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的战争观念:面对军事弱点经济制裁成为战争的工具

阿尔伯托·克鲁斯 2019-04-12 浏览:
如果美国企图阻碍这些国家的增长,回应(华为的情况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事例之一)和挫败或至少拖延它们的地缘政治的上升。2014年俄罗斯因为乌克兰的顿巴斯和克里米亚以公开的方式走在西方的道路上,中国因为它的新丝绸之路这样做了。这两个国家的讲法是同样的:“战争”。对关税问题特朗普以公开的方式说了这件事,但没有走得更远。在这两种情况下企图实现同样的战略目标,因为武器没有大用处,因此企图靠制裁,这是西方新的战争的观念,现在是混合的战争:破坏它们的经济,缩小它们与美国和西方竞争的能力。

如果承认国际法,事实上没有被西方承认,就要履行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委员会总观察的第八条,这是联合国立法和法律的机构之一,总观察以清楚和干脆的方式规定“任何反对其他国家的对国家限制的措施企图破坏公民的经济和社会权利,应当被拒绝和中止”。

经济制裁可以采取许多方式,从冻结资产到对贸易和资本的限制和禁止。这个进程在任何民主的工具的范围以外开始,因为它唯一取决于美国的总统,他发布一项行政命令开始制裁,然后由众议院和参议院批准。几乎不存在否决制裁的情况,如刚发生的对朝鲜的情况,总统能够否决两院的建议。

这些国家当中在某些情况下,是在遭受重大的军事上的挫折之后强加制裁的(索马里和黎巴嫩,后者发生在面对真主党以色列的失败之后)。与此同时在其他的情况下,强加制裁为寻求变更政府(比如在叙利亚、朝鲜、也门、白俄罗斯或俄罗斯),但没有实现,尽管在津巴布韦和苏丹有某种结果,但是没有实现全部目标。现在我们在看对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

制裁是双刃剑

但是在2008年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之后,西方和作为经济强国的美国开始衰落,制裁已经变成一件双刃剑的武器。制裁的有效性关键是制裁的规模和面对与接受制裁的国家的能力。结果在相当多的情况下变成反对美国和西方,反对支持和加入制裁的西方附属国。伊朗、中国和俄罗斯的事例就是范例。

这三个国家已经做到发展自己的机制,实际上使它们对制裁具有免疫力。无疑在强加制裁时受到打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制裁回到原地,收到与预期相反的后果:这些政府更多强了,正在给美国制造更大的困难,以至到了使美国的世界霸权受挫的地步。这个已经没有任何人讨论,甚至美国的附属国也不讨论了。

美国没有追求但是实现的后果之一是给全球化一次严重的打击。世界经济论坛,也就是最有名的富人的论坛(达沃斯论坛)在它2019年1月最后的会议上已经承认,

【“这种趋势(指制裁的双刃剑)正在演变,但是潜在地包括企业的去全球化”。】

也就是说,随着企业被迫考虑是否在某些市场投资(因为担心同时受到美国的制裁),在路线上改变对新的地缘政治站队的传统的对外贸易格局。换句话说,当存在这种担心的时候,许多国家和企业直接放弃这些西方的格局和实践,在俄罗斯特别是中国靠它新的丝绸之路推动的实践中避开那些格局。意大利最近的情况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世界经济论坛关于制裁已经讨论了四年,它说得非常清楚:

【“有些时候制裁可能进行,这种行为(那些企图用制裁打败的政府的行为)是很有问题的”。】

它收集了一些事例,说明第三国如何从美国的制裁政策中受益:在对俄罗斯强加制裁时中国的情况;在对土耳其制裁时俄罗斯的情况;在俄罗斯坚持天然气管道通过乌克兰时土耳其的情况;在对伊朗强加制裁时中国和俄罗斯的情况……

可以考虑的是西方的资本主义已经从所有这一切得出某个结论,但是没有这样做。古巴的教训是几乎从60年前就受到美国的制裁和封锁,这是令人痛苦的范例,但是美国的制裁和封锁没有达到它的目标。现在西方对朝鲜也将不会实现它的目标(尽管这里有中国和俄罗斯的会意),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或伊朗也不会达到它的目标。

今天战争意味着远远超过一场军事的斗争。此外,这种军事的斗争不是西方希望的任何东西,面对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地缘大国,西方意识到它在质量上的劣势。美国将加速它对一场古典的战争的准备,尽管它知道结果可能是一场核冲突,但是意识到它的弱势,正在加剧对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和外交的压力,这些国家每天都在破坏它的霸权。现在我们看西方其他的战争手段,具体地说看美国的其他战争手段:经济的、技术的、隐蔽的(总之“混合的战争”)的手段,以便实现它保持霸权的战略目标。

如果美国企图阻碍这些国家的增长,回应(华为的情况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事例之一)和挫败或至少拖延它们的地缘政治的上升。2014年俄罗斯因为乌克兰的顿巴斯和克里米亚以公开的方式走在西方的道路上,中国因为它的新丝绸之路这样做了。这两个国家的讲法是同样的:“战争”。对关税问题特朗普以公开的方式说了这件事,但没有走得更远。在这两种情况下企图实现同样的战略目标,因为武器没有大用处,因此企图靠制裁,这是西方新的战争的观念,现在是混合的战争:破坏它们的经济,缩小它们与美国和西方竞争的能力。

这是一场新的规模的战争,同样被伪装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将痛苦地失败。(作者阿尔伯托·克鲁斯是记者、政治学家和作家)

【魏文编译,《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3月6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