴马政府在其执政时期就采取了对本土企业减税等吸引制造业回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应对中国中低端制造业竞争、“购买美国货”等政策措施,但收效不大,导致了美国国内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思潮的兴起,原因之一就在于奥巴马政府认为,美国是通过贸易逆差输出美元这种全球化战略的最大受益者,因而不愿意对这种全球化战略进行大调整。

但是,大约是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的2012-2016年,美国经济战略界出现了一股从美国工业史反思美国制造业危机的巨大潮流,以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为代表的美国学派的制造业保护主义理论重新得到推崇,所以,在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3月正式对我国发动经济战之前,美国对华经济战略的重大调整实际上已经经过了四、五年的酝酿、筹划和利弊得失的推演。在笔者看来,奥巴马政府之所以没有对贸易逆差战略进行重大调整,原因就在于美国经济战略家在那时还没有解决对美国至关重要的理论问题:如果美国实行贸易保护主义从而减少贸易逆差,那么,支配世界的美元霸权将如何才能继续得到推行?

只有保护民族经济才是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正确选择!

由于笔者在2008年开始就对美国保护主义崛起的历史和作为其指导思想的美国学派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一直密切关注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经济政策的变化,所以,在特朗普宣誓就职前的前五天(2017年1月16日),笔者在博文中就写到,特朗普上台后将在实体经济方面推行逆全球化(保护主义)但在金融方面将继续实行(自由化的)全球化政策,在“特朗普新政”的三大政纲——贸易保护、内部改善(基础设施大建设)和美元霸权——中,前两者就来自美国学派,而美元霸权则是适应当代美国国情仍继续采用的掠夺别国的战略工具。通过对美国经济战迄今为止所有措施的分析,笔者认为,这些措施不仅印证了笔者2017年1月做出上述预测的正确性,而且也说明美国经济战略家终于解决了困扰他们的理论问题:在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的情况下如何继续推行美元霸权战略,从而导致了美国对华经济战略的重大变革。

美国对华经济新战略具有两个重点,其一是在保护美国制造业特别是智能工业化制高点的本土市场的同时,试图通过强化所谓知识产权保护和利用跨国公司对华直接投资等达到支配中国市场的目的;其二是为了在对华贸易逆差减少的情况下继续在中国推行美元霸权战略,为此,美国正在从通过贸易逆差输出美元为主的战略转变为通过贸易逆差和金融直接投资输出美元并重的战略,并有可能在未来转变为以后者为主,这是美国对华经济战略的重大变革,这就必然要求中国对美国实施金融开放。

但是,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我国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思路都不可能打赢这场经济战争,反而将大大推迟中国经济崛起的过程,甚至导致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美国对中国发动的是全面经济战争,包括关税战、金融战、投资战、科技战和知识产权战等诸多方面,但我国迎战只在关税战方面(将“中美贸易战”错误地理解为只是关税战),而在其它方面则完全缺乏迎战的考虑。

其次,根本不了解特朗普对华经济战略的重大转变和核心,抱残守缺,采取了“凡是特朗普反对的,我们就拥护”的教条主义,在外资和金融等一系列政策上采取了有助于美国发动对华经济战的措施。历史上经济战的制胜法宝历来是保护本国市场并打开对方市场,特别是美国贸易战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在保护美国智能工业化国内市场的同时,通过中国对自由贸易和自由投资教条的迷信,驱动其智能工业化产品大量占领中国市场并通过直接投资彻底摧毁我国建立智能经济价值链高端和掌控核心技术的可能,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国面对美国严禁“中国制造2025”产品和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却更加没有限制地对美国跨国公司和华尔街国际金融垄断集团敞开了大门。

再次,教条主义地对待全球化,忘了中国的古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视自由贸易为真理,将外资看作是民族经济发展的福音,看不到保护民族经济是“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世界大势,反而继续实行对民族经济不利的政策。美国需要价值链低端,这是美国实施保护主义的理由;而中国需要价值链高端,更需要通过关税保护和限制外国直接投资保护民族经济。

最后,被美国的宣传所迷惑,误将美国对中国发动的经济战看作是阻止中国崛起,而没有认识到美国真正的目的是将中国拖入依附型经济的深渊。与流行的看法相反,这次贸易战反映出我国对美国贸易依附的巨大危害,中兴事件反映出对美国的技术依附,但鲜有人认识到中国对美国的金融依附,笔者早就指出,中国经济已是美国经济的附庸,带有明显的依附型经济的特征,学者们都错误地过高估计了中国经济,没有认识到这种依附型经济潜在的致命危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