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保护民族经济才是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正确选择!

贾根良 2019-05-11 浏览:
应对中美经济战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价值链高端,保护国内市场!如果不是美国发起对我国的经济战,我国似乎没有理由采取对美针锋相对的措施,既然美国高举关税保护、禁止中国在美投资等保护主义大旗,那么,我国就可以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禁止美国跨国公司在华成立新公司,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针对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采取对等制裁措施,特别是对占据我国高端价值链和垄断我国市场的美国企业礼送出国,并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待时机成熟后,重走英国、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保护主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成功崛起之路!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2018年9月5日首发于察网。】

只有保护民族经济才是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正确选择!

笔者按:自“中美贸易战”于2018年3月中旬爆发后,已有四家杂志从3月底到前天向我就该主题约稿,但都被我婉拒了。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对于目前所谓的“中美贸易战”,实际上我在2009-2010年发表的大量论文中就提出了我的方案,这就是通过取消出口退税、取消引进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重走保护民族经济之路,从已“失去抵御外部风险能力的严重弊端的”(对美等)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内需主导型经济,并为此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第二,具有我上述观点的国内学者寥寥无几,我一个人仍继续这么呼吁会有何用呢?第三,我的这种看法必然被扣上反对对外开放的帽子,这样的文章在以前还能发表,现在我写出来了,杂志也不敢发表。

再到后来,我看到有关“中美贸易战”的错误观点满天飞,正在将中国引向错误的道路上,我感到我国在“中美贸易战”中再次丧失中国经济大转型的历史机遇已不可避免,心情异常沉重,再加上我的博客从5月10号就发表不了文章了[①],我就更没有兴趣撰写这类文章了。不过,在前天某杂志约稿的刺激下,下面摘录我在2018年七月初应约撰写的一个内参的部分内容,公布在此,作为一个备忘录,目的只在于避免后人指责中国的新李斯特主义者何以对“中美贸易战”保持沉默,并在文后附上我在八年前(2010)发表的文章《保卫民族产业与内向型经济:中国崛起的唯一选择》,以表明我对应对“中美经济战”的基本思路。

从一开始,美国对华经济战就没有局限于“贸易战”(关税战),目前,其经济战包括制裁中兴公司的科技战(在中国境内首开恶劣的“治外法权”先例),严禁“中国制造2025”企业在美投资以及通过“知识产权保护”等强压策略为美国在华跨国公司控制中国经济特别是“中国制造2025”产业的高端价值链、瓦解我国企业核心技术创新的努力而进行的投资战;在将来,美国必将对中国发动货币金融战争。美国对华经济战是一种预谋已久的和深远布局的新战略,是美国为了解决自身以逆差战略为核心的全球化在美国导致的危机,对其过去三十多年对华经济战略进行重大调整的必然之举。

在过去三十多年,美国对中国经济实施的是一种双重战略:通过印刷美元纸片购买中国产品的贸易逆差战略以及通过印刷美元纸片给美国跨国公司提供资金在中国国内市场控制产业价值链高端的战略。其起因就在于,当布雷顿森林体系在1971年崩溃后不久,美国惊喜地发现,没有得到黄金和实物支持的美元“意外地”获得了“世界货币”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通过开动印钞机就可以占有出口国的劳动果实,达到不劳而获并统治世界的目的,所以贸易逆差是美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蓄意实施的战略和基本国策。那么,为什么美国要采取贸易逆差战略呢?这是因为,只有通过贸易逆差,美国才能将美元源源不断地注入到世界经济体系之中,美国才能通过开动印钞机掠夺出口导向型经济特别是中国人民的劳动成果。反之,如果美国实行贸易顺差战略,美国产品将源源不断地出口到世界各地,其结果是大量美元回笼,美国不仅必然发生严重的通货膨胀,而且这必将导致国际贸易中使用的美元不断减少,试问这将如何实施其美元霸权战略呢?

美元本质上是一种主权货币,但美元的“霸权”地位却赋予了其在国际贸易中“超主权货币”的角色。美元的主权货币和“超主权货币”的双重角色是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源。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的美国贸易逆差是由美国蓄意的财政赤字和美国跨国公司对别国直接投资共同主导的。由美国财政赤字产生的贸易逆差部分相当于顺差国家向美国缴纳的税收,而由美国跨国公司对别国直接投资带来的贸易逆差则直接对应着美国跨国公司海外税后利润。国际货币金融史说明,只有在以金银贵金属为超主权货币的国际贸易中,逆差才是国家利益的损失;而在当今主权货币经济体系中,逆差对美国来说是收益,美国利用纸币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极其隐蔽地实现对出口导向型经济征收税赋并从事对外直接投资的海外利润攫取。所以说,长期以来,美国特别是美国的垄断资本一直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而中国源源不断地将产品输往美国并换回不断贬值的美元储备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贾根良,2010),美国经济战略家和特朗普深知这一点,但却将自己打扮成全球化的最大受害者,这是美国政府的无耻。

然而,既然美国通过开动印钞机购买中国产品就可以不劳而获,那么,美国为什么还要把目标对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发动关税战呢?这是因为,美国长期实行的美元霸权和贸易逆差战略虽使美国垄断资本家和华尔街大获全利,但却损害了美国整体的国家利益,导致了制造业严重空心化、技术创新受损、失业严重、工人和广大中产阶级因遭受工资停滞不前而怨声载道,发生了严重的社会分裂和社会危机,如果再继续下去,美国中下层民众迟早会造反。实际上,由于注意到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工资套利活动对美国就业和工资水平的不利影响,曾经是自由贸易理论宗师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早在2004年就在著名的《经济展望》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对其长期信奉的自由贸易信条提出了质疑,在他看来,如果全球化使大量的美国公民遭受工资降低之苦,那么这就是整个美国的失败,这样的自由贸易就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