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非子 2019-04-13 浏览: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

清末为何泱泱大国会那样羸弱而被西方所攻破,很大原因就是民族矛盾,汉族作为主体的国家对于满族统治的不认同,一旦战争来临,形成不了最大的战争动员;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的时候,老百姓成了热闹的看客,甚至还给洋人引径指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孙中山先生号召革命的政治纲领之首。

再从正的方向来看,正是这民族和文化认同的强大力量,使中华文明成为人类硕果仅存的文明,不管是“五胡乱华”,“蒙元国变” 还是“满清入关”最后都同化在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融合在中华文化的大体系内。

而清末之“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后面的日本侵华,正是民族和文化认同的强大力量,才有抛头颅、洒热血之不屈不挠斗争,才只是改朝换制,没有亡国灭种;同样是这股力量,才使全国人民在新中国建国后,投入了巨大的建国热情,才有炎黄赤子受国家命运之召唤,从五洲四海回国,受命于危难之际,创“两弹一星”的奇迹,给中华民族赢得了和平建国、走向复兴的机会,从而彻底走出了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思想领域的认同,多是政治方面的认同,但也都千丝万缕、间接地源于对于历史的认知和总结,这如何解决且后面再细谈。这文化领域的认同问题,就是和这“西方伪史”直接相关,正是这些“伪史”的盛行,使一代代的部分国民从文化的自信变成自卑,从文化的自强变成自弃。

正是这些“伪史”用鸠占鹊巢、混淆视听的手法,掩盖了中华文明应有的地位和历史光辉,造成了国人在此的思想分裂。所谓的全盘西化派,崇洋派莫不是被这虚伪的光影所蒙蔽、所攻陷。

“欲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这是清朝学者龚自珍的历史总结。“西方伪史”用劣币驱逐良币的方法,一度把中国的历史、文化排挤到故纸堆一角,甚至成为了落后、守旧、迂腐的代名词,这对部分国人达到了灭史、灭文化同样的效用。

所以,破除“西方伪史”的迷信,复兴中华文化的正统,是我们这个迫切需要增强国民认同和软实力的时代,必需必然的选择,不这么做相当于就是自废武功、自毁长城,甚至是给中华文化的认同及中华文明的传承留下千年之隐患。

此外,经历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后,结合对“西方伪史”之辨析,还可以有助于我们从万千历史线索或迷雾中去找到中华文明该传承的精髓,该克服的问题,特别是对于近代史的复盘,以鉴于当前的政治和社会;既不能无视曾经“落后挨打”的耻辱而固步自封,也不要因“西方伪史”之影响而漆黑一团。中华民族之复兴,首当是这正本清源、去芜存菁、兼容并蓄后中华文化之复兴。

两个世纪的曲折回环,对于数千年甚至可以追溯上万年的中华文明来说,只似是白驹过隙之一瞬,作为中华文明之当前的一代,要理解这所有轻重本末之间的权衡,理解一代人该有的文化传承责任。“文纪万世,化归万方”这也许就是中华文化之最精要要义。

综上所述,抽丝剥茧、雄辩有力、连根拔起、除恶务尽地证伪“西方伪史”,不再仅仅是道听途说、似是而非地怀疑,不再是口水之争、政治攻讦的口香糖,让更多的国民、甚至全民都可以理解,都可以信服这之间因循关系和证伪逻辑,从而根本性地扭转这一个多世纪之历史谬误对中国已经造成的意识形态分裂和深重、恶劣的影响。

这是迫于国情局势、利在当下之要务,也是功在千秋的一件大事;这也是本书之所以成书的一个根本性的缘起。非子受见识和学识之限,只能是抛砖引玉,在总结前驱者成果的基础上,随后将尝试更体系化地找到这“伪史”历史成因、框架和其作伪的自相矛盾,敷衍塞责、纰漏薄弱之地。

这也将是需数代人前仆后继、正本清源的一项复兴中华之文化工程,也将是地球村之“世界主义”真正确立之前的一项世界潮流。希望更多的方家、同道加入到这一行列。

伪史的范畴——社会、文化和科技史

厘清了辨析“西方伪史”的必要性,再来细究“伪史”所涉及的范畴。

随着近百年来的西学东渐,“西方伪史”已经浸染进学科的方方面面。总而言之,只要是涉及对西方任何信息的援引,都可能嵌入了西方作伪的信息。作伪的方法包括:发生时间大幅提前(上千年地提前);无中生有;神话变史,张冠李戴;跨世代的著述向一个人身上托伪;前托人类文明的发明发现权。

从纵向来划分,主要在社会、文化、科技几个大的方面。而这三项中,科技史的辨伪最为重要。科学作为一世纪来,中国重点从西方引进的学科,也是西方作伪的重灾区。科技史的理清就是要破除中国没有科学,或中国产生不了科学的歪论。

来源 : 十念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