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共济会的演变及其历史命运

张文木 2019-04-15 浏览:
共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团体。早期共济会是顺应历史发展的进步社团组织,它与启蒙主义者一道支持世俗国家、反对天主教的教会独裁,为欧洲历史进步做出过巨大牺牲。在打倒了天主教廷并建立起至上王权后,共济会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并与世俗国家分道扬镳。通过控制国际金融资本,共济会对多数国家的文化、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发挥重要的影响。在美国,不少总统在共济会中担任高职,并受到华尔街国际资本及其支持的共济会组织控制;在苏联后期,秘密的影子权力机构共济会操纵了苏共解散、苏联解体。应高度重视共济会问题,避免其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颠覆性威胁。

毋庸讳言,进入21世纪的美国衰落使人们再次将公平问题提到世界历史的议程,世俗世界与资本世界的二元冲突将再次发生。在未来的历史中,这样的景观将在西方世界再现。当资本帮助世俗国家打倒天主教和封建王权后,它也就开始转入与世俗国家的斗争。当资本超越国家而形成一种国际联合后,民族国家就成了它们的阻力和要消灭的对象。但资本主义大工业“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17],国际资本所造成的资本主义国家混战(比如两次世界大战)的这一结果,释放出的恰恰是与国际资本尖锐对立的、越来越多和日益团结的、主张公平的社会主义国际力量。

那么,未来西方的前途如何呢?那要看世界还存有多少正能量。1913年,列宁曾预判“落后的欧洲和先进的亚洲”。到20世纪末,这个预判已成现实。那么,在人类历史又进入新千年的今天,这个判断是否会出现逆转呢?这不能仅看GDP总量的变化,而要看地区的地缘政治结构和中心国家的政治结构。可以这么说:如果今后的亚洲地缘政治,仍能保持以中国为中心的不对称型板块结构,中国仍能保持“一个中心为‘忠’”,即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基础的民主集中制的政治结构,而西方若再次陷入“两个中心为患”即政教(这在中世纪表现为政权与教权,在今天则表现为政权与金权[18]的)二元对立的政治结构,那马克思的预判就是一个不可逆的命题。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大胆预见: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注释:

[1]《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3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5年版,第440页。

[2]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21页。

[3]高鹏程:《共济会核心组织:暗黑矩阵》,东方出版社2014年版,第152页。

[4]〔英〕塞西尔·罗兹,1853年出生,世界最大的钻石巨头戴尔比斯集团的创始人,罗得西亚(Rhodesia,今津巴布韦)即以他的名字命名。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67页。

[6]《资治通鉴》卷一《周纪一》。

[7]《管子·轻重甲篇》。

[8]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176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447、448页。

[10]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68页。

[11]〔美〕乔治·凯南著,葵阳、南木、李活译:《美国外交(增订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年版,第136页。

[12]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美国东方学家。著有《亚洲问题的解决》,主张帮助亚洲国家确立其在世界中应有的地位。

[13]〔俄〕O.A.普拉托诺夫:《俄罗斯荆棘之冠:共济会历史1731~1995年》,https://wenku.baidu.com/view/623d91533 c1ec5da50e27 038.html。

[14]〔美〕亨利·基辛格著,顾淑馨、林添贵译:《大外交》,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第706页。

[15]〔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259页。

[16]蓝色会所在共济会的外部也具有受损后可自我复制的“干细胞”功能。在英美社会中,存在着很多具备共济会功能的准共济会组织。这些组织基本上是依照共济会的形式建立起来的,其中很多组织与共济会组织有较高的会员重合率。它们是与共济会互不隶属、各自独立的组织系统,它们除了在名称上与共济会不同以外,其他方面与共济会是基本一样的,可称为“影子共济会”或“平行共济会”。在英美社会中还存在被称为“异客独立会”、“莫逆骑士团”等影子共济会组织,它们在美国各州也有自己的总会所和相应的基层会所,这些基层会所的组织形式与共济会蓝色会所高度相似。目前这些兄弟会组织在社会作用方面,很大程度上代替了共济会的作用。

[1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63页。

[18]金权(Plutocracy),政治学名词,指以财富或经济力量进行统治的行为。

【张文木,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二期,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