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吴铭 2019-04-25 浏览:
美式资本主义计划经济,是美国资本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当这个集团演变成金融集团之后,就是金融集团控制的计划经济。而当金融业利润远大于包括军火在内的工业的利润时,金融业就会淘汰实体工业!这个现实问题和发展趋势,在金融业独大的现在的美国,是很难改变的。特朗普想让美国重新伟大,那要看看华尔街金融集团愿不愿意放弃比实体工业利润高得多的金融业,愿不愿意让金融业重新回落到依附于实体工业的地位。
【“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两者都是手段,市场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

这个论断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搞所谓市场经济的依据。但是,这句话其实表现了两个意思:其一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其二资本主义也可以搞计划经济,换言之,搞计划经济,也有可能搞成资本主义!中国主流经济学不分左右,基本上只提其一,而忽略了其二。

本文试图以美国军火业为例子,说明一下资本主义是如何利用计划对劳动者进行压榨剥削、获取巨额利润、制造经济灾难的。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我在其他文章中讲过,经济的四个要素是生产建设、供应销售、金融支持和定价结算。其中,定价结算是灵魂,是政权的体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均是如此。我通常不愿意从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等四个环节角度研究认识经济问题,因为我觉得这种角度过于表面化,容易掩盖经济问题的本质,不易抓住经济的规律特点。两种不同的观察经济的角度,区别如下:

一是前者重视定价(及结算)问题,将定价问题当作经济的灵魂,后者则完全忽略之。

二是前者强调供销,更有针对性,更容易把握内涵;后者强调消费,而消费的准确内涵不易把握。

三是前者强调金融支持的关键作用,而后则完全忽略金融的作用问题。

四是前者强调政权的统一组织领导,后者用“市场化”将政权的组织领导作用隐藏了起来。

五是前者并没有把分配作为一个单独的因素,分配问题隐含在生产、供销、定价等因素之内,尤其是定价,基本上决定了分配的公平程度;而后者突出分配,实际上,我本人不太理解这里的分配是指什么。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我希望中国的经济学家,开拓一下思维,不要局限于传统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四个环节来分析认识经济问题,也能够从我所提出的这四个要素的角度思考经济问题,可能会得出崭新的认识,至少没有什么害处。我觉得,这个观点极为重要,或许是对当前流行的经济观念的一种颠覆。

社会主义的生产,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重点,同时,服务业(社会主义叫服务业,符合社会主义生产的性质;资本主义叫第三产业,符合资本主义追求利润的本质。两者不同,不可混用。)依附并服务于工农业生产,教育、科技、医疗、住房、商业,都是服务业,其生存依靠工农业生产。但金融是服务业的关键内容,其性质和其他服务业不同,其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和意义,既不同于工农商业,也不同于教育、科技、医疗、住房等服务业,重要性相对更高。或许,我们应该把金融从服务业或第三产业中提取出来,作为一种与工农业并列的、单独的行业来研究。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政府、金融、资本(企业)三个主体,都要围绕着生产(含建设)、金融、资本(企业)和定价而开展经济活动。只不过,社会主义经济活动的目的是发展生产,保障供给,保障按照分配,为此,将政府、金融、生产统一在中央和下属各级政权的领导之下,是三位一体、互相储存、不可分割的关系。而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目的在于保证资本的巨额利润,政府、金融、生产三者是相对分离、有时甚至利益对立的,但在敲诈工人阶级、敲诈客户、谋取利润方面,又是有计划的、密切配合的。

与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公有制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重点、各服务业围绕着工农业发展不同,资本主义的计划经济是围绕着资本的利润进行的。所以,资本主义生产的重点不是工农业,而是军火工业,还有房地产、医疗、教育等普通百姓必须的保障性行业,被他们称作刚需。这些产业,因为国家离不开,或者普通人离不开,所以,用来敲诈人民群众、敲诈政府,更加有利于获利,也更有欺骗性。

吴铭:美国军火业其实是资本主义计划经济

美国的军火业,就是这样一种毁灭性行业。这个行业,是为了资本的利润,由政府、银行、资本家等三种势力,利用政治、权力、外交、法律、政策、舆论、教育等手段,按照严密计划、分工合作,联手发展出来的。美国军火业的发展,也是从生产(指建房)、销售、金融、定价入手。

第一,政府的作用:创造条件、开拓客户。与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不同,美国是个由资本当家的国家,政府、金融、军火等工业,均掌握在大资本集团手中。就政府来讲,基本上是按照大资本集团的利益开展各项政治活动。首先,政府负责为军火商提供基本的政策法律保障,军火商代理人可以进入到政府关键部门,可以建立自己的智库,向政府提供建议,或者制造社会舆论,比如制造冷战舆论。其次,政府主要为军火销售问题发挥作用,体现在开拓客户上,办法包括:国内公民可以拥有枪支,坚决不禁枪,即使连续发行恶性枪击案后;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旧武器尽早换成新武器,理由很好找,比如“新军事革命”“三非战争形态”之类;强迫盟友,比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购买武器;刻意制造国际动荡或者挑动、发动战争,迫使相关国家进口美式武器装备;构建自己的军事同盟体系,在这个体系内排斥苏式、中式等军火销售,试图独战世界军火市场;不断地更新武器装备,提高“科技含量”,诱导相关国家更新换代自己的武器装备。再次,政府主导的舆论还和资本主导的舆论相互配合,鼓吹高科技战争,制造“新军事革命”理论,替军火商打开市场。

来源 : 吴铭再评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铭
吴铭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