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新华:“所有制中性”是市场经济规律还是谬论?

简新华 2019-04-10 浏览:
所有制不可能是“中性”的,“所有制中性论”否定所有制的内涵和特征、违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提出“所有制中性论”的依据和目的是不正确的,中国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和经济体制不完善的主要表现不是企业所有制的划分和区别对待;平等竞争是必要的,但是从“竞争中性原则”得不出“所有制中性论”,两者都不是市场经济规律。“所有制中立”同样是不准确科学的模糊概念。

简新华:“所有制中性”是市场经济规律还是谬论?

去年到今年,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公有制经济比重已经大幅度下降、国有企业(简称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民营企业(简称民企)①即私营企业经营困难、贫富差距过大、中国经济全面深化改革和实现高质量发展面临新的挑战的背景下,几个在社会上有影响的前官员和知名学者纷纷出来宣扬“所有制中性论”,称之为“市场经济的规律”,主张“取消国企、民企、外企的所有制分类”,“摘下企业头上的‘所有制帽子’”,在网上广泛流传,被誉为“改革新思”,使得这种错误判断中国现在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和经济体制不完善的主要表现、既违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甚至是一般经济学的基本常识、又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奇谈怪论,可能成为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新思维”、搞私有化的舆论导向和理论依据,造成恶劣影响,导致颠覆性的严重失误,把中国改革和发展引入歧途,决不能听之任之。为了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坚持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正确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和全面深化改革,必须明确予以驳斥、澄清。

一、“所有制中性论”否定所有制的内涵、违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

正确判断“所有制中性论”的对错,首先必须弄清什么是“中性”、所有制是不是、可不可能是“中性”。何谓“中性”?按照商务印书馆2016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指既不呈酸性又不呈碱性的性质、与阴性阳性不同的性质、不含褒贬色彩的性质,也就是指事物不存在对立、相反、排斥等特性的中间状态,即所谓不酸不碱、不男不女、不阴不阳、不正不负、不对不错、不褒不贬、不左不右,等等。

按照“中性”的词意,所谓“所有制中性”就应该是指所有制没有阶级性、社会性的区别,是不公有也不私有、非社会主义也非资本主义的,不存在“姓公姓私”、“姓资姓社”之分。而这种理解是违背所有制内涵及其基本特征的,也是不符合实际的。众所周知,所有制是资产(主要是生产资料)属于谁所有的社会关系和制度安排,是生产关系的核心和基础,这里的“谁”包括个人、阶级、集团、国家或者社会,资产属于不同的所有者,所有制就具有不同的性质和特征、就必然存在不同的类型,不同的社会以不同的所有制为基础。依据所有者的构成及其性质和特征的不同,所有制主要存在三大类:私有制即资产属于私人所有、资产所有权量化到个人;公有制即资产属于多人以致全民共同所有、资产所有权不量化到个人;混合所有制即资产所有权属于参与混合的个人和公有制企业或者单位共同所有,资产量化到参与混合的个人和公有制企业或者单位,是公有与私有的混合。

有人认为,混合所有制经济不姓“公”也不姓“私”,所以是中性的,都“混合”了,还要去区分什么“姓公姓私”?其实不然。有分类才有混合,所谓混合是指不同事物掺杂合并在一起,首先必须有事物不同性质的类型区分,才有不同类型的混合;首先必须有私有经济、公有经济之分,才会有混合所有制经济,不然是什么与什么混合?混合所有制也不是中性的,仍然有谁是主体、谁控股、是什么性质的问题。私人与私人的“混合”,比如私人合作制、私人股份制,由于资产都量化到个人,所以属于私有制类型,不是混合所有制;公有与公有的混合,由于资产不量化到个人,所以属于公有制类型,也不是混合所有制。只有公有与私有的混合,才是混合所有制。即使是由公有与私有混合而成的“混合所有制”,也不是不公不私或者非公非私的“中性”所有制,同样具有“姓公姓私”性质和特征。如果是私有者控股或者说以私有为主体,就主要呈现私有制的性质和特征、属于私有制范畴;如果是公有者控股或者说以公有为主体,就主要呈现公有制性质和特征、属于公有制范畴。

至于在阶级和国家产生以后出现的国家所有制是什么性质,则由国家的阶级性质决定。尽管国有资产也不量化到个人,但不一定是公有制。如果国家主要代表掌握私有资产权的阶级的利益,其国家所有制就属于私有制性质,如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所有制;如果是由国家主要代表无产阶级、全民掌握属于公有的资产的国家所有制,就属于公有制性质,如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所有制。

由于客观存在的所有者的不同,所有制必然具有不同的性质和特征、必然存在不同类型的划分,不可能是“中性”的。如果没有阶级性、社会性的区别,不存在“姓公姓私”、“姓资姓社”之分,也就不存在不同所有制之分,也就不存在所有制本身。而且所有制及其不同类型的划分是客观存在,不是那个人想取消就能取消的。害怕、否定所有制有“姓公姓私”的区分,主张取消所有制划分,其实质就是认为私有制应该是唯一的所有制形式、公有制不应该存在、必须完全私有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简新华
简新华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