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范畴研究

程昊 程言君 2019-03-17 浏览:
逻辑起点范畴研究至关重要:一门科学是根据逻辑起点范畴的内在规定性建立起来的严密逻辑体系。《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物”商品论需要深化,“人”商品论理应确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恰当确定逻辑起点范畴建构“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虽然已近乎学界共识性历史使命,但逻辑起点范畴研究却成“前沿尖端难题”而莫衷一是。本文主要价值在于,深化《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研究提出“人”商品论,尤其对逻辑起点范畴的“两能”标准和人力产权范畴胜任妥帖的探究,似有“前沿尖端难题”破解特征。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范畴研究

中共十九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遇到了至关重要的难题:逻辑起点范畴。其“至关重要”的学理依据,黑格尔的话可见一斑:一门科学就是由一个概念作为开端即体系的逻辑起点,作为开端的概念必须构成这个体系的根据和原则,从这个根据和原则里可以找到它以后的规定。[1]概言之,即一门科学是根据逻辑起点范畴的内在规定性建立起来的严密逻辑体系。当然,新时代“强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也不例外。[2]其逻辑起点范畴成为“前沿尖端难题”的焦点在于:在新时代,哪个范畴胜任?能否像《资本论》那样?对此,本文试作探究。

一、中共十九大精神的“核心要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无疑,建构发展新时代“强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以中共十九大精神为指导,尤其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因而,首先必须搞清楚,中共十九大精神尤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要义”是什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贯穿党的十九大报告始终,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要义。”[3]孙会娟、郭广银的这个界定得到了“十九大报告词云解析”的支持:无论从由出现频率较高的词组成的“人民树”看,还是从出现频率最高的三个词——“发展”、“人民”和“建设”(“发展”、“建设”归根到底都是为了人民)看,[4]“以人民为中心”都是“核心要义”。

至于中共十九大报告“以人民为中心”核心要义的具体内容,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以下简称“基本方略”),尤其第1、2、5条的“三个坚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和“坚持人民当家作主”。[5]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表明:只有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才能保障以人民为中心而不断充分地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应是“以人民为中心”内涵的完整表述),可以说“三个坚持”三位一体地表明“以人民为中心”,已被以“基本方略”的形式确定为新时代的鲜明历史特征。同时,把“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列为“基本方略”第一条,对于整个“基本方略”乃至整个中共十九大报告,都具有一锤定音的意义。中共十九大报告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八个坚持”中强调“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在第六部分又专门讲了“健全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等等,都应是“一锤定音”的注脚。据此,完全可以这样界定:中共十九大报告是“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体系,新时代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时代。而且,这个界定有着深厚的理论渊源和历史基础,具有历史必然性。无论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史看还是从社会主义建设史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都是马克思“人的逻辑”揭示的“两个必然性”规律决定的“以人民为中心”的人民当家作主社会,而不是也不可能是“以资本为中心”而人为物奴的“异化”社会。用人本产权论术语表述,即人力产权当家作主的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社会,而不是资本主义物力产权当家作主的以物为本金钱至上社会。①当然,这就决定了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然或必须是“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也决定了经济学界的新时代历史使命: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传承发展马克思及以来的“人的逻辑”,尤其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恰当确定逻辑起点范畴,打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而且,现已盛况空前地涌现出的多种“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以及相应的逻辑起点范畴研究表明,这一历史使命已具学界共识性。如人本产权论—“人力产权”,人民主体论—“人民”,劳动主体论和劳动人本论—“劳动”,民生保障论—“民生”,等等。[6]但要看到,大多研究处于起步阶段且分歧较大,尤其在逻辑起点范畴上。究其原因,应与理论上至今对马克思“人的逻辑”或“人学”性质研究不够有关,更与实践上长期过于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缺乏“以人民为中心”有关。还要看到,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新时代亟需建构“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但从一门科学建构完善往往需要多年看,尤其从研究对象的空前复杂性和历史过渡性看,这是个难以一蹴而就的历史性任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