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中美贸易战中最寂寥但却最关键的战场

黄树东 2019-04-19 浏览:
金融开放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过程,但美国要求实施的金融开放和金融自由化,是超越了我们发展阶段的具有颠覆性风险的过程。过去几十年的实践证明,金融自由化是一场错误理论引导下的不成功的历史运动,过度的金融开放将使一国陷入金融殖民主义并最终导致金融危机的产生。由此,许多国家把金融自由当成摆脱经济困局和寻求经济增长的灵丹妙药,这种做法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黄树东:中美贸易战中最寂寥但却最关键的战场

时至今日,中美关系已经成为国人普遍关注的话题,中美贸易战中最关键的核心战场,是金融战场。

金融自由化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人类经济历史上一场广泛而深远的实践,是一场错误理论引导下的不成功的历史运动。许多国家把金融自由当成摆脱经济困局和寻求经济增长的灵丹妙药,这种做法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一、过度的金融开放,贸易战中核心却不引人注目的要求

在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中,有一个战场非常寂寥,偃旗息鼓,月明星稀。那就是金融战场。在这个战场上,不像2025、贸易顺差等阵地,两军对垒,兵来将挡。然而,这里虽然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并没有金戈铁马,却是一个寂静中暗伏凶险的战场;这是美国极为擅长,装备精良,既可铁甲长驱、又可金汤固守的战场。在过去几十年的国际博弈中,在这个战场上,美国从无败绩。它曾经兵不血刃,对许多国家和经济体攻城掠池。

两军对垒,最忌讳的是按别人的要求出牌;最高超的是让别人受你调遣。在贸易战中,美国向中国提出了一个长长的清单。归纳起来这个清单主要针对以下四点:(1)中国的2025战略;(2)中国的金融开放和自由化;(3)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即,中国行之有效的经济制度;(4)中国的经济主权。

随着经济的发展,金融开放是必然的过程。我们自主的金融开放,是根据我们国家发展的需要而开放。但,我们必须看到,美国要求我们大规模地、迅速地实施金融开放和金融自由化,而这是脱离了我们国情的,超越了我们发展阶段的,是一个具有颠覆性风险的过程。

1980年以来,有多少发展中国家在金融开放和自由化的过程中,折戟沉沙,掉入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洗劫之处,到处是财富的流失、残破的经济、凋零的民生、漫长的贫困,许多发展势头良好的经济体被金融危机席卷而去,更严重的是社会的动荡和漫长的中等收入陷阱。

首先,从1980年代以来的金融开放历史看,这是一个伴随着金融危机的过程,是一个金融殖民主义的过程——危机演绎过程,就是发展中国家失去金融主权的过程。

其次,一旦出现金融危机,承担成本的必将是广大中下层,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将受到极大的伤害,他们将失去终生的积蓄,他们的资将产急剧大幅度贬值,从而带来极大的社会震动。

再次,在那些先后掉入金融危机的国家中,同中下层的痛苦挣扎相比,极少数精英们将迅速获取巨大的财富,并把大量财富转移到国外,同时得以全面控制社会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创造顶级富翁似乎是一个普遍现象。我们在《大国兴衰》中就提出,发展战略、经济政策、制度选择之争,就其实质,是利益之争。曾经在那些陷入金融危机的发展中国家,少数精英为了自己利益,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包括提供错误的咨询而推动了金融开放和金融自由化。金融开放和金融自由化为他们攫取财富转移财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国家的灾难成就了少数人的幸运。

最后,在中国,美国所要求的那种金融开放带来的金融危机将是颠覆性的,将是我们见所未见的。同前几次股灾相比,大许多个数量级。因为前几次的股灾都是“肉烂了在锅里”,金融开放以后,危机可能伴随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从而进一步把国家推向灾难。我们一定要慎之又慎。

二、为什么要把金融开放的要求纳入美国对华总体战略来考虑?

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这个庙算,必须建立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当下我们面对的客观事实是,就是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我们要从美国对华总体战略框架来看清美国大力推动中国急剧金融开放的战略目的。

简而言之,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了战略对手,正在全面布局遏制中国崛起。这是不已我们意志为转移的,是被给定的战略变量,我们不要希望可以改变它。这个基本认知必须要有。

三、新自由主义金融开放的代价有多高昂?

从1997年以后,阿根廷、厄瓜多尔、泰国、俄罗斯、乌拉圭、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韩国都见证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这些危机都是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的续集。有人把金融自由化的理论当成浪漫的篇章,但是,它书写的却是最残酷的故事。许多国家的金融自由化过程,是在诱人的前景下进行的,结果却迎来了灾难。

金融自由化的成本非常高。1989年委内瑞拉推动金融自由化,开放外国投资者对国内银行的所有权,实行利率自由化,商业银行私有化,结果导致金融危机,1994年出现银行系统的全面崩溃。不包括短期和长期直接间接的经济损失,仅仅是处理危机的成本就相当于GDP的20%;墨西哥在90年代早期推动金融自由化和私有化,然后出现金融危机,到1999年处理危机的成本占1998年GDP的17%。世界银行曾经做过调查,出现危机的经济体处理危机的成本最严重的高达GDP的50%。巨大的经济社会总成本,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掉入漫长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掉入失败的深渊。金融危机最大的成本还不在这里,最大的成本是那些国家几乎丧失了金融主权,在金融上完全依赖西方,金融政策几乎被西方和某些跨国机构控制,有些央行变成了事实上的美联储的分支。环顾一下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发展中国家享有根据自己的内部经济问题而制定金融政策的完全主权?有多少发展中国家的金融政策不受美联储政策的左右,不受国际资本的左右?沦为金融殖民地是推行金融自由化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成本。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