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森:毛泽东社会主义价值观述论

刘洪森 2019-03-12 浏览:
毛泽东在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过程中,坚持和发展了包括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社会主义民主、社会平等在内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充分地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价值原则,同时又被赋予了中国式的内涵。它们彰显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成为新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来源。

刘洪森:毛泽东社会主义价值观述论

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物质文明这一“硬实力”,同时也离不开精神文明这一“软实力”。价值观是文化软实力的“内核”,离开了这个“内核”,文化软实力就失去了“灵魂”。任何时代的价值观念,既是对这个时代的现实生活的反映,也是对前人思想观念的继承和发展。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以来,学术界详细论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涵、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路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传统价值观的关系等内容,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渊源的毛泽东社会主义价值观虽有一些成果论及,但仍有待进一步分析和研究。毛泽东关于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社会主义民主、社会平等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念,与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实践相互融合,相互影响,共同彰显了当时中国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水平。

一、国家富强——“建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和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为实现国家富强奠定了政治前提。1954年6月14日在中南海勤政殿,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他在会上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讲话时指出:

【“我们的总目标,是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大概经过五十年即十个五年计划,就像个样子了,就同现在大不一样了。”】

在确定国家建设目标的同时,毛泽东基于当时国内外形势发展,阐述了中国实现富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一是“一穷二白”状况的沉思。

当时中国的经济水平,不要说与同时期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和苏联无法相比,就是与国情相近的印度之间也有很大的差距。为此,毛泽东曾忧虑地说:

【“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二是“落后就要挨打”教训的反思。

毛泽东在回顾中国近代百年屈辱史后一针见血地指出:

【“我国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起,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共计一百零五年时间,全世界几乎一切大中小帝国主义国家都侵略过我国,都打过我们,除了最后一次,即抗日战争,由于国内外各种原因以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告终以外,没有一次战争不是以我国失败、签订丧权辱国条约而告终。其原因:一是社会制度腐败,二是经济技术落后。现在,我国社会制度变了,第一个原因基本解决了;但还没有彻底解决,社会还存在着阶级斗争。第二个原因也开始有了一些改变,但要彻底改变,至少还需要几十年时间。如果不在今后几十年内,争取彻底改变我国经济和技术远远落后于帝国主义国家的状态,挨打是不可避免的。”

三是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的忧思。

【“中国是一个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和六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

过去一个长时期内,这种贡献太少了,“使我们感到惭愧”。

在毛泽东看来,中国长期落后不利于整个世界的发展,应当变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需要充分的物质基础。只有现代化目标下的生产力较大发展,

【“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和政治制度,才算获得了自己的比较充分的物质基础(现在,这个物质基础还很不充分),我们的国家(上层建筑)才算充分巩固,社会主义社会才算从根本上建成了”。

1956年8月30日,毛泽东在八大预备会议第一次会议上曾表示:

【“你有那么多人,你有那么一块大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

而社会主义社会建成、社会主义国家富强的重要评价标准就是工业化和现代化。

如何从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是国家富强的关键所在。毛泽东十分重视工业的发展,并逐渐摸索出一条中国式的工业化道路,即从我国具体国情出发,把农轻重关系作为中国工业化道路的核心内容,明确提出要优先发展重工业、同时注意发展农业和轻工业。1957年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强调:

【“必须实行工业与农业同时并举,逐步建立现代化的工业和现代化的农业。”】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毛泽东汲取大跃进中工农业比例严重失调的教训,又提出以农、轻、重为序安排国民经济和工农业并举的综合平衡思想,主张重工业要为农业和轻工业服务,并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第一次完整表述了“四个现代化”的内容,即“建设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这四个现代化很快被全党和全国人民所接受。1964年12月,周恩来在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郑重宣布,今后发展国民经济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

来源 :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