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冀平:对高校政治理论教育的几点认识及相关问题的思考:真问题与真话

石冀平 2019-03-20 浏览:
近些年面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普世化的意识形态冲击,连一些曾经宣称信仰马克主义的学者也缴械投降随声附和,当起了吹鼓手。坚守者则以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或中国特色来应对,这种应对有道理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显然缺乏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所能赋予的大历史观和历史高度。对较为认同理性思维的大学生来讲,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基础的薄弱会使他们缺失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支撑的大的历史视野,在资本主义占有历史发展优先权的背景下很难长期抵御资本主义全球化和普世化的意识形态冲击。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认同和坚守也很难经得起大的风云变幻。

石冀平:对高校政治理论教育的几点认识及相关问题的思考:真问题与真话

【办好思想政治理论课,最根本的是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解决好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习近平】

一、怎样认识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

本文的政治理论教育主要指政治理论教学。该范畴的重要性在决策层发布的权威文本中给予了充分反映,各级执行机构也在措施安排上力图体现之,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似乎不言而喻。由此而来关于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探讨性研究似乎不足,大量研究集中于如何搞好政治理论教育,偶一涉及这一问题也往往是泛泛之论。然而充分体认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是真正搞好政治理论教育的根本前提。目前政治理论教学的实际状况和总体效果远未达到较为合意的程度,而在力图提高合意程度的诸多探讨和实际措施中似乎忽略了这个根本前提。

这实际体现了一种基本思路:政治理论教育的问题不在于对重要性认识不足(或者说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已形成共识),而在于具体操作和实现路径。

这一思路的问题在于:它将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认识问题已经解决或基本解决当做一个现实前提,而其依据主要是决策层发布的权威文本的承诺及各级执行机构的表态和措施。可是实际上这个前提并不具备完全的现实性,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认识问题并未完全解决,它仍是制约政治理论教育效果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个问题包含两个层面:一是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何在;二是体认这种重要性的主体是谁?就此谈一点认识。

关于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权威表述中原则性话语多,缺乏理论开掘。由于这种表述体现于官方文件,属于决策性文本,因此这种现象尚属正常可以理解。可是政治理论教育工作者则不应满足于这种对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权威表述和承诺,要进行理论开掘,为进一步加深认识提供理论支持。

这种理论开掘的起点似乎应从政治理论教育的制度背景考虑,这种制度背景就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这一基本制度不但为政治理论教育的合法性提供基本依据,而且也是政治理论教育重要性的基本支撑点。这首先是由社会主义制度形态的基本历史特点——公有制决定的。公有制目前基本是一个边缘性话题,在政策实践中也是一个被虚置的议题。但它毕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社会主张,因此只要声称还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公有制起码应当是讨论问题的背景和支撑点,这在学理上和政治上都是站得住的。

自阶级社会以来,以往的社会形态更迭并未触及私有制本身,只是改变了它的社会形式。由其决定的基本社会观念——私有观念及其衍生观念也未有本质改变。这种延续了几千年的基本制度和观念形态形成了巨大的历史惯性,这种惯性导致了对私有制及其观念形态的自然的社会默认。

例如新中国成立初期,劳动者虽然获得了政治解放,但阶级自在性甚为明显,连谁养活谁的问题都搞不清。他们普遍认为剥削者富有是命好或有本事,自身受剥削却认为是剥削者养活自己。这一幕历史对老一代政治工作人员应当是记忆深刻的。这就是典型的由历史惯性造成的社会默认,这种默认形成了私有观念及其衍生观念的自然的社会传承,它无需构建和塑造。所以一个无人关注但颇有理论意蕴的问题——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不提培养资本主义的接班人?由此可得到解释的线索。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和巩固的过程本质上是摆脱这一历史惯性的过程,与几千年形成的历史惯性脱轨(马克思称之为“彻底决裂”)需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形成自身的历史传承,社会主义作为新生的不成熟的历史形态,这种传承很难自然产生。

需要传承主体的塑造并形成历史延续,这就是通常所讲的接班人的培养问题。社会主义作为人类历史摆脱几千年私有制发展轨迹的根本性变革,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历史发展形态。它的历史延续性从根本上取决于社会主义传承主体的延续性,而社会主义的传承主体并不会由于生产力的发展而自然生成,生产力的发展只是为社会主义的延续提供物质基础,因此社会主义传承主体的延续性必须以培养和塑造来保证。现代性的重要特点就是社会文化精英是维持和传导社会价值认同的主导力量,因此他们首先是也必须是培养和塑造社会主义传承主体的主要对象。社会主义的兴衰成败首系于此,这已为社会主义历史实践的巨大挫折所证明。

文化精英的主要塑造领域是高等教育领域,主导苏联东欧回归资本主义私有制历史轨迹的党政精英几乎无一不是高等教育所培养,国内主张回归资本主义的文化精英也是如此。在此高校政治理论教育作为重要的塑造手段显然难脱干系,但同时也从反面证明了这一手段运用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社会主义传承的延续性,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其次,社会主义基本制度首创于世界上少数经济文化落后国家这一历史背景本身就决定了社会主义命运多舛。一种新社会形态的历史运行绩效与其初始状态有高度的相关性。历史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力图在初始状态不佳的背景下与千年私有制和其观念形态脱轨,并依此追求现代化,必然困难重重。其中至少有两方面可以诠释政治理论教育的重要性。

来源 : 昆仑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石冀平
石冀平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