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贾根良 2019-02-15 浏览:
事实上,战后以来,美国在科技创新方面是世界上实施最强有力政府干预的国家,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实际上是美国这种“发展型网络国家”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本文揭露了这种事实的真相。美国之所以有意隐瞒其“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真相,目的就在于便于推行“按美国所说的去做,而不能按美国所做的去做”,它肆意歪曲和无端指责“中国制造2025”充分暴露了其“只许州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权逻辑。在政府发挥作用的程度上,我国应该认识到“中国制造2025”在广度、深度、力度和凝聚度上都与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我国不仅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而且也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战后“发展型网络国家”的成功经验,坚定地将“中国制造2025”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出现了可喜的新气象。但是,新自由主义对我国改革开放的影响并没有得到彻底的纠正。正是新自由主义的这种影响,我国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错过了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内需主导型经济大转型的重大历史机遇;在中美经济战中,我国再次面临着丧失第二次重大转型机遇的严重威胁。如果没有我国经济发展道路的这种历史大转型,中国不可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因此,在中美经济战给中国创造的前所未有的转型机会的条件下,在世界经济处于更大变局的前夜,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我国亟须反思改革开放中存在的问题,实行自我改革,进一步恢复我党实事求是和从中国实际出发的思想工作作风,确定改革开放的新方向,这包括进一步恢复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针对发达国家在贸易、投资和金融方面实施国家保护,实现向内需主导型经济的战略大转型;创建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新型举国体制;发挥国有企业作为创新驱动先锋和国家创新意志的政策工具的重要作用。

笔者在2014年提出了中国经济发展新战略的二十四字纲领:

【“高端保护、内需市场、智能环保、国家领导、主权信贷、南南成长”。】

近几年来围绕着这个主题,撰写了许多论文,现择要将其摘要汇报如下。

一、《只有保护民族经济才是应对中美经济战的正确选择》

笔者在2014年就提出,中国应该放弃自由贸易、依靠外国直接投资和金融自由化的“以开放促改革”的思想路线,在对外经济关系上,针对发达国家在贸易、投资和金融方面实施国家保护。目前在应对中美经济战上,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价值链高端,保护国内市场!如果不是美国发起对我国的经济战,我国似乎没有理由采取对美针锋相对的措施。既然美国高举关税保护、禁止中国在美投资等保护主义大旗,那么,我国就可以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禁止美国跨国公司在华成立新公司,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针对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采取对等制裁措施,特别是对占据我国高端价值链和垄断我国市场的美国企业礼送出国,并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待时机成熟后,重走英国、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保护主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成功崛起之路!中国迫切需要从对美国的贸易依附、技术依附和金融依附中摆脱出来,而美国对我国发动的经济战恰好提供了这种重大历史机遇,中美经济战正是中国经济大转型的大好时机。我国已经错过了十年前从外向型经济转向内需主导型经济的历史机遇,我国绝不应该再错过这次机会,否则,将大大推迟中国经济崛起的进程,甚至导致我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察网,2018-9-5)

二、《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新道路》

本文通过对英国、美国和日本等大国崛起历史经验的研究,揭示了一种带有规律性的历史现象:落后大国都是通过保护主义与发达国家处于半隔绝、半脱钩状态(浅度全球化)的同时,在与同等发展程度或比自己落后的国家建立高度密切的经贸关系(深度全球化,但很多时候并不是自由贸易)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崛起的。这种历史规律性揭示出,落后大国不可能在与发达国家的深度全球化中实现经济赶超,反而却会造成对其深度依附;相反,通过适当地保护国内市场,在与发达国家之间处于浅度全球化的状态下,落后大国就可以创造一种对国家崛起至关重要的战略性市场空间,以确保在国内市场上创造战略性新兴工业的高端价值链及其自主核心技术,并借道于同等发展程度或比自己落后国家的价值链中低端市场,落后大国可以在国际上建立针对原有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领先优势。由于国内市场规模的不同,这种“不对称全球化”的道路又可具体区分为英国和美国两种类型,其中美国道路对我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尤其具有借鉴意义,我国可以利用广阔的国内市场规模建立全球价值链高端并把经济全球化的重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走出一条“外围包围中心”的经济崛起新道路。基于本文提出的不对称全球化理论及其战略,作者为“一带一路”伟大战略构想的具体实现途径提出了新方略——价值链高端战略和“双领先战略”,并提出了确保其成功的前提条件。所谓价值链高端战略就是在不放弃并强化我国在制造业价值链中低端竞争优势的条件下,通过“一带一路”战略构建由我国企业控制并占据价值链高端环节的全球价值链;所谓“双领先战略”就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或“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技术上对内实施“创造国内领先市场战略”和对“一带一路”国家实施“领先供应商战略”,为了确保这种新方略取得成功,我国必须针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实施保护我国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端和货币金融体系的战略,这也是应对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的根本性措施。(2013年底初稿,2018年年底将发表于《南国学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