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的战争观念:面对军事弱点经济制裁成为战争的工具

阿尔伯托·克鲁斯 2019-04-12 浏览:
如果美国企图阻碍这些国家的增长,回应(华为的情况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事例之一)和挫败或至少拖延它们的地缘政治的上升。2014年俄罗斯因为乌克兰的顿巴斯和克里米亚以公开的方式走在西方的道路上,中国因为它的新丝绸之路这样做了。这两个国家的讲法是同样的:“战争”。对关税问题特朗普以公开的方式说了这件事,但没有走得更远。在这两种情况下企图实现同样的战略目标,因为武器没有大用处,因此企图靠制裁,这是西方新的战争的观念,现在是混合的战争:破坏它们的经济,缩小它们与美国和西方竞争的能力。

美国新的战争观念:面对军事弱点经济制裁成为战争的工具

新的战争观念已经不是过去的战争观念。古典的战争是最后的工具,只在那些美国有绝对优势的地方进行。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特别中国在武器的质量方面高于美国。美国有所有的各种武器很多,但是过时了。今天俄罗斯在所有的方面均高于美国,对于美国的军国主义这刚以悲剧的方式在一些实质性的“战争博弈”中得到证实,俄罗斯和中国卷入了这种博弈,美国在两个博弈中都输了。

这里存在两种解释:或是“战争的博弈”是现实的,也就是说,预见到一场与两个地缘大国设想的战争,这两个大国正在取代美国的世界统治权;或是在五角大楼和承包商的舞台已经实施,以便实现为军事支出增加资金。无论如何,存在两件确实的事情:第一,美国尽管很难受,已经不得不承认俄罗斯的超音速武器可“打破任何防御”,不存在拦截用这些武器进行一次攻击的任何可能性,因为美国现在的武器是“简单地无效的”(霍华德·汤普森将军语);第二,由于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在网络空间的争夺正在进行中”。

你看3月份发生的这两件确实的事情,在这些“战争的博弈”背后,在美国兰德公司的监督报告中被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在俄罗斯的情况下它以巴尔干作为舞台,在中国以台湾作为舞台。也就是说,当“敌人”(美国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收集的语言)新的武器能够轻易地打到它的领土的时候,美国再次让战争远离它的边界。即使这样,它还是失败了。为什么选择这些舞台还不清楚,除非是因为那是古典的和美国相对熟悉的舞台。但是,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尽管是为了加强军事--工业复合体的一种辩解。事情正是这样,它有助于表明美国为什么对制裁着迷。因为这是今天美国能够挥舞的唯一具有一定实力的武器,因为它通过美元还继续控制着世界的经济。

这就是事实,是美元的霸权。现在美元也处地严重的压力之下,不仅是这两个国家,而且还有别的国家如伊朗或委内瑞拉,还要提及在它们的经济中去美元化的更多的资产。

这样面对这一切,正如预期的那样,军事--工业复合体想要更多的资金,特朗普似乎将为它提供,针对“敌人”的经济制裁成倍增加,企图造成损害,同时企图恢复对它们的军事拨款。这是一场“混合的战争”,在战争中制裁和进行“颜色革命”,以便实现一个在军事上不能实现的目标。从这里特朗普总统已经加速制裁,这是美国所有的政府的传统。

在几十年间,具体说从1950年起在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之后,当时开始普遍进行制裁,制裁成为美国钟爱的武器,目的是惩罚那些企图独立摆脱它的监护的国家。从那个十年开始,美国因为“恐怖主义、国际贩毒交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和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对外政策和经济的威胁”,对个人、企业和国家共实施6000次以上的制裁。

最后的原因是美国挥舞制裁反对俄罗斯和中国(现在反对委内瑞拉),同时其他的事例是反对伊朗或朝鲜,美国总是对古巴挥舞制裁。这里对针对个人或企业的制裁没有兴趣。但是从1960年以来古巴受到美国制裁,其后是伊朗(1984)、伊拉克(1990)、苏丹(1997)、阿富汗(2000)、塞尔维亚(2001)、津巴布韦(2003)、利比里亚(2004)、叙利亚(2004)、白俄罗斯(2006)、刚果(2006)、黎巴嫩(2007)、朝鲜(2008)、索马里(2010)、利比亚(2011)、也门(2012)、南苏丹(2013)、俄罗斯(2014)、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2014)、中非共和国(2015)、委内瑞拉(2015)和布隆迪(2015)。对缅甸2012年强加制裁,2016年取消,当时实现了政府变更的目标。对利比里亚和阿富汗的制裁发生同样的情况。对伊拉克主要的制裁保持到2015年,尽管作为它与伊朗关系的后果,仍然遭到次要的制裁。在其他所有的情况下制裁继续有效,并越来越多。不是特别的制裁,必须包括去年美国发动的反对中国的关税的战争。

美国已经做到让联合国卷入某些制裁(伊拉克、伊朗和朝鲜),但是在多数情况下,因此根据国际法和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这是单边的非法的制裁。必须重新记住委内瑞拉和伊朗的情况,因为美国施加压力让别国不购买委内瑞拉的石油,不与波斯国家(伊朗)进行贸易,这是最重要的事例。

国际法所说的事情

不存在控制制裁问题的任何准则,这个词没有出现在国际法的任何文件中,只能在联合国宪章第41章中找到,但是对这项“措施”说法委婉,总是与“保持和平和国际安全”相联系。在这个范围内规定由联合国安理会实施,比如在伊拉克、伊朗和朝鲜的情况,但是不包括其他任何情况。

在这里根据国际法单边的制裁(如同上面指出的多数情况,必须包括欧盟强加的制裁—对俄罗斯,没有走得更远)是非法的和不合法的,特别是那些次要的和治外法权(如对古巴时间久远的制裁,或是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甚至能够实施应美国的要求在加拿大逮捕中国华为公司的经理)的制裁)。在其他情况下,不仅表明它的非法性,而且违反它说的非常强调保卫和关注的人权,在其他的问题中也包括违反被联合国承认的发展权。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