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明军:艺术、阴谋与“后真相政治”

鲁明军 2019-04-10 浏览:
吊诡的是,因为揭露阴谋,艺术看似获得了一种新的自主性和政治性,可很多时候,那些被揭露的阴谋本身反而比艺术作品更具艺术性。这固然为艺术切进事件真相和阴谋的内在逻辑提供了有效的方式和路径,但不可避免的是,作为互联网文化资本的一部分,艺术不仅会被卷入新的阴谋中,甚至会成为阴谋的制造者或“帮凶”。因而,是次展览虽然无涉“后真相时代”的艺术与阴谋,但它提示我们:此时,我们早已被包裹在一个更大的谎言或阴谋中。

[16] Douglas Eklund,“The Artist as Researcher”,in Douglas Eklund et al.,Everything is Connected, 82.

[17] 王绍光:〈中央情报局和文化冷战〉,《读书》,2002年第5期。

[18] 孙子安译:〈后真相政治:说谎的艺术〉。

[19] Alessandro Balteo-Yazbeck,“R.S.V.P,1939”,Everything is Connected:Art and Conspiracy ,94.

[20] 弗雷泽(Andrea Fraser)著:《2016:博物馆、金钱与政治》(上海双年展参展作品说明)(上海: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

[21] 引自展览“一切皆有关联:艺术与阴谋”现场作品《不稳定移动》(Unstable-Mobile, 2006)的标签说明。

[22] 桑德斯(Frances S. Saunders)著,曹大鹏译:《文化冷战与中央情报局》前言(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2),頁1-2。

[23] 引自展览“一切皆有关联:艺术与阴谋”现场作品《R.S.V.P,1939》(2007-2009)的标签说明。

[24] 参见张敢:〈格林伯格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载黄宗贤、鲁明军编:《视觉研究与思想史叙事》,上册,〈形式—观念—话语〉(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页78-100。

[25]毛秋月:〈译后记〉,載莱杰 Michael Leja)著,毛秋月译:《重构抽象表现主义:20世纪40年代的主体性与绘画》(南京: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5),頁565-66。

[26] 桑德斯著,曹大鹏译:《文化冷战与中央情报局》,頁284-314。

[27] 参见河清:《艺术的阴谋:透视一种“当代艺术国际”》(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28]莱杰:《重构抽象表现主义》,页33。

[29] 引自展览“一切皆有关联:艺术与阴谋”现场作品《複利的奇迹》(The Miracle of Compound Interest)的标签说明。

[30] YT先锋:〈iPhone、转基因还有特朗普,Jim Shaw对当下的一切感到焦虑〉,《YT新媒体》微信公眾號,2018年4月11日,https://mp.weixin.qq.com/s/Re0tHuDfTUdZXGSCr2N3xw。

[31] Kathryn Olmsted,“History and Conspiracy”,160.

[32] 福斯特(Hal Foster)著,杜可柯譯:〈哈爾‧福斯特論2016年年度最佳〉(2016年12月27日),艺术论坛中文网,https://mp.weixin.qq.com/s/mIQ3w5TnJlA5wZ00xykOIw。

[333] 约翰逊及其阵营将戈德华特视为一个反动份子,但戈德华特的支持者则认可、赞扬他对于政府权力、工会、以及福利国家制度的反抗。

[34]福斯特:〈哈爾‧福斯特論2016年年度最佳〉。

[35]刘怡:〈谎言之躯:特朗普解密肯尼迪遇刺档案〉。

[36] 丹·席勒(Dan Schiller)著,翟秀凤译、王维佳校:《信息资本主义的兴起与扩张:网络与尼克松时代》(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页245。

【原文题为《“后真相时代”的艺术与政治》,察网(www.cwzg.cn)摘自《二十一世纪》2019年2月号。】

来源 : 二十一世纪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