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国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由中国共产党人提出

项国兰 2019-04-04 浏览: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之时,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主要依据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导的全球化中的矛盾及其量变而呈现的不可逆趋势。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三个世界划分一脉相承,来源于中国共产党人在兹念兹的人民情怀、对过渡时期人类所处具体方位的敏锐洞察。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世界还不是社会主义的,但是过渡时期的必经阶段。中国共产党人将引领世界进步政党、被压迫国家、阶级和人民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视为自己的使命担当。

项国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由中国共产党人提出

三个世界划分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关系?而这又与中国的对外援助及抗美援朝、援越等有何关联?本文试图阐述上述问题及其内在联系。

三个世界划分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自列宁之后,中国共产党人已不止一次判定马克思主义大时代中人类社会的具体方位,如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同志提出的三个世界划分和现在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等。

三个世界划分剑指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三个世界划分是毛泽东1974年2月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提出的观点。他根据当时世界主要矛盾的发展变化,认为苏联、美国两个超级大国是第一世界,它们具有最强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整个亚(除日本外)、非、拉美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属于第三世界,发展中的社会主义中国属于第三世界;处于这两者之间的发达国家,如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这一划分指出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妄图称霸世界,是当时世界不得安宁的主要根源。第二世界的国家具有两面性,它们既有压迫、剥削和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一面,又有在不同程度上受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控制、威胁和欺侮的一面,因此是可以争取联合的力量。第三世界国家深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的侵略与剥削,是世界革命的主力军。1974年4月,邓小平在联合国第六届特别会议上发言,第一次向世界全面阐述了毛泽东同志划分“三个世界”的战略思想。他还宣布:

【“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

三个世界划分概括了当时世界范围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是毛泽东同志运用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对当时国际形势的重大变化进行深入分析思考得出的具有深远意义的科学论断,将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并支持一切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反帝反殖的正义斗争上升至国际共产主义战略和策略层面,是社会主义中国当时制定对外政策的重要理论依据。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受到各国人民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热烈拥护和支持,为国际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国家和被压迫民族团结一致指明了斗争方向,也实际上促成了广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成了反对苏美两霸的强大思想武器。[参见360百科。]在这种划分的引领下,上世纪70年代,中国联合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结成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统一战线。

三个世界划分的实质是在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斗争中战略上要建立更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策略上则是要抓住主要矛盾,而只要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存在就具有现实指导意义。正是在这个层面上至今指导着中国共产党人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正义斗争。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三个世界划分是一脉相承的,如果说有差异的话,那只是由于所处的阶段不同而产生的。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回应。如果说三个世界划分主要是从政治上即从国际战略的高度,明确了如何建立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以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那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则主要是从经济与政治的结合上针对西方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给出了中国方案,是在人类发展的新方位中对三个世界划分的丰富、发展和超越。所谓丰富是说后者是从政治与经济结合的角度,发展则是观念解放和方式替代,以互利共赢替代零和博弈,而超越,则是在新的历史情况下,指的不仅是第二和第三世界,而是全人类。

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的国际背景:包括政治和经济。目前阶段从时间上看,自苏东剧变始,可称之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与和平、发展之间的矛盾。前者为主要矛盾,后者为次要矛盾。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虽不得已而放弃了殖民地,其势力范围观念以及由于殖民时期的积累和科技进步而经济强大起来的他们则除继续推行零和博弈、弱肉强食规则外,还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剥削性质及其本质没有变化,但是形式发生了变化。由此前一阶段争夺殖民地的战争及对社会主义国家发动的“冷战”,转而采取为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他们认为与其利益攸关、或者敢于反抗其霸权的国家频频发动颜色革命、推行文化霸权并输出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几乎世界所有纷争、战乱都是由美国为首西方为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引起的。矛盾表现在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千方百计阻止、拖延或者中断并制造障碍延缓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进步,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渴望和平、独立、自主、平等、互利、发展的愿望针锋相对。这是政治方面。

经济上,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采取更隐蔽、间接的经济殖民方式。它们充分利用自身的经济优势,对非西方国家实行经济渗透,使这些国家继续充当其商品市场、原料产地和投资场所。当然出于遏制社会主义国家和推行霸权等战略目的,美国为首的西方以“输血方式”帮助一些国家和地区。但那是有政治条件的。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多数形式上独立了,但政治经济上没有完全独立,或者完全没有独立,而是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控制,或者被边缘化。大量的非西方国家则始终在世界生产的低端徘徊,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位置被固化,缺乏发展进步的上升通道,沦为贫穷的专业户、落后的代名词。在这些地区冲突频发,恐怖事件、难民潮等挑战此起彼伏,贫困、失业、饥饿,基础设施落后,发展缓慢,等等。而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了大规模军事、金融干预。几乎用尽了一切零和博弈、冷战思维的办法以转嫁危机,均以失败告终。不仅加重经济危机,而且造成二战以来最大的人道危机等。世界经济低迷,由衰落而导致的保守、焦躁、疑虑、迷茫和探寻弥漫整个西方社会。这再次证明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诊断与批判是不易之论。

来源 : 红色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