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美国国父们会怎么看?

刘晨光 2019-02-17 浏览:
为了实现优良的政府管理,美国的共和政府仍然必须是一个受到限制的立宪政府,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个像后来自由主义理论所说的统治最少就是最好这个意义上的消极政府或最小政府。相反,它是一个利用总统自身的德性与能力的政府。与古典共和主义对伟大人物的敌视相反,美国共和政制不仅为了生存而需要他们,而且还要依靠他们来提高自身的境地。

 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美国国父们会怎么看?

《联邦党人文集》论总统制

优良政府的检验标准

在论述总统制时,《联邦党人文集》署名作者“帕布利乌斯”开篇即道明:

【“我们体制中几乎没有哪一部分比这个更加难以安排;更没有哪一部分受到这样不加掩饰的攻击,或者受到这样没有见识的批评。”】

之所以如此,首先倒不是因为总统制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制度创新,而是因为这项创新被反联邦党人怀疑为传统君主制的复辟,有违共和政制的原则,并且因为民众对于英国及其君主制的普遍反感,反联邦党人更加强调总统权强大得近乎王权,总统的位子似乎比英国国王的宝座还要显赫。当然,在这种反对声中蕴涵的对权力的怀疑,很大一部分乃出于对自由与权利的捍卫之心。他们害怕总统重新成为压迫人民的专制君主。也正是因此,通过人民选举来任命总统的方式非但未像总统权一样受到严厉批评,而且还受到些许称赞。

为了驱散反联邦党人的怀疑,帕布利乌斯仔细比较了美国总统与英国国王的权力,认为这种怀疑是没有道理的。不过同时,在帕布利乌斯看来,强有力的行政部门并非与共和政制的性质不符。为什么呢?帕布利乌斯指出:

优良政府的真正检验标准应视其能否有助于治国安邦。

这里所谓的政府(government),广义而言,就是整个政制框架下的所有政府部门,也就相当于“政制”,故而政府管理也就指包括立法、行政和司法在内的一切国务活动;但就其最为普通而准确的含义讲,则限于行政部门。而决定行政管理是否完善的首要因素就是行政管理部门的强而有力。软弱无力的行政部门必然造成软弱无力的行政管理,而软弱无力无非是管理不善的另一种说法而已。管理不善的政府,不论理论上有何说辞,在实践上就是个坏政府。

进而,帕布利乌斯指出,所谓强有力的行政部门应当包括四个因素:统一(unity),持久(duration),足以满足生计的适当薪给(an adequate provision for its support),以及足够的权力(competent powers)。同时,为了保障共和政制的安全,强有力的行政部门还须具有两个因素:对人民应有的依靠(a due dependenceon the people)以及应有的责任(a due responsibility)。

统一

具体说来,“统一”即指把行政大权集于单独一个行政首脑,而非分属两人或多人。

一人行事,在决断、灵活、保密、及时等方面,无不较之多人行事优越。反之,两人或两人以上的人共同行事,总有发生不同意见的危险,进而由于彼此的竞争或对立产生严重的分歧,这样很容易损害其声望与权威。这种事情若在国家处于严重危机、特别是战争状态的情况下发生于最高行政部门,则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再者,分歧还可能使社会分裂成各走极端、不可调和的派系,分别拥戴组成行政首脑部门的不同个人。

此外,一职多人也容易掩盖错误和规避责任,使人民失去忠实代表他们行使权力方面的两大保障:舆论的约束力失去实效,一方面对于坏事的申斥因对象不只一人而有所分散,一方面无从确定谁应当负责任;发现错误行为的机会既不容易,也不明确,因而无从免去其职务,也无从在必要时予以惩处。

最后,认为权力由数人掌握比一人掌握更安全并不适用于行政权,因为多个人的地位和影响联合在一起会比一个人的地位和影响对自由形成更大的威胁,多个人之中若有一人统一了他们的利益和观点就更容易滥用权力。而单独一人掌权,就会受到密切监督,更容易遭到质疑,也不可能像多人联合在一起那样形成较大影响。

持久

“持久”是就总统任期而言,它关系到两个目标:一,总统在行使其宪法规定的权力时是否坚定;二,总统采用的管理体制是否稳定。

就第一个目标来说,帕布利乌斯指出,四年任期有助于总统具有充分的坚定性,使之成为整个体制中一个非常宝贵的因素;另一方面,四年并不过长,不必因之担心公共自由会受到损害。

在讨论这一问题时,帕布利乌斯特别强调了行政部门相对于民众或立法机构的独立性

【“共和制度的原则,要求民众的审慎见解能够主导那些接受其委托管理其事务的人,但并不要求他们无条件地顺从民众的一切突发激情或一时冲动,因为这些很可能是由那些善于迎合民众偏见而实则出卖其利益的人所阴谋煽动的。
民众普遍地从公益出发——这是一个正当的看法。它也常常适用于民众的错误。不过他们的良好见解会蔑视阿谀奉承之人,这些人胡说民众总是能够正确找出促进公益的手段。民众从自己的经验知道,他们自己有时会犯错误;民众终日受那些寄生虫和马屁精的欺骗,野心家、贪污犯和亡命徒的坑害,受那些不值得信任却为人所信任的人,以及不应得却巧取豪夺的人的耍弄,他们经常受到这样一些干扰,却不常犯错误,毋宁说倒是个奇迹。
在民众的利益与其意向出现差异的情况下,民众所委任之人的职责就是做民众利益的保护者,并抵制这种一时的误会,以便给予民众时间和机会去进行冷静认真的反省。这种做法曾使民众免遭其本身错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并使有勇气和雅量为民众利益服务而不惜引致民众不快的人受到民众长期感激和纪念,这样的先例是不难枚举的。
来源 : 政道人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晨光
刘晨光
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