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兴华:关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一些思考(中国经济学70年演进与发展学术研讨会专题 )

卫兴华 2019-04-02 浏览:
我们的理论工作面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还有许多复杂的理论是非需要澄清。澄清理论是非,才能有理论创新。需要有大批真学真懂真用的经济学人才。宋涛同志曾对我们讲,要培养经济学的梅兰芳。可惜我们这一代没有出梅兰芳,寄希望于下一代。他们中要有真正大师级的梅兰芳,成为世界著名经济学家,他们的话语权能走向世界,其著作在全世界有影响力。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著作在全世界都有影响,我们中国哪一个经济学家出的教材在全世界翻译过?所以寄希望于我们经济学院将来能培养这样的经济学大家,寄希望于我们的后代。

卫兴华,中国人民大学一级荣誉教授。以下为其在201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新)成立大会暨中国经济学70年演进与发展学术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整理而成。

卫兴华:关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一些思考(中国经济学70年演进与发展学术研讨会专题 )

以下为整理全文:

我讲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题目很大,内容很小。人民大学最初建立经济系,后来改成经济学院。人民大学从1950年起到60年代中期,给全国培养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师资,经济系也给全国高校培养了多批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研究人才,更早的政治经济学教研室还为全国培养了两届研究生。我于1950年当研究生的时候,就有北大的张友仁与我同班学习,后来有萧灼基等是我系的学生,分配到北大。复旦大学蒋学模也是与我同班研究生。还有一些外校的教授也来学习。一直到1964年,还办了两期《资本论》进修班。后来搞“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就截止了。原来我们系和学院有一大批高水平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教师,不仅仅有政治经济学的人才,也有西方经济学的人才,比如说高鸿业,他在美国就是专门研究和讲授西方经济学的,回国以后学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他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来驾驭西方经济学,出版了全国通用的西方经济学的教材,说明西方经济学哪些我们可以借鉴,哪些是错误的。可惜他已经走了。吴易风教授既深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又深知西方经济学。但他也年老体衰。

人民大学过去还有多名既熟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又精通经济学学说史的人才,如孟氧、李宗正。现在许多学有专长的教师大部分去世的去世,退休的退休。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还继续工作的老教师中我是年龄最大的了,94岁了。我觉得以宋涛同志为首的前期一批经济学的人才大都走了或退了。所以我在校院的领导面前不断讲,我们经济学院要有紧迫感,要有危机感,要看到我们后继无人,要赶快加强我们的人才队伍建设,要赶快扩充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队伍。当然,我们对西方经济学也要搞好团队。我们怎么样走向未来,我觉得必须赶快培养新的能在经济学领域起领先作用的年轻专业人才。现在我说要有危机感,就是因为全国重点高校的经济学院都在向经济学的高地不断地攀登,我们应该向人家学习,取长补短。人家好的思路、好的举措,要认真学习。要注重培养我们自己的人才,我们优秀的博士生要留下;另一方面,要引进高水平的人才。

我们经济学院的理论经济学多年来一直被评为第一。其中老本也许有点作用。但我们的老本不多了。怎么样培养新人才,怎么样加强我们的理论经济学队伍的建设,怎么样提高我院理论经济学教材的建设,怎样做大做优做强我们的科研能力和成果,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怎样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习近平同志讲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首先要学好,才能用好。如果学歪了,就很难用好。有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问题,理解错以后,会对我们国家的发展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我可以举几个例子,马克思主义强调社会主义要大力发展生产力,但决定发展生产力的要素是什么?长期以来我不少政要和理论家浑然不知马克思的论著中一再强调科学在推动生产力发展中的作用。在“文革”后期,竟有掀起批判科学是生产力的怪事。起因是这样:胡耀邦就职科学院时,搞了一个科学院汇报提纲,其中讲了科学是生产力。邓小平同意科学是生产力。但《提纲》没有引证马克思强调科学是生产力的话。邓小平又被免职后,因他讲过科学也是生产力,《红旗》和《辽宁日报》都发表文章,批判这一观点。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竟被当作反马克思主义批判。追根溯源,之所以会出现否定和批判科学是生产力的怪事,正是因为我们过去对生产力的概念本身就没有搞清楚。长期以来,我们讲生产力二要素,即劳动力和生产工具。后来又讲生产三要素,加入劳动对象。国内学界还进行了二要素、三要素的争论。其实,马克思在其著作里讲了生产力的多要素,特别强调科学是生产力的重要因素。马克思把分工协作、自然力、管理、生产组织等也作为生产力因素,而且马克思明确地讲,随着经济的发展,生产力的因素会更多。我们现在信息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新的科技创新,都是生产力的新因素,构成生产力的因素越来越多了。弄清构成生产力的多因素,才能更好地发展生产力。

再举一个例子,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里讲,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有一个过渡时期。究竟从哪里过渡到哪里,等于过大江、大河,乘船过渡,由此岸过渡到彼岸,此岸是资本主义,彼岸是共产主义。马克思把共产主义分成两个阶段——低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低级阶段就是现在所说的社会主义。原来毛主席也是讲,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建立是一个过渡时期。他讲社会主义建立,没有说社会主义建成——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毛泽东主席认为在过渡时期,就是过渡到建立社会主义。后来,我们跟苏联论战,发了九篇批判苏联修正主义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就是关于过渡时期的论战。邓小平在1989年和戈尔巴乔夫谈判的时候说,过去两家讲了很多空话,我觉得是讲了一些错话。我们把整个社会主义社会叫做过渡时期,批判苏联不把社会主义看作是过渡时期,主张过渡时期是过渡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列宁讲过渡时期不能不是阶级斗争更加残酷和更加尖锐的时期,这样一来,社会主义作为过渡时期就不能不是阶级斗争更加尖锐、更加残酷的时期。但列宁说的是社会主义建立前的过渡时期,而不是整个社会主义。本来,过渡的彼岸是共产主义。而作为共产主义低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就在彼岸的前方。过渡到社会主义就是过渡到彼岸。错解“过渡时期”是服从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需要的。提出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

来源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卫兴华
卫兴华
著名经济学家、荣誉一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