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中国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兼论建议成立国家数字科学实验室及国家生命科学实验室、国家海洋科学实验室、国家太空科学实验室

李慎明 2019-04-16 浏览:
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及时提出数字中国建设这一重大战略,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认真落实。数字中国建设,必将牵一发而动全国甚至牵动世界。从一定意义上讲,国家数字科学实验室,是进一步解决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工具问题,从长远和根本上说,中国必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数据生产国与需求国,这是我们特有的最为宝贵的资源,我们必须好好利用、充分利用。中国数字建设若在21世纪内有重大突破,将有力推动21世纪乃至22世纪中国的生命科学、海洋科学、宇宙空间科学等一系列科学技术上的重大突破。

数字中国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兼论建议成立国家数字科学实验室及国家生命科学实验室、国家海洋科学实验室、国家太空科学实验室

2019年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上明确指出:

【“要加强重大创新领域战略研判和前瞻部署,抓紧布局国家实验室,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建设重大创新基地和创新平台,完善产学研协同创新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指示,是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大发展理念”中位居首位“创新”理念的重大战略部署和重大战略行动,十分重要,亟待扎扎实实又卓有成效地把此部署落到实处。

自爱因斯坦相对论发明以来的几乎所有创新,可以说主要是向微观世界方向发展。这个方向,可能还要持续多年并且永远不会停滞。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向微观方向有重大突破的可能一是互联网信息科学技术,二是生命科学技术。关于生命科学,笔者于2012年1月16日在《光明日报》上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发表过《与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相并列可否设立生命科学学?》一文[1]。向宏观世界方向突破的则极可能是太空科学。可以说,我国在太空科学探索方面,已经位于世界前列。在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之间,可能还有个相对的中观世界即海洋科学。人类亟需继续向认识微观世界、中观世界和宏观世界三个方面有较大的突破与发展。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加强应用基础研究,拓展实施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一连提出五个强国,并且接着在党的代表大会上第一次提出了“数字中国”这一崭新概念。

笔者对数字中国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相关问题谈几点很不成熟的看法。

一、数字中国与数字、数字化

什么是数字中国?笔者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数字中国,就是互联网和信息化的安全与发展。物联网、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都已被涵盖在数字中国或中国数字化建设之中。在信息化时代,互联网已经成为数字化的主要载体,但数字化的内涵远比互联网更宽泛、更广泛。要弄清数字中国或中国数字化建设,首先需要弄清什么是数字。数字是人在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对种种事物认识认知高度抽象与概括的符号与工具。数字的简单集合直至事物统计即数字抽象与概括的成果就是数据乃至大数据。对大数据进一步分析就是云计算。所谓云计算,就是企图寻求种种数字数据中带有规律性的东西,这样才有利于及时、正确地认识正在发展变化着的客观事物。现在已经进入互联网与信息化时代,各种数字数据浩如烟海,又可以通过互联网、物联网相连。所以说,我们也同时进入了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区块链时代。数字中国建设,必将牵一发而动全国甚至牵动世界,涉及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与发展,涉及国际、国内,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外交、科技、教育、军事等各个领域,涉及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涉及整个社会的每一个产业,涉及全社会的各个阶级、阶层直至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数字本身属于自然科学,但分析数字数据则属于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有机集合。

从一定意义上讲,数字是人这一主体对外在客观事物的统计和认知。要认知客观事物就离不开数字数据,离不开统计,这正如恩格斯所说:“统计是必要的辅助手段。”[2]

人工智能能够统计运算,并通过人们事先设定的程序以远超于人脑的计算速度进行运算,尽管如此,它仍然仅是人的大脑和手臂的延伸。智能机器人通过人们设定的一定程序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一定程度的“自我学习”、“深度学习”,但它不能进行人类所特有的“自我革命”、“自为联合”和“社会革命”。智能机器人在一些具体项目比如国际象棋、围棋对弈上可以战胜个别人甚至个别群体,但从根本上无法取代人本身。我们要高度重视并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与此同时,也要高度警惕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特别是个别国家,利用智能机器人为谋取私人、特殊集团的私利,甚至走上邪恶的道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造成极大的伤害和破坏。

二、数字中国建设极其重要和极其必要

马克思早在140多年前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就讲道:

【“研究必须充分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一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3]

 1960年3月,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反对官僚主义的党内指示中特别强调:“作典型调查,使自己心中有数”。[4] 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从长远和根本上说,中国必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数据生产国与需求国,这是我们特有的最为宝贵的资源,我们必须好好利用、充分利用。习近平总书记及时提出数字中国概念,就是积极保护和充分开发这一资源的重大战略部署。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认真落实。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