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非子 2019-04-13 浏览: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

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论“西方伪史”辨伪之必要性

虽然“西方伪史”问题,当前已经和国际政治问题,文明的冲突问题缠绕在一起,但依前述可见,此问题并非空穴来风、政治攻讦;而对其系统性地辨伪对当下的中国,有着必要性和紧迫性。

首先,中国对于西方文化的接收和研究,总体算来还是为时较短,才短短的百余年,刚刚从填鸭式的“拿来主义”过渡到有选择性地辨识阶段;再则,由于语言的差异,大多数国人接受的都是加工、润色后的译文,而作为引进西学,处在第一线的译者由于对西方文化涉猎的局限,多只是吸收了其光鲜亮丽的部分;现在开始捋清、辨析,选其真、择其善而从之,这既是一个正常的认知过程,也是一个科学、求真求实的态度。

西方之外,在这个领域,经历过解体之痛,倒退发展俄罗斯的研究更是走到了我们的前面。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福缅科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制作了一系列相关《历史发明家》的视频,虽某些猜疑初听稍显褊狭,但不管其结论如何,确实提出了一些振聋发聩的问题。

前苏联的崩溃,表面上看一种经济和政治的崩溃,实质是一种意识形态、大苏联认同的文化崩溃为先导于前。这种文化的崩溃非一日炼成的,从五十年代的赫鲁晓夫时期已现端倪。

美苏两极的冷战明处的是军备的竞赛,暗地里更是文化软实力的暗战,而苏联军事实力之兴盛强大,恰恰就是倒在这文化的坍塌中。这种坍塌源于堡垒内部,更是源于“和平演变”的暗流下,对西方输入的价值观不加辨析地全盘吸收。最后,九十年代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自己拆毁了自己的长城,分裂了自己的国家。这是俄罗斯人的悲哀,但“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所以,中间派的人,认为这种在西方文化“故纸堆”的清理和考辨无关痛痒,争锋无关大雅,真伪无关大局;这是井蛙之见、寸光鼠目。这种争锋、澄清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讲究谋略、谋攻、谋形、谋势的老祖宗讲过,“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只求实用主义的当下之我们早把这些国粹精髓抛之脑后了,而西方却学以致用、无师自通,且用到了极致;苏联的解体难道仅仅是内部的矛盾激发?南斯拉夫的分裂和无穷的种族战火难道仅仅是内部政治的崩溃?东欧的剧变从俄罗斯的屏障变成了前沿这难道是自然地此消彼长?

“阿拉伯之春”所谓的“阿拉伯革命”,从社交网络煽动、组织而点燃,始于突尼斯,波及埃及、突 尼斯、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导致100多万人死亡,一万亿的美元的损失,利比亚重启战火,反美利比亚的总统卡扎菲被自己人所枪杀,最后整个阿拉伯世界变成了“阿拉伯之冬”,这难道是阿拉伯人民自己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砸进冬天?榆脑智障之人在此时也当能通窍悟出,这是后面有操纵文化战争的黑手所致。

布热津斯基、亨廷顿等美国国家级智囊在上世纪早已经对此完成了文明软战争的理论建构;美国政府每年七千亿美元规模的军费预算,拿出1%来打打这“四两拨千斤”的文化颠覆战争,足以让其他所有无凝聚力的世界内争不断、鸡犬不宁。你对美国人有威胁,又虚弱于此道,他何乐而不为之?所以,价值观所根系于的文化之明战暗战,已经当下世界相争的一种暗流涌动的既存形式。

当前国际环境下,这似乎也不只是阿拉伯世界的宿命,这也不是啥阴谋,已然就是一个阳谋;悬挂在中国人头上达半个多世纪的“台湾问题”从一个国家内部的党派之争问题,现在沦为一个美国人培植、操纵分裂中国的文化问题,且不说文化的认同的弱化本就是造成台独分裂主义的根源。

明年,台独分子行将要用地区民众公投的方式,来分裂中国的统一,这本身就是用西方所谓的自由、人权的价值观念来挑战中国“大一统”的传统价值观念,其实质就是通过文化颠覆而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内斗和内乱,美国人正是操盘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让这一颗悬于中华民族头上,伤害不亚于原子弹的危机,时刻会点燃爆炸,美军在后面对台独势力壮胆,用枪炮加军舰为之保驾护航。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这是百度“阿拉伯之春”词条引用的一句法国大革命期间,罗兰夫人临刑前的名言对此事件的评述,还算是十分妥帖。

另外,对于“阿拉伯之春”,危机仍然没平息,经历过冬天之内战萧杀的叙利亚,几乎是解除了武装做了顺民的地中海边缘的阿拉伯世界,近来或又开启美苏在此地区势力范围争霸的进一步升级的连绵战火,所以,这个世界远不是“和平与发展”派所一厢情愿地那么平和、美好。

反对辨伪派还有一个混淆视听的观点:“树立中国文化之感召力,不能以贬损他人文化为借口,为代价!”这句话似乎站在了“与人为善”道德的高地,颇有些博爱和世界大同的高度,其实不然。

来源 : 十念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