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理解唯物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三次争论及其当代启示

王立胜 2019-04-18 浏览:
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需要科学理解唯物主义历史观,准确把握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围绕唯物主义历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关系,理论界曾发生过三场争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对这些争论做出了历史检验。回顾这三场争论及其历史检验,结合争论中出现的各种观点,透析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可以为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提供理论参考。

科学理解唯物史观中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三次争论及其当代启示

习近平曾指出,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政治与经济的辩证统一,其内在的政治经济化和经济政治化的本质运动,要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必须充分发挥经济和政治两个方面的优势”】[1]。

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准确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科学地理解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唯物主义历史观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基础,也为准确把握经济与政治的关系提供了方法论原理。基于这些原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不能简单化、教条化,而应在辩证地理解两者相互影响相互交融的“经济的政治化和政治的经济化”——“经济政治化和政治经济化,应是经济和政治辩证统一关系和谐发展的集中体现。但是,在社会实践中由于受主客观多种因素的制约,政治与经济的关系经常被扭曲,有时被硬性分离,有时是用一个方面取代另一个方面”[2]。历史上不乏这种曲解唯物主义历史观、误判经济与政治关系的观点。例如,第二国际的社会民主主义论者认为,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容纳的生产力全部发挥出来之前,无法建立无产阶级执政的社会主义制度;苏联经济理论的部分僵化论者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在生产资料领域保留商品货币关系和实施市场调节;戈尔巴乔夫等苏东剧变的推动者则认为,要实施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就必须放弃社会主义基本制度。针对这些观点,历史上也形成了关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三场争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践对三次争论做出了检验,否定了关于经济与政治关系的错误观点,揭示了经济与政治之间的辩证关系原理。重新回顾这三场历史争论,有助于科学理解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避免经济与政治关系“被扭曲,有时被硬性分离,有时是用一个方面取代另一个方面”,对于正确认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实践,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具有重要意义。

以时间先后为序,这三场争论可以概括为:1890—1920年代,第二国际围绕是否放弃暴力革命的争论;1920—1950年代,社会主义国家围绕商品经济与价值规律作用范围的争论;1960—1990年代,社会主义国家围绕社会主义政权与市场经济能否结合的争论。我们将每场争论的主题和历史检验作为准确理解唯物主义历史观中经济与政治关系的主要线索。

一、要不要革命(1890—1920年代):生产力的决定作用不能僵化

第一次争论在第二国际展开,是否放弃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武装革命主张是争论的焦点。第二国际社会民主主义论者持有的“经济决定论”影响深远。持有这派观点的学者僵化理解生产力的决定作用,一方面认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西欧先进的生产方式可以实现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另一方面认为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俄国进行武装革命,不具有历史合法性。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和欧洲社会主义政党的没落,最终证明了“经济决定论”和社会民主主义的错误,证明列宁主义对唯物主义历史观中经济与政治关系的辩证理解是争论中唯一正确的观点。

(一)第一阶段:关于社会民主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争论

恩格斯去世后的第二年(1896年),曾被称为“正统马克思主义者”的伯恩施坦就开始在《新时代》杂志上发表“社会主义问题”系列论文,重提曾被马克思和恩格斯尖锐批判的“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观点。1899年,他的《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化民主党的任务》一书提出,

【“在一百年以前需要进行流血革命才能实现的改革,我们今天只要通过投票、示威游行和类似的威迫手段就可以实现了”】[3],
“难道所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就只能是通过政治灾变夺取政权吗”】[4]。

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观点在第二国际获得了很大范围的认可。卢森堡和列宁等学者对此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5]。

第二国际放弃武装革命的主张,与他们对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僵化理解有关,即与第二国际的“经济决定论”观点相联系。拉法格就认为“经济决定论,这是马克思交给社会主义者的新的工具”[6]。第二国际中的很多学者对“经济决定论”进行了僵化理解,认为在生产力最发达的欧洲国家,只要生产力不断进步,由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晚年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历史进步性的肯定,以及关于资本主义尚处于历史上升期的判断,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一观点的形成。然而,这一思想并不符合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贯主张。例如,1890年恩格斯在致布洛赫的信中曾对这种僵化的经济决定论进行过明确的批驳,

来源 : 《中共中央党校学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