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学科的整体性

胡懋仁 2019-03-24 浏览: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整体,在处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处理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各个领域里的问题时,都需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与现实的结合。这种理论并不是某个单一领域里的某一部分,而是马克思主义所涉及到的整体理论与现实的结合。就拿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的问题来说,它需要用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也需要用观察人类社会的历史唯物论,这才有可能更加完整准确地认清当代资本主义的各个复杂纷纭的现象。

马克思主义学科的整体性

自从马克思主义被列为一级学科以来,各个有关高校院系和专业似乎还是很少有把马克思主义这个一级学科当作一个整体来研究。绝大多数情况还是,原来搞哲学的还是继续搞哲学,原来搞经济学的也继续搞经济学,原来搞科学社会主义的自然也还是继续研究自己的老专业。似乎很少有人专门从学科整体来进行研究。另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更多的也是注重实践领域。当然,这不是说实践不重要,而是说,实践也需要理论的指导。所以研究实践问题也不能离开对理论的研究。

可能有人认为,作为马克思主义一级学科整体,要研究起来总还是需要进行更精细的研究,总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这个说法也有道理。但是,总不能总是这样分下去,总是从原来三个组成部分的视角来研究各自的领域。现在实在有必要从整体上来研究这个问题。

比如,我们研究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并不能总是从其本身来讨论这个自身的理论问题。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既是一种世界观,同时也是方法论。如果世界观的研究离开了方法论,这个世界观的存在就不会有着更大的意义。而作为方法论,就不是指一般的具体方法,而是在解决各个具体问题的时候,需要有一个总的方法论的集成,需要学习用方法论的指导来解决那些具体的现实问题。所以,讨论哲学问题不是只针对哲学本身,它更需要让人们掌握这种方法论来处理各个领域的具体问题。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整体,在处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处理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各个领域里的问题时,都需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与现实的结合。这种理论并不是某个单一领域里的某一部分,而是马克思主义所涉及到的整体理论与现实的结合。就拿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的问题来说,它需要用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也需要用观察人类社会的历史唯物论,这才有可能更加完整准确地认清当代资本主义的各个复杂纷纭的现象。同时,用唯物主义的辩证法来分析经济领域里的问题,同样不可能离开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我们也要看到,剩余价值理论本身就是充满着辩证法的,特别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方法论的。

在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既需要运用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也需要运用唯物史观。两者本来就是结合在一起的,不可能人为的将其分离。另外,当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因为与全球化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代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从这个意义上说,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来研究这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

研究科学社会主义专业里的问题,同样离不开研究当代资本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许多具体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什么其他的道路,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是不可能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更不用说,这个研究也需要运用矛盾分析方法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存在的各项具体矛盾。所以,无论研究什么领域里的任何问题,都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整体理论来进行研究,不可能只用某个单一领域里的观点和方法来进行研究。

过去,我们为了教育和研究的方便,遵从列宁提出的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说法,进行必要的研究与教学。那是那个时代国际工人运动的一种需要。因为那时工人阶级需要理论的学习。现在当然也需要这个理论的学习,在学习阶段,将马克思主义分成三个组成部分确有其一定的便利之处。但是,时代发展到今天,如果我们在理论上不能更进一步,不能用马克思主义整体理论来研究与分析更多的当代问题,那么原来那种划分为三个组成部分的局限性就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如果三个组成部分依然是各管各的,互不交流,互不往来,互不学习,互不借鉴,生生把马克思主义割裂开来,这本身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歪曲。

当然,要做好真正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这至少要求研究者对马克思主义原来划分的三个组成部分都有比较完整和全面的了解。这是一个起码的要求。这种要求是实践的需要,是形势的需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需要。所以研究者必须要提高自身的能力与素养,尽可能达到这样符合要求的程度。

要达到这样的高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是这又是一定要做的事。在这里,又要讲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了。只要坚持下去,挖山不止,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成。过去,我们做马克思主义方面的研究,似乎总有点做还原论的意思,把一个领域分解再分解,最后弄得看上去非常深奥,或者非常高深,可是能解决多少实际问题?没人能说得清。至少还是要把分析与综合二者结合起来,单纯的还原论方法肯定是有问题的,是行不通的。用这样的方法来对待马克思主义,也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初衷的。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