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价值”范畴的“异”“同”辩识

贺汉魂 2019-04-12 浏览:
“价值”在马克思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中有着不同的概念界定、意义指向和功能定位,造成了人们理解上的障碍和误读。以学科知识体系不同来解答马克思两种价值之“异”并不科学,也没有真正解决人们心中的疑问。“回到马克思”对马克思两种“价值”的“异”“同”作进一步的辩识,可以发现马克思两种“价值”的内涵虽然明显不同,实质却并无差异,思维逻辑一致,由此可以体悟到马克思提出政治经济学价值范畴的良苦用心与科学性所在。

马克思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价值”范畴的“异”“同”辩识

“价值”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指客体对主体需要的满足或意义,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指凝结在商品中的人类一般劳动。两种不同的“价值”存在于同一个思想家那里且内涵殊异,学界有义务科学分析和解答之。一种较为流行的解答是:经济学与哲学话语系统不同,“价值”理应有不同的表述;在马克思理论体系中本来就有两个实质根本不同,逻辑也不一致的“价值”,不必大惊小怪。问题是,此论断即便成立,严谨的科学研究也要求我们进一步追问如果两种“价值”是同一范畴在不同学科的不同表述,那就得分析两种表述的差异为何如此之大,如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本来就有不同的“价值”,那就得进而分析这种情况何以不会损害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严密性。可见,“革命尚未成功”,对马克思两种“价值”的“异”“同”还得作进一步的辩识,由此才能体悟马克思提出政治经济学价值范畴的良苦用心与科学性所在。

一、马克思两种“价值”的内涵的确不同

理解马克思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中的价值范畴,“回到马克思”,从马克思“实际的表述”发现马克思“表述的实质”是重要且有效的途径。但是“回到马克思”却可以发现马克思两种“价值”的具体内涵的确有重大且明显的区别。作为马克思哲学的范畴,价值一般理解为客体以自身属性满足主体需要的效益关系,基本内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客体的性质、状况,这是价值的客观性;二是主体的需要,这是价值的主观性(陈先达,1995)。所以价值不是一个实体范畴而是一个关系范畴,是客体对主体的效用或有用关系。我们认为这种理解是符合马克思哲学价值范畴本义的。马克思在《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的博士论文中写道:“这个世界虽然是主观的假象,但正因为如此,它才脱离原则而保持着自己的独立的现实性;同时作为唯一实在的客体,它本身具有价值和意义。”马克思、恩格斯,199523,全集第1在《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一文中,马克思提出 “‘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马克思、恩格斯,1963406,全集19这就更明确地将价值范畴界定为表征主客体间需要与满足的效用关系了。[①]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价值范畴何指?价值范畴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出现,最早可追溯到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1844),经典和系统的表述是在马克思在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中最后完成的。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从商品这个资本主义最简单的经济细胞开始进行分析,系统阐发了商品二因素理论。马克思指出使用价值和价值是商品的两大因素。使用价值是商品能够满足人需要的属性,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一般人类劳动,“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马克思,2004a),“这些物,作为它们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值。”(马克思,2004a)显然,从“实际表述”看,价值范畴在马克思哲学与政治经济学中的确有重大且明显的区别。

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人类劳动到底对谁有用呢?首先,对商品生产者而言,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人类劳动意味劳动者为生产商品付出了体力与脑力,牺牲了生命力,“商品价值体现的是人类劳动本身,是一般人类劳动的耗费。”(马克思,2004b)实际体现的是劳动对劳动者的有害性,这就是商品交换者关心商品价值的真正原因,“就使用价值说,有意义的只是商品中包含的劳动的质,就价值量说,有意义的只是商品中包含的劳动的量。”(马克思,2004c)其次,对商品交换者来说,交易双方事实上真正关心的是“用自己的产品能取多少别人的产品,就是说,产品按什么样比例交换。”(马克思,2004d)若单从马克思“实际的表述”看,似乎可以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确存在两个并列的价值范畴,一个是哲学的,意指客体对主体的效用;一个是经济学的,意指商品的价值不是客体对主体的效用,而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人类劳动。

理解马克思两种“价值”还得明了“理解”的真实所指,也就是要明白真正需要理解的到底是什么,因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实际上包括了三个价值概念,即使用价值、交换价值与价值,按理说,对政治经济学与哲学价值的理解不能仅限于与商品的价值之间,但是人们在谈到理解马克思两种“价值”时,其实很少论及理解哲学价值与商品的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似乎这不是问题。何谓使用价值?马克思指出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物品也有使用价值,但它们不是商品因而没有价值,“一个物可以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在这个物不是以劳动为中介而对人有用的情况下就是这样。例如,空气、处女地、天然草地、野生林等等”(马克思,2004e);劳动产品有使用价值,若没有经过交换成为商品便没有价值,如劳动者自给自足的产品,向地主交租的粮食。交换价值则指商品交换比例的数值,“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这个比例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不断改变。”(马克思,2004f)人们为何很少提出应理解哲学价值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呢?究其主要原因可能有二:一是从哲学视角理解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难度不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使用价值可以简单理解为满足人们使用需要的价值,“使用价值只是在使用或消费中得到实现。”(马克思,2004f)交换价值可以简单理解为满足交换需要的价值大小;二是使用价值是具体的,交换价值也是具体的,具体的事物当然容易理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