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共济会的演变及其历史命运

张文木 2019-04-15 浏览:
共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团体。早期共济会是顺应历史发展的进步社团组织,它与启蒙主义者一道支持世俗国家、反对天主教的教会独裁,为欧洲历史进步做出过巨大牺牲。在打倒了天主教廷并建立起至上王权后,共济会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并与世俗国家分道扬镳。通过控制国际金融资本,共济会对多数国家的文化、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发挥重要的影响。在美国,不少总统在共济会中担任高职,并受到华尔街国际资本及其支持的共济会组织控制;在苏联后期,秘密的影子权力机构共济会操纵了苏共解散、苏联解体。应高度重视共济会问题,避免其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颠覆性威胁。

张文木:共济会的演变及其历史命运

近些年,关于共济会的研究多了起来。讨论的问题概括起来大体涉及:共济会是一个什么组织,它在历史上及当前的作用是什么,它与国际金融资本是怎样的关系,它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前途影响如何,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个组织等。笔者就这些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早期共济会是顺应历史的进步组织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关于“共济会”词条的解释是,共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团体,旨在传授并执行其秘密互助纲领”。[1]

共济会带有许多宗教色彩,要求会员必须信仰上帝和神,只有宗教教徒才可以加入共济会。学者高鹏程研究认为,基督新教构成了共济会会员的主要来源,共济会是基督新教教徒们的世俗化联合组织,是“联合起来的人的中心”,是在碎片化的基督新教组织上矗立起来的、统一的精英化世俗兄弟会组织。

何新先生是中国关于共济会研究的重要开拓者,他的研究结论通透了许多历史乱象。据何新研究:

【“古代共济会起源于古代迦南的犹太石工社团。后来随着犹太人在欧洲的迁徙,这一秘密组织传布于世界,成为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之间互相支持、保护、联络的‘兄弟会’。”】

早期共济会是一个“顺应历史”的进步社团组织,它与启蒙主义者一道支持世俗国家、反对天主教的教会独裁。在反教廷进步目标的召唤下,吸引了许多曾为人类历史做出重要贡献的杰出知识分子,比如伏尔泰、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萨德侯爵、莫扎特、腓特烈大帝、拿破仑、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牛顿、爱因斯坦等,推动了人文主义、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及(光明)启蒙运动。

1717年,近代共济会第一个联合组织“共济总会”(Grand Lodge)在英格兰成立。1723年,《共济会宪章》(The Constitutions of the Free Masons)公开出版。18世纪30年代起,共济会开始迅速扩大,并在整个欧洲建立了许多新的分会。与基督教的出现引起罗马统治者的恐慌一样,共济会的出现也引起天主教教会的震怒。1738年4月28日,克莱蒙十二世(Clement XII)在罗马颁布反共济会法令,由宗教裁判所审判官彼特·洛莫拉提乌斯(Peter Romolatius)发表。它的全名是《谴责共济会,依据事实处以绝罚,除非死亡其赦免权只保留给教皇》。在该法令中,共济会成员被描写成一伙“像贼一样破门入户,像狐狸一样试图把葡萄园连根拔除”的人。法令发布后,对共济会成员大规模的无端迫害由此开始。共济会与天主教结下的深仇大恨一直延续到21世纪的今天。

加拿大学者约翰·劳伦斯·雷诺兹在《阴影中的人——历史上著名的秘密团体》一书中认为:300年来,天主教会事实上是把共济会与惊跑中的魔鬼撒旦相提并论的。19世纪末期,利奥十三把共济会支部描述为“那些密谋团体挖掘的痛苦的无底深渊,这里有异端邪说和不同教派,可以这样说,就像在一个厕所里,他们把胃内所容的悖理逆天和亵渎上帝的污浊全部呕吐出来”。很明显,利奥对基督教仁慈的看法还是有他的限度的。18世纪的语言刻薄并没有因为20世纪的启蒙思想有所冲淡,也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天主教仇视上。2002年11月,坎特伯雷大主教娄恩·威廉姆斯谴责共济会与基督教水火不容,就是由于其隐秘性,以及“可能来自撒旦激励的”信仰。

共济会在近代起步阶段所受到的宗教迫害与布鲁诺等受到迫害一样,反证出当时的共济会为欧洲历史进步曾做出的巨大牺牲。对此,我们后人应予以尊重。不然我们就不能解释,当时有那么多进步知识分子和杰出人士都自觉加入其中并前赴后继地献身于共济会组织的历史事实。共济会会员起草了法国《人权宣言》、美国《独立宣言》以及美国宪法。共济会发动了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据说当时签署《独立宣言》的56位美国开国元老中,有53人效忠共济会[2]。

【“不仅华盛顿、门罗、富兰克林、汉密尔顿等‘国父’级的人物都是共济会会员,而且像罗斯福、杜鲁门等后任总统也都是共济会会员;在美国军队中,美军第一任总司令华盛顿手下有33名共济会将领”[3]。】

“蓝色会所”(Blue Lodge)是共济会的基层组织,更是共济会渗入国家政治的最前端触须。它具有干细胞自我复制的特点,

【“在关键的历史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在美国独立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政治社团‘自由之子’(Sons of Liberty),以及法国大革命中起到重要作用的‘雅各宾派俱乐部’(Jacobin Clubs),都是从蓝色会所转化而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