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 | 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式之外

尹伊文 2019-03-08 浏览:
GDP 增长就能带来幸福吗?温饱问题解决后,人们为什么“不幸福”,更迷茫?当沦为消费主义的奴隶的时候,应该去哪里寻找救赎的钥匙?……作者借在不丹、委内瑞拉、冰岛、越南漫游考察“另类”社会发展模式的经历,反省西方主流模式面临的困境,深入思考诸如幸福与GDP、个人自由与集体自由、市场规范与道德规范、权力制衡和人民主权、财富增长与消费主义等问题,于今日中国之发展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尹伊文 | 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式之外

尹伊文,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美国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和外交学学士。长期在美国从事社会经济发展方面的研究,大部分时间在世界银行工作。研究领域涉及东欧经济转型国家面临的问题和变革、非洲贫困及相关的社会问题、宗教和伦理价值观对发展的影响、优主治理与民主理论、市场性质的发展和演变等等。

目录

新版序

原   序

1 为什么幸福没有和GDP 共舞?

2 进入神秘曼荼罗中的现代化

3 向环保祭台奉献牺牲之后

4 怎样才能让全社会共享繁荣?

5 怎样才能做出聪明的决策?

6 怎样才能得到更大的自由?

7 边缘范式进入了世界中心

8 对抗全球化

9 当资源被精英独吞的时候

10 寻找治愈腐败的药方

11 民粹主义vs. 优主主义

12 现代失乐园

13 后现代的“复乐园”

14 乐园追寻的曲折迷茫

15 在乐园边缘的沉思

序言

2011 年,我的书《在世界边缘的沉思》出版。这本书的写作始于2008 年,记录了我对不同于以GDP 为主导的“另类”社会发展模式的思考,不丹、委内瑞拉、冰岛是书中的三个案例国家。十年的时光过去了,世界发生了变化,这三个国家也发生了变化。面对这些变化我一直未停止思考,一直在观察中反省和探索。现在我把这十年来的反省探索再次记录下来,与十年前的沉思相合,重新辑为《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式之外》一书,与读者分享我的发现。

十年来的一个重要变化,是以GDP 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受到了普遍的质疑,而以幸福为主导的“另类”发展模式已经从边缘移到了中心。2011 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把幸福作为全方位发展的目标;2012 年联合国又召开了高层会议,主题是“幸福:定义新的经济范式”。

不丹是“国民幸福总值”发展范式的首创者,《在世界边缘的沉思》曾详细介绍了不丹的首创过程和曲折经历。此次又加了一章:《边缘范式进入了世界中心》(第7 章),讲述不丹模式成为世界性的范式之后,不丹面临的种种新问题,其中包括它与周边国家在新形势下的错综复杂关系,2017 年的中印洞朗对峙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委内瑞拉的“另类”模式与不丹的不同,我曾做过详细的分析与比较。近十年来,委内瑞拉遇到的新问题比不丹更为严酷棘手,此次为委内瑞拉也加了一章:《民粹主义vs. 优主主义》(第11 章)。委内瑞拉模式有强烈的民粹主义色彩,吸引了很多人,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新的一章介绍了委内瑞拉十年来的发展变化,其中有民主与民粹的错综纠葛,有委内瑞拉模式的软肋与陷阱。

冰岛以前并没有提供自己的“另类”模式,只是实践了主流的两种不同模式:北欧福利主义的模式和新自由主义的模式。在实践这两种模式时,冰岛有丰富的经验,有痛苦的教训,有深刻的反省。此次为冰岛添加的一章是《后现代的“复乐园”》(第13章)。2008 年冰岛破产,成为现代的失乐园;令人惊奇的是,它快速走出破产的陷阱,又成为后现代的“复乐园”。冰岛的复苏被许多经济学家称为“奇迹”,本书讲述了这个奇迹,展示了奇迹中透露的启示。

除了不丹、委内瑞拉、冰岛,此次在新版中我还增加了一个国家—越南。《乐园追寻的曲折迷茫》(第14 章)和《在乐园边缘的沉思》(第15 章)是讲述越南的。自19 世纪后期以来,越南几代人都在追寻着理想的乐园,从争取独立统一,到建设社会主义,再到市场化的革新……他们走过弯路,经历了多次的曲折与迷惘。从他们的经历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触动心灵的似曾相识,引发我们的深思。

尹伊文

2018 年7 月

原序言

最近几年,我去过几个“边缘”而“另类”的国家,它们位于地理上的边缘地带,推行了与主流不同的“另类”社会经济发展模式。吸引我去那里的,不仅仅是地理边缘的猎奇召唤,更是对主流发展模式隐含的问题的忧虑,我期望在另类中得到启示。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主流”的中心,在美国,而且在华盛顿,那里是主流经济模式圭“华盛顿共识”的发源地。我是20世纪80年代去美国接受大学教育的,正值新自由主义幅起成为主流的时代,那时候,在课堂上,在研讨会中,在新闻节目里,我被浸淫在主流发展模式的各种观念中,很自然地相信主流模式能让贫穷落后的国家变得发达。但是,我开始工作之后,这个信念却在实践中渐渐地动摇起来。我一直在国际机构中做社会经济发展项目,有机会接触许多国家的发展现实,这些接触使我目睹了“华盛顿共识”造成的失误和遭遇的挑战。尤其是90年代东欧的震荡休克转型,给我极大震动。进入21世纪之后,质疑“华盛顿共识”的声音越来越大,金融海啸的爆发,更使新自由主义主导的美国模式神话在无数人的心中破灭。人们反省发问主流发展模式究竟有什么同题?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应该如何修正这个模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