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兴华 李先灵: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曲折历程——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卫兴华 李先灵 2019-04-16 浏览: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改革开放的历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存在着理论和实践中的不断探讨和不同意见的争鸣。邓小平为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了最终决定性作用,但他的有关理论思想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央关于市场取向改革的目标模式,也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庆祝改革开放取得的重大成就,既要总结成功的经验,这是主要方面,也应总结改革中出现过的某些缺失,这样可全面总结改革开放的得失是非,有利于更好地前进。
【“社会主义社会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实行计划经济,可以避免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和周期性经济危机,……这是社会主义经济优越于资本主义经济的根本标志之一。”[3]】

又说:

【“就整体说,我国实行的计划经济,而不是那种完全由市场调节的市场经济。”】

邓小平对这个《决定》给以高度评价。他说:中央委员会通过的《决定》“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政治经济学,我是这么个评价。这两天国内外对这个决定反应很强烈,说都是有历史意义的。这个文件,我没有写一个字,没有改一个字,但确实很好。”[2](P83)如果像某些学者所断言的那样,邓小平远在1979年就提出我国现在实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与他1984年完全肯定和高度评价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相吻合么?显然难以统一。有人虽然看出两者不能统一,但不是去否定对邓小平1979年所讲的有关市场经济问题的误解、错解,而是提出一种不合情理的辩解。一家大报刊发了一篇讲解1979年邓小平关于市场经济的理论论述的文章,其主要观点是:邓小平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具有宽大的胸怀。当他的理论思想别人还跟不上来的时候,他会等待。好像从1979年一直等待到1992年才时机成熟,确定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曾看到一位大学教师写的文章,说邓小平远在1979年就提出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没有引起应有的注意,所以后来还继续实行计划经济为主。显然这两种解释是不合情理与事实的。邓小平当时作为党中央核心,他提出的改革理论,一言九鼎。既不会没有人注意,也不会在提出后别人跟不上而长期等待的事情。他对十二届三中全会《决定》的高度评价,是他的本意,并不存在等待性迁就。

在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后的长时期中,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实行计划经济。而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都实行市场经济。因此,中外学者和政要,形成了一个一致的见解: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内在特点,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内在特点。当时,在世界银行每年的统计资料中,不是应用“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概念,而是应用“市场经济国家”和“计划经济国家”的概念分别统计其发展情况的。

从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起直到改革开放前,我国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必然实行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它与公有制、按劳分配一起,作为社会主义基本内容,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也是重要的指导思想,将其视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因此,邓小平在1978年10月11日的讲话中,还批评四人帮“扶植一批坏人,……制造各企业和整个工业、整个国民经济的无政府状态,反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反对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1](P134-135)

改革开放以后,全社会逐步认识到全面实行计划经济,管得过死,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就需要发挥商品经济和市场机制在促进生产力中的积极作用。于是,提出了市场取向的改革。在十三大以前,市场取向的改革一直是在计划经济的总框架中推进的。起先是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引入市场调节的辅助作用,实行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改革模式。计划经济是由国家计划调节资源配置;市场调节就是由市场机制调节资源配置。事实上,就是市场经济。由于长时期中,普遍将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相联系,不便公开提出这一概念,讲市场调节可减少社会认知上的障碍。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在内部讲话中,将市场调节与市场经济通用。但公开讲话或公开提出改革目标模式时,都将市场经济改换为市场调节。据此可以肯定,邓小平在1979年与外宾的内部谈话中所讲的计划经济为主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中央已经作为改革模式的“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另一种表述,是未公开的内部表述。公开所讲的“市场调节”,就是内部所讲的“市场经济”。

“为主为辅”的改革模式最早是由陈云跟李先念提出来的,得到邓小平的认同,成为中央的改革指导思想。1979年4月5日,李先念代表中央所作的《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正式提出,“在我们的整个国民经济中,以计划经济为主,同时充分发挥市场调节的辅助作用。”[4]将此作为经济体制改革所遵循的目标模式。显然,邓小平1979年11月所讲的计划经济为主条件下的市场经济,与李先念前此代表中央讲话的内容,是并行不悖的。

1987年,邓小平对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理论认识,有所改变,提出了新的见解。当年2月6日,他与中央几位领导人谈话中讲:

【“我们以前是学苏联的,搞计划经济。后来又讲计划经济为主,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2](P203)】
来源 : 宁夏党校学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