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农业与美国的社会危机

韩东屏 2019-03-19 浏览: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二零一二年度,领取美国政府十五个食品补助计划之一美国人口达到一亿零一百万,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二零一二年度美国政府花在食品补贴上的费用是一千一百四十亿美元。占美国三分之一的人口需要政府的救济粮生存,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的农业危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美国的农业与美国的社会危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我应邀参加美国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参加东亚研究系,政治系,社会学系联合举办的中国农村研讨班,做关于中国的城镇化及其后果的演讲。作为演讲的开场白,我说我虽然读了五个大学,并在美国大学当教授,但骨子里依然是一个中国农民。我在中国农村出生,并在中国农村度过了我一生中一些现在看来比较艰苦但又充满美好回忆的时光,所以我的演讲将充满中国农民的偏见与局限,请听众谅解。

当天参加我们的研讨班的有美国几所著名大学的教授,研究生等。我说在各位美国教授和来自世界各国的研究生们看来,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国家,最富有的国家。但在我这个中国农民的眼里看来,美国是一个失败的社会,而且失败的很严重。美国的国土面积跟中国差不多,但美国可耕地占美国国土的百分之四十,而中国的可耕地改革开放前只占中国国土的百分之十五。改革开放三十年,因为城市的扩展,修建高速公路,高铁,加上房地产业的扩展,现在中国的可耕地只占中国国土的大约百分之九了。而且,在美国有三十度坡的地就不算可耕地了,而中国农民则把梯田修上了山顶。美国有这么多可耕地,却有比中国更多的人饿肚子。

这让想起了多年前我在河北和安徽农村考察时了解到的一个情况。21世纪初,一些中国官员请美国的农业专家到中国农村来指导中国的农业发展。中国是有四千年的农耕历史的国家。在许多人眼里,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好的农民。美国教授F.H.King在其《中国朝鲜日本的四千年有机农业》一书中对中国农民的耕作技术做了很高的评价。[1]我在美国布朗戴斯大学读书的时候,学校里的非洲专家摩根桑教授,多次在班上讲,中国能够解决吃饭问题,是因为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农民,有世界上最好的农业组织体系。非洲不能解决粮食问题,主要是非洲人不会种地。显然,当时的某些中国官员认为中国农民还不够优秀,中国的农业组织体系还有待提升。所以,就有了美国的农业专家到中国农村来班门弄斧。那些美国专家看到中国农民在坡度很大的土地上种地,感到很不解,提出这些土地应该全部退耕还林。那些中国官员竟然采纳了这些对中国农村一无所知的美国专家的建议,强制农民退耕还林。至少,我在河北和安徽见到的农民对此非常不理解,怨气很大。他们认为我们怎么可以听美国人的。我们祖祖辈辈就是这样耕种和生存的。现在听了所谓的美国专家一席不接地气的话,就放弃我们的耕种方式。这样下去,我们中国人的粮食哪里来?[2]不幸的是中国农民的担心,正在成为现实。中国现在已经需要大量进口粮食了。二零一二年,中国已经进口八千多万吨粮食。[3]如果按人均五百斤口粮算,这是三亿两千万人的口粮。中国粮食的危机已经开始了。

中国用世界上百分之七的可耕地,养活着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一的人口。中国在新中国成立快三十年时就已经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人均寿命从一九五二年的三十五岁,提高到一九七六年的六十九岁。中国人口人均寿命在前三十年几乎翻番,领先跟中国的起点一样的印度二十年。中国和世界上有些人,中国的人口在前三十年几乎翻了一番,人均寿命几乎翻了一番,这个事实是没法跟他们的饿死人的谎言匹配的。

七十年代的中国还比较贫穷,但中国政府初步为中国的农民提供了免费教育,和以赤脚医生为特色的农村合作医疗。当时中国基本上消灭了无家可归现象,消灭了娼妓,毒品问题。中国的农民在农村发展多种经营,创办社办企业,让农民不需要离开家乡,就可以进工厂工作,增加收入,本人上大学前,就在本村的村办厂子工作过五年。我们那个厂子有一百多个工人,每年产值上百万。农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而且当时中国农村的生活基本上是无垃圾的生活方式,农民把草木灰,人粪尿,都经过发酵,作为有机肥料用到农田去了。家乡的墨水河当年清澈见底,有大量鱼虾,乡亲们直接从河里挑水吃。因为中国人的环保生活方式,七十年代联合国发展问题专家把中国的发展模式,看做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样板,人类的希望。苏珊派珀女士的英文著作里对此作了介绍。[4]

美国有中国四倍多的可耕地,但美国人却只有中国五分之一多一点的人口。许多美国人,包括许多美国的政客和知识精英,并不知道美国人有多么的幸运。他们想当然的认为美国的成功和富有是因为他们创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所以他们到处向全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推销他们的政治制度,甚至用枪炮来把自己的制度强加给第三世界国家。二零零五年,我参加了一个由富布莱特基金赞助的美国教授考察团到中国的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厦门等地去考察。每到一地,我们十五个美国教授分成三人一组,给中国教授和学生讲解美国的民主制度和经济系统。美国教授毫不掩饰他们的优越感,不厌其烦地告诉中国的学生和老师,如果中国采纳美国的民主制度,经济也会像美国一样的发达。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了,我说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决不是因为美国的民主制度的缘故。有美国那样的自然资源和机遇,任何制度都可以的。我的话让跟我一个小组的两位美国经济学教授怒不可遏,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荒唐的话。我问他们知道不知道美国有多少可耕地,中国有多少可耕地。他们说不知道。我告诉了他们。然后问他们用一亩地养活一个人容易,还是用二十亩地养活一个人容易?美国人的人均可耕地,至少是中国人的二十倍。美国人是既不知己,也不知彼,就到世界各地去指手画脚。这就难怪他们在二战后主导世界的这些年,犯了一个又一个的战略错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东屏
韩东屏
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