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国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由中国共产党人提出

项国兰 2019-04-04 浏览: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之时,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主要依据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导的全球化中的矛盾及其量变而呈现的不可逆趋势。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三个世界划分一脉相承,来源于中国共产党人在兹念兹的人民情怀、对过渡时期人类所处具体方位的敏锐洞察。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世界还不是社会主义的,但是过渡时期的必经阶段。中国共产党人将引领世界进步政党、被压迫国家、阶级和人民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视为自己的使命担当。

共产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仰。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确立共产主义作为科学理想信仰之日起就将其视为圭臬遵循。这种理想信仰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灵魂、主导和中枢。在这种信仰里,中国共产党人没有私利,为本民族、为中国人民,也为世界人民、全人类。在中国共产党人那里,共产主义是信仰理想,是一种公平的制度,也是实践目标和现实的社会运动。不论是理想还是制度都要一步一步实现。正是在这种先进的科学信仰的引领下,70年来,以信仰铸魂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其非凡的坚守和天下为公精神感动了亿万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在兹念兹的人民情怀。这种理想情怀,使得中国共产党人建国70年来对发展中国家人民、对世界人民在兹念兹。1950至1970年代初,世界处于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反抗外来殖民统治争取民族国家独立阶段,刚独立的国家多是满目疮痍、民生凋敝,急需援助。他们求助过西方,或者遭拒绝,或者附带政治条件。从1950年开始,中国先是应社会主义国家朝鲜和越南要求,对其援助,要知道那时我国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但是经历过贫穷和苦难的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所需、所急感同身受。到1955年万隆会议结束,援助的对象已扩展至亚非20多个。上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在访问非洲十国期间,宣布了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其核心是平等互利、不附带条件。中国曾帮助毛里塔尼亚修建了公路、煤厂、港口、火电站、供水工程等项目。在此过程中,该国总统达达赫深深感到中国的援助是无私的、无条件的。

【“达达赫总统拿着‘八项原则’,到非洲尚未同我们建交的国家,一个一个地亲自做工作,或是派他的特使做工作,先后促成九个国家和我们建立外交关系。”】

坦桑尼亚第一任总统尼雷尔评价:

【“无论是中国给予我国的巨大经济和技术援助,还是我们在国际会议的交往中,中国从来没有左右我们的政策或损害我们国家主权和尊严的企图。”[人民网2010年8月16日。]】

1971年,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由23个国家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的提案。23个提案国全都是第三世界国家。在投赞成票的76个国家中,有58个是第三世界国家。事实证明,中国的援外政策赢得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信任和敬重。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是第三世界国家“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

1978年,当一条1038公里、穿越喜马拉雅山、兴都库什山、喀喇昆仑山的“当代丝绸之路”终于贯通时,100多名中国援外工程人员已长眠在险峻的群山中。马达德老人见证并被中国兄弟英勇牺牲深深打动,自愿为中国勇士守灵。80多岁的阿里·马达德老人已经在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默默守护了30多年,这里是为修筑喀喇昆仑公路(又称中巴友谊公路)英勇献身的中国建设者的长眠之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老人守护的不仅是长眠于异国他乡的烈士英灵,也守护着一座用青春与热血铸就的中国对外援助的历史丰碑。

截止到2010年,中国政府通过提供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的方式,已帮助受援国建成了2100多个与人民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类项目:中国援建了620多个公共设施项目,包括会议设施、市政设施、体育场馆,打井供水,学校、医院等。援建了220多个农业生产项目和近700个工业领域生产性项目,涉及轻工、纺织、电子、能源等多个行业。援建了440多个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公路、桥梁、铁路、电站、船坞、港口、机场、邮电通讯设施等。在上述援助中中国更注重授人以渔。除了项目工程外,多年来中国援外医疗队员和援外青年志愿者也凭借高超职业技能和无私奉献精神,赢得了受援国政府和人民广泛称赞。

2008年我国汶川地震后,巴基斯坦、萨摩亚等一大批受援国,在自身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仍竭尽所能,在第一时间给予我国宝贵援助。[陈德铭:《努力开创外援工作新局面》,《求是》2010年第19期。]

寄希望于人民。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期间,有10个友好团体举行盛大酒会热烈欢迎邓小平。在场的日本众议院议长保利茂感慨地对邓小平说:

【“其他外国人到别的国家时不会像你们这样,交了这么多朋友,播下这么多友谊种子。”】

邓小平说:

【“中日邦交正常化时,周恩来总理曾一再说过,‘饮水不忘掘井人’,今天当我们热烈庆祝《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的时候,我们还要强调这句话。”[吴学文:《百年潮》2018年第5期。]】

2018年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时也到北海道看望日中友协的老朋友。这使人不禁想起抗战时期在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和抗战后中国收留的那些战争遗孤。他们无一不是被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事业和政策的感动者,也使人想起许多日本民间对华友好团体,他们在促进中日建交、促使日本右翼政府正确认识日本侵略历史及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方面做了许多事情。[孙东民:《日本对华友好团体现状:活力在于民众交往活动》,《环球时报》2005年6月22日。]当然不只于日本人民。

来源 : 红色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