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石冀平 2019-05-07 浏览:
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思想不仅是作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的,而且是对市场经济的整体性和制度性的超越。这种思想的依据也不是市场经济的供求均衡,而是人的需要。因此这种思想是以人为本位的。从历史实践看,也从未实行过文本意义上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因此也谈不到对这种模式的历史否定。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1992年以后,资本主义经济具有手段层面的计划性已得到理论界的广泛认可,同时我国改革的目标模式明确定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是没有计划,社会主义不是没有市场”成为先在性的理论前提。至此对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性问题的研究逐渐边缘化。这种边缘化导致理论教学和理论阐释出现一些问题和困惑。如在高校政治理论课教材中,《邓小平理论概论》讲“资本主义不是没有计划”。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又讲资本主义生产是无政府状态。而传统理论阐释又认为马克思主义的计划经济思想是针对生产无政府状态提出来的。两种提法在理论上如何对接?资本主义经济的计划性和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性是否具有同一性?计划是手段能否等同于仅仅是手段?能否将宏观调控完全等同于计划?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本文的内容和目的不在于回答或解决这些问题,而是试图通过对几个问题的思考提示理论界不要因为中国市场取向的改革已成定局而有意无意地将经济计划性问题的研究边缘化。因为无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我们都远没有一劳永逸地终结这个问题。

一、应当厘清的几个理论问题

在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理论视域中,经济计划性思想同时具有建设性指向和批判性指向。建设性指向的主要内容是所谓节约社会劳动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批判性指向则一般认为是针对资本主义生产的无政府状态。然而从文本上考察,经济计划思想的批判性指向关注的是市场经济的内生性,本源性的弊病所造成的社会劳动浪费。而不单是作为资本主义自由竞争阶段的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经济计划性思想的批判性指向至少包括如下内容:首先是市场经济中社会成员的利益背离所造成的社会劳动的浪费。利益背离的原因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趋利性。马克思主义创立者认为私有制和市场主体的趋利性对市场经济具有本源性。因而市场经济中社会成员的利益背离也就具有本源性。至于这种本源性的利益背离所造成的社会劳动的巨大浪费,恩格斯曾有过精彩的论述:

【“现在让我们来稍微详细地考察一下现代的商业。请你们想一想,每一个产品必须经过多少人的手,才能到达真正的消费者的手里!诸位先生,请你们想一想,现在有多少投机倒把的多余的中间人插足于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举一包北美的棉花为例。棉花从种植场主之手转到密西西比某个码头上的一个经纪人手里,然后顺流而下运到新奥尔良。在这里棉花又卖出去(这是第二次出售,因为经纪人已经从种植场主那里买过一次了),假定是卖给一个投机商,而投机商又转卖给出口商。后来这包棉花,比如说,运到了利物浦,在那里,另一个投机商又伸出了贪婪的手,抓住了这包棉花。这个投机商再把它卖给一个经纪人,而这个经纪人,比如说,又是受德国某公司的委托而买的。这样,这包棉花就运到鹿特丹,再溯莱茵河而上,经过十来个转运商之手,而且还要经过十来次装卸,这时它才到达厂主之手,但还是没有到达消费者的手里。厂主首先将棉花加工,使它适于使用,然后把纺成的棉纱交给织布的人,织布的人将布交给印花的人,然后布匹才到达批发商之手,批发商再把布转给零售商,最后,零售商才把商品送到消费者手里。所有这些成千上万的中间人,既投机商、代理商、出口商、经纪人、转运商、批发商和零售商都没有参加商品的生产,但是他们全都要生活,全都想在上面取得利润,而且通常也的确都得到了利润,否则他们就无法生存下去。诸位先生,难道除了这条必须经过十来次出卖、上百次装卸、上百次地从一个仓库运到另一个仓库的漫长的道路之外,就没有更简单更便宜的道路把棉花从美洲运到德国、把纺织品送到真正的消费者的手里吗?难道这不是清楚地证明了人们的利益背离引起了劳动力的巨大浪费吗?在合理组织起来的社会中,就不会有这样繁杂的运输方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二卷605页)】

从这段论述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性思想是针对市场经济的本源性问题­——利益背离提出来的。由于这种利益背离才导致商品交换。而从人类生产的本来目的看,商品交换本身就是社会劳动的浪费。这是资产阶级的狭隘眼界所看不到的,因为他们无法想象没有商品交换的世界。至于生产无政府状态则是利益背离在生产领域中的表现。从历史上看,生产无政府状态造成的社会灾难,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付立叶等就曾给予过批判。但对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他们或者认为是经济自由,或者认为是分散生产。既他们是将市场经济的表面现象和联系当作生产无政府状态的根源。而马克思主义的创立者则是将市场经济造成的利益背离指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根源。其次,作为生产方式的市场经济,唯一的诉求是价值。因而流通是市场经济的主轴。在流通作为主轴运行中,商业资本独立化了。从而为其自身膨胀创造了条件。而商业膨胀造成的虚假需求反过来推动生产的膨胀,以至最终造成经济动荡。正如马克思所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石冀平
石冀平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