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国家安全观”阴影下的“华为案”

江振春 2019-04-22 浏览:
“美式国家安全观是以原则性的现实主义为基础,以美国国家利益为核心,根植于美国的永恒的价值观。”美国作为高技术拥有大国,极为重视高技术在国家安全上的影响。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为了“国家安全”(包括“经济安全”)通过了举不胜数的国内法,在各个领域布置了极为复杂、精巧的“法律暗雷”,通过“长臂管辖”,很多外国公司和个人稍有不慎,就会触发这些“暗雷”,美国则随之挥舞起司法大棒。为了实现其战略目标,司法是美国倚重的一种“文明的”、耍得娴熟的且屡试不爽的武器。“美式国家安全观”在追求自身安全的同时,正让世界变得不安全。

不论结局如何,华为的诉讼之举是华为用美国宪法与法律,维护公平市场竞争、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正义行为,是一次正当的、理性的维权行为,这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必须要经历的“司法风暴”。

“国家安全”是美国司法优先考虑的目标

在美国被贴上涉及“国家安全”标签的案件,司法的天平总有偏向“国家安全”一端的倾向与惯性。从最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几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就可以看出端倪。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以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七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公民进入美国境内,该“禁穆令”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特朗普政府被告上法庭。2018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票数支持了特朗普政府最新版的“禁穆令”。2017年7月19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齐格勒诉阿巴西案”(Zigler v. Abbasi)中判决,对于涉及“国家安全”的宪法性侵权案件,不得起诉联邦官员;只要一个理性的联邦官员在同样情形下不知道其行为构成非法共谋,则享有有限豁免权。这些案件具有指标意义,即当“国家安全”与个人权利发生冲突时,司法有时不得不牺牲个人和组织的权利和自由。同样,当跨国企业被认为威胁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而遭受制裁,如果该企业起诉美国政府,“国家安全”依旧是美国司法优先考虑的目标。例如,2017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部以俄罗斯卡巴斯基公司软件产品可能帮助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危害“美国安全”为由,要求联邦机构从电脑上移除卡巴斯基软件产品。随后,美国国会将禁令写入了预算法案。卡巴斯基针对该禁令提起两项诉讼,但是,这两项诉讼最终均被法院驳回,法院认定禁令本质上并不具有惩罚性,因此该禁令并未违宪,它在合法保护本国利益。在“美式国家安全观”中,司法也可以成为美国一个强有力的武器。

“美式国家安全观”在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总统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得到体现。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似乎得了“被迫害幻想症”,臆想“总有人加害于朕”。在这份报告中,美国提出:“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通过利用美国陆地、空中、海上、太空和网络空间的漏洞,将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美国的经济活力置于危险之中。对手不断采取新的手段来威胁美国和美国公民。”在该报告中,中国很“荣幸地”被美国挑中,视作“竞争对手”,认定中国存在“寻求挑战美国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的行为”。美国坚定认为,以华为公司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正在“挑战美国的核心利益”,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

“美式国家安全观是以原则性的现实主义为基础,以美国国家利益为核心,根植于美国的永恒的价值观。”美国作为高技术拥有大国,极为重视高技术在国家安全上的影响。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为了“国家安全”(包括“经济安全”)通过了举不胜数的国内法,在各个领域布置了极为复杂、精巧的“法律暗雷”,通过“长臂管辖”,很多外国公司和个人稍有不慎,就会触发这些“暗雷”,美国则随之挥舞起司法大棒。为了实现其战略目标,司法是美国倚重的一种“文明的”、耍得娴熟的且屡试不爽的武器。“美式国家安全观”在追求自身安全的同时,正让世界变得不安全。

【作者为南京审计大学法学院博士、副教授。察网(www.cwzg.cn)摘自《世界知识》2019年第7期。】

来源 : 世界知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