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背后,资本主义的局限性和社会主义的优势

阚道远 2019-04-07 浏览:
基础设施是全球竞争实力、经济繁荣及社会安定的基石。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现代化启动早、规模大、覆盖面广、水平高,从早期的“铁公机”(铁路、公路、机场)到后来的信息、物流、能源、环保基础设施等,曾经取得了比较明显的相对优势,一度成为西方文明的重要标志。然而,近年来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设施屡遭“吐槽”,甚至被戏谑为“老旧衰破”,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日益“高大上”的现代化基础设施相比,其竞争优势呈现衰减趋势,其中反映出的深层机理和客观规律值得冷静分析、深入思考。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背后,资本主义的局限性和社会主义的优势

一、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的不争事实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源于一些发达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停滞不前”和一部分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的“异军突起”。

一方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严重老化,竞争力衰退。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德国、法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基础设施得分排名从2008年开始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金融危机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10个西方主要经济体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大幅下降。在欧洲,2012年欧洲基础设施建设开支仅增加1.5%,增速大大低于全球(4.5%)和亚太地区(7.1%)。从2013年到2020年,欧盟基础设施建设预算将从500亿欧元降至293亿欧元,德国、法国、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均大幅削减基础设施建设预算。20世纪50、60年代,美国花费了国内生产总值的3%到4%建设基础设施。到2012年前后,这一数字下降到约2.4%。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屡次抨击美国基础设施老旧落后,声称美国的机场状况如同“第三世界”,铁路状况比不上中国高铁。经评估,美国三分之一的公路路况欠佳,四分之一的桥梁“桥龄”超过50年,17%的水坝具有“潜在高风险”。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发布的国家基础设施状况“成绩卡”,给美国基础设施打分连年是D(“多数情况下低于标准”)。曾经被视为美国象征和骄傲的纽约地铁,如今设备老旧、管理不善,又没有得到及时更新换代和管理跟进,一再被民众诟病为“脏乱差”。2017年,美国建筑协会官方发言人呼吁特朗普通过减少税收重建美国日益衰落的道路、桥梁的基础设施建设。总的来看,欧美发达国家基础设施不断老化,急需维护和升级,其铁路和物流部门已经出现问题;投资不足导致的基础设施更新换代滞后,将制约未来经济发展,严重影响国家形象和国际竞争力。

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不断增加投入,基础设施加快发展,竞争力增强。麦肯锡报告称,目前全球60%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都来自中国、东欧、拉美和中东等新兴经济体。2013年,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首次超过欧盟,到2016年则相当于欧盟和美国的总和。近年来,中国不遗余力投入道路、桥梁、下水道等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高铁从无到有,总里程占世界三分之二以上,技术成熟、性能稳定、高效便捷,成为中国装备制造水平进入世界先进行列的显著标志。“中国制造”“中国速度”引发全球关注和点赞,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运用中国资金、技术、设备修建铁路、桥梁、港口,蒙内铁路、卡洛特水电站、瓜达尔港等项目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数据显示,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也在不断上升。到2040年,印度在促进经济增长和改善民生方面的基础设施领域投资需求将达4.5万亿美元,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基建市场。巴西的水电站、大型输电工程、机场、港口建设等均取得不小进展。南非则正在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平均每天投入10亿兰特资金。土耳其也推出了雄心勃勃的基建计划,伊斯坦布尔新机场、伊斯坦布尔运河、达达尼尔海峡悬索桥等世界级规模的大型基建项目陆续上马。新兴经济体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成就,拉动了经济增长,改善了投资环境,增强了国家综合竞争力,有利于改变全球价值链低端现状、促进缩小南北发展差距,助推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

二、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暴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深层危机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竞争优势衰减看似“硬件老化”,实则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软件失灵”,暴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体系内部的制度梗阻、治理危机。

其一,金融危机和深层矛盾损耗资本主义元气,基础设施投资和社会建设能力遭到削弱。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从股市开始逐渐蔓延到实体经济领域,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为“重灾区”,至今西方多国仍没有走出金融危机阴影。此次危机有别于以往周期性爆发的因生产相对过剩而引发的经济危机,但由于其波及范围广、影响程度深、导致经济衰退严重,仍被认为是自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资本主义演变的基本逻辑就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局部调整来缓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限制,但这种缓解往往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推向一个更高的阶段。事实证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深化所形成的资本主义金融化、去工业化、劳资矛盾加剧和全球经济失衡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作为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强制性解决途径,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资本主义阶段时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特有运动方式和必然结果。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遭受重创,负债累累,金融资产严重缩水,缺乏新经济增长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2年发达国家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已上升到110%,西方多国掉入“债务陷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指出,西方国家负债“成瘾”将会毁灭西方制度。在此背景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钱袋子”捉襟见肘、财政紧缩,难以进行大规模社会建设支出。而基础设施建设升级换代恰恰需要大规模资金投入,更需要执政当局强有力的治理决心和治理能力。因此,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不仅仅是“想不想”的问题,更要经受“能不能”的考量。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产生的系统性危机无法克服,将以更严重的周期性特征表现出来,从根本上预示着资本主义制度蜕化和衰败。经过金融危机打击,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建设能力、社会治理能力遭到削弱,其所产生的硬件老化、精神退化和社会乱象,又会反过来进一步加速资本主义的衰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