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非子 2019-04-13 浏览: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

其一,澄清渊源的求真求实和贬损是不沾边的;中国的古史已经被西学所武装的“古史辨”派,拿着放大镜“考辨”了近一个世纪,我们以其人之道来辨析一下西方的古史,这有何不可?;

其二,西方这些谬种流传的历史问题,已经大量地充斥到了我们的教科书,已经侵蚀了我们几代人的认知,造成了我们文化之虚弱,民族认同的迷乱,和台湾的分裂主义盛行;其还在进一步地侵害我们的下一代。

这已经不是一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问题,他已经变成了一支“不战而屈己之兵”的西人利器,成了国家意识形态分裂之根源,成了美国就此攫取政治利益、经济利益的手段。所以,科学、理性地对此进行辨析,不是不应该,而是太迟了。

再举一个不能不察的国情现状,当质疑“西方伪史”之声刚起,一部分西化派就对扛出此大旗的何新先生进行了嘲弄、谩骂乃至个人污损之能事,美国人的奶酪还没有碰到,对他们是一个见怪不怪的小事,咱们自己人却如丧考妣,吠吠乎如丧家之犬,这种局面不能不更让人深思、让人警醒。

这一方面说明这方面意识分裂之甚,另一方面说明我们之部分国人已经被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所洗脑,为人所用,走到了维护西方伪史,贬损祖宗文化的第一线。但是,正如鲁迅先生说过的“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们更希望这只是一小撮被金钱收买而为美国人马前卖命的网特,或台湾分裂势力对大陆无孔不入的舆论暗战。

当然,还有部分国人只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害怕这样的文化龃龉引发蝴蝶效应,恶化中美关系,认为中国依然只需要韬光养晦,仰人鼻息和前几十年一样闷声发财就可以了。这部分人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善良、调和主义和经济至上,却没有看清楚当前的国际形势。所谓“时也,势也”,“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中国是希望和平崛起,但已经没有了几十年前的苏联可挡在前面而可被美国牵制利用的冷战格局。

中国已经被美国很明确地置于“修昔底德”陷阱中最大的挑战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你想韬光养晦,如芒刺在背的“老大”不会给你机会;中国人只能是中国人的“命也,运也”,中国的人口基数、国土面积、文化底蕴、经济体量、军事实力都注定了卧榻之侧,美国无法安睡。

除非是举手投降放弃复兴的强国梦想,全盘西化地放弃自己的文化和语言;但这还不能算完,还得解除武装,分裂成七八个小国,在美国全球化秩序下依赖人口优势,处于产业链的下游作为一个资源出口性国家;全球华人回到清末甘于在种族主义者面前当一个地球二等公民。

缺少了上面的任何一条,当下一极独大的美国人都不会让你自由自在地和平发展,这是西方为主导的国家丛林法则,殖民传统和物质攫取至上的习惯传统所决定的。俄罗斯已接受了以上几条中的数条,但至今还是被美国所四处打压;且不说对其他稍小国家的抓捕总统、颠覆政权类的小儿科军事行动,频频在伊拉克、南联盟、阿富汗、利比亚这些国家,想何时上演就能准时上演。

这种只对强者给予应有之尊重,倚强凌弱,以武力攫取政治、经济利益来维持自己的“精英人口”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之贪得无厌的资源占有和消耗,至少在当下的美国仍然是习得性的殖民传统和普遍的世界观。

所以善良的中国人,只能是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只有最积极地准备战斗,才最有可能地避免战斗,这就是战争发生的悖论,“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从来就没有单方面乞求可得的和平,实力对等,反而促成安全,反而就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

在当前这个还属于无法可依,实力就是话语权和战争权的国际环境下,这才是不得已的国家生存法则。所以,现在就用“世界大同”的眼光去思考问题,只能说是幼稚和一厢情愿,应该多回读一下历史。美苏冷战了半个世纪,因实力对等却规避了世界大战;“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中国人民一个多世纪用屈辱和血泪买到的教训,不应才吃了几天饱饭,这么快就把伤痛忘之脑后。

那如何才能增强实力,避免平衡之一侧的落后?当然一方面是国家的经济、军事硬指标,但目前对于中国最重要的却是软指标:国民的团结,向心力所体现的一旦战争来临的战争意志。而分裂,不管是像台湾那样的地区性分裂,还是思想、文化等意识形态领域的认同分裂,都是影响国力软指标的重要因素。

万众一心、上下同欲的国民团结就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新中国百废待兴之时,我们仍然不惧怕任何列强威胁,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软实力。而眼下经济能力十倍百倍于当时的经济强国,却要忍受南联盟炸馆、南海撞机之辱;眼看台独势力自1997年始堂而皇之地游走于台湾政治舞台,二十多年来一步步坐大却无能为力,这就是软实力的虚弱和事事掣肘。

来源 : 十念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