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筑牢文化自信的理论和现实基础

陈先达 2019-04-15 浏览:
世界资本主义从诞生到资本主义制度的逐步建立和完善,经历几百年。资本主义作为取代封建社会的社会制度,对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对科学技术的推进,对新型政治制度的建立作出过贡献。至今某些资本主义国家在很多科学技术领域仍然处于领先地位。社会主义中国成立才70年,改革开放也才40年,我们为获得的成就自豪,但要建立一个成熟的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仍需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

毛泽东讲的是文学艺术,但它对人文社会科学具有普遍的适用性。

文化创新必须基于继承和传承。在空地上可以建筑大楼,在文化废墟上不可能创新和发展文化。魏征在《谏太宗十思疏》中说,“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固本培元,则根深叶茂;浚源疏河,则源远流长。我们只要懂得中国的文化发展史,就会信心百倍。因为我们的祖先确实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思想遗产,而且在历代传承中得到创新发展。

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往往会碰到拦路虎说中国封建社会的思想是封建的,不能继承。关于这个问题,毛泽东有过回答,封建社会的东西并不等于都是封建的东西,其中有不少包含人民性的东西,即使是封建的东西也要分析。我们只要读读屈原的《离骚》中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柳宗元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痛斥官吏,为百姓鸣不平;黄宗羲在《原君》中直指皇帝为“独夫”,矛头直指君主专制。这些思想,其深度至今仍然闪闪发光。

在哲学的创新中,这种误解更多。有些学者认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会冲淡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性和合理性,特别在中国哲学领域最忌讳最厌烦的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区分。例如,它们不愿意承认王阳明“心学本体论”中包含某些唯心主义成分。因为它们有个传统看法,如果承认唯心主义成分就是对它的否定。王阳明的“人心是天渊,心之本体无所不该”,致良知就是将此障碍窒塞一齐去尽,回复本心。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是“致良知”,是回归本心的途径。冯友兰先生也说,宋明理学中有三派:气学是唯物主义,理学和心学是唯心主义。唯心主义不能简单等同于错误,按列宁的标准阳明心学属于聪明的唯心主义。它继承中国儒学道德伦理特性,强调“除私去蔽”“回归本心”,反对私欲窒心,失去做人的本分。这对道德培养、道德自律有积极意义。现在的“阳明心学热”,从道德修养角度来说有可取之处,因为当代人的物欲和功利主义太重,轻视道德修养,宣传“阳明心学”有正心诚意补错纠偏之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总书记把共产党人的党性修养称之为“共产党人的心学”,强调“知行合一”。但与王阳明强调的回归本心,向内用力不同,共产党人的知行合一就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统一,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与自己行为的统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不能脱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不是回归本心发现固有的良知,而是要接受理想和信念的教育与培养,并且在实践中经受考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

【“广大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要在常学常新中加强理论修养,在真学真信中坚定理想信念,在学思践悟中牢记初心使命,在细照笃行中不断修炼自我,在知行合一中主动担当作为,保持对党的忠诚心、对人民的感恩心、对事业的进取心、对法纪的敬畏心,做到信念坚、政治强、本领高、作风硬。”】

在我看来这是对“阳明心学”的合理吸取和改造,也可以看作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一个范例。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的是在继承基础上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而不是简单附会和类比。这是一项重要而极具学术性的工作。

要创新,必须反对文化民粹主义。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我们不主张“东方文化优秀”论,更不会搞“中国中心”论。我们不会重复明清曾经发生过拒绝西方文明的无奈和错误。事实上,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介绍西方的文化远远超过西方介绍中国的文化。中国人对西方的了解也远远超过西方一些人对中国的了解。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中,我们还将通过文化交流吸收借鉴人类文明优秀成果。我们派遣的留学生之多也是世界上少有的。我们主张世界文化多样性,提倡文化交流互鉴,反对“文明冲突”论。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就不仅是经济合作共同发展,而且也是一种文化交流的最好渠道。我们相信,在文化交流互鉴中批判借鉴世界其他文化的有益成果对于我们的创新是有价值的。

当然,在处理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关系上不可能是简单的拿来主义。我们对外来文化的吸收与传播,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外来文化优秀性,一个是我们社会的需要和可接受性。社会文化需求与人的营养需要一样,都是吸取有利于自身健康的因素。当中国儒家文化处于主导地位时,在汉代开始印度佛教传入并在唐代达到高潮。儒学入世情结深,佛教的传入有其社会需要,尤其是对那些功名失意的士大夫和官海浮沉的官僚阶层,比较有吸引力,也最易被他们所接纳。到近代,中国最缺少的是科学技术,西学为用的思想最易接受,但科学与民主的思想与中国封建制度难以契合。在中国解决道路和根本制度问题之前,中国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推翻旧的制度,寻找一条新道路,即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比五四新文化运动倡导的科学民主,对先进的革命知识分子更具有吸引力的原因。尽管别的什么主义也曾在中国传播,但都是雨打梨花,好景不长。社会需要是文化吸收的过滤器,不经过社会这个过滤器,文化的传播只能是暂时的,更不用说生根发芽。马克思主义之所以生根发芽,并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其原因正在于此。正是有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才有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和中国革命的胜利,才使科学技术得到迅猛发展,才使社会主义民主在新的制度下得以生根发芽,并且随着中国道路和制度建设不断完善得到新的更大发展。

来源 : 光明日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先达
陈先达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