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和右翼极端主义的土壤

石冀平 2019-02-14 浏览:
近年来西方右翼极端主义势力有所抬头。目前对此现象的解释和评价虽有一定的针对性,但缺乏历史的、本质性的认识。从对右翼极端主义的最高历史形态——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分析中可以看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右翼极端主义的基本社会根源;经济危机和特定条件下的政治文化危机是法西斯主义主流化的基本条件;右翼极端主义也具有很强的蛊惑力;社会主义运动是抑制和铲除右翼极端主义的根本途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和右翼极端主义的土壤

近年来西方右翼极端主义势力有所抬头,自2002年法国大选中极右政党领袖勒庞首轮胜出后更是引起了世人的普遍关注。国内许多重要媒体也对此进行了评论和分析。这些评论和分析主要集中在“原因”和“评价”两方面。在“原因”分析上,主要分析了直接原因(如社会问题得不到解决,全球化的冲击,政治治理结构失衡等)。在评价方面则认为目前的极右势力大部分与老法西斯并无瓜葛(新纳粹除外),真正支持他们的人也并不多,因此很难成大气候。笔者认为对直接原因的分析虽然很到位,但显然缺乏对右翼极端主义的历史的,本质性的认识。人们在接受这种原因分析时,还是不禁要问: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饱受右翼极端主义之害的欧洲大陆,为什么还有右翼极端主义的市场?在对右翼极端主义前途的评价上,笔者也承认目前尚难成大气候。但仍有必要指出,当年的纳粹党由一个边缘性的小党数年之内就成为唯一的执政党。意大利法西斯党更是第一年成立(1921),第二年就上台执政。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对社会问题的评价和判断主要来源于对问题产生的原因的分析和认识。右翼极端主义作为一种有历史延续性的思潮和社会运动,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和社会根源,因此只有对其进行历史的,本质的分析,才能对其作出本质的,历史性的评价和判断。这个任务应由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理界承担,搞国际问题报道的记者和一些食洋不化的所谓国际问题专家是无法胜任的。

二十世纪欧洲德、意法西斯主义是右翼极端主义的最高、最极端的历史形态,他给世界人民带来的伤痛至今难以抹平。它从边缘到中心,从支流到主流的演变给世人深刻的启迪。它无论是作为一种社会思潮,还是一种社会运动其暴虐性由于造成的悲剧性后果,已经为世人所认识。但其具有的欺骗性、诱惑性则尚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它产生的根源,勃兴的历史条件至少在我国的学理界尚未得到很好的梳理。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对当今右翼极端主义的评价和研究,使我们只能拾西方媒体解释的牙慧,给人以隔靴搔痒之感。历史虽然不可重复,但历史长河中的某些东西却是可以复制的。只要这些东西产生的根源还在,这种可能性就是存在的。因此从右翼极端主义的最高历史形态——法西斯主义的兴起来考察西方右翼极端主义仍有现实意义。它有助于加深对右翼极端主义的历史的,本质性的认识。

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右翼极端主义的基本社会根源

从历史上看,西方右翼极端主义不论具体主张如何,其核心内容主要是两点:一是极端民族主义;二是极端专制主义。这两方面无论是作为政治主张,社会思潮,还是社会运动都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有着本质的联系。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同于以往社会生产方式的最根本特点是为价值而生产,确切地讲是为剩余价值或利润而生产。这从本质上决定了这种生产方式的贪婪性和无限扩张性。资本的属性就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属性。资本的贪婪性决定了这种生产方式的幼年时期就必须通过殖民主义扩张汲取乳汁,待到成年期,资本内在扩张力的无边界性与现实世界的有边界性的矛盾日益尖锐,在这种客观规律下产生了这样的历史现象——极端民族主义。

如果说欧洲中世纪的宗教战争与征服宣示的是封建贵族、僧侣的个人贪婪,那么资本主义时代的殖民战争和征服则宣示的是资本的属性。由于西方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是与资本主义发展相伴生的,因而资本的属性又披上了民族主义的外衣。这种民族主义最初是与自由主义连姻的。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自由主义的理论,主张,价值观为殖民主义自由地对外掠夺提供了道德支撑。而民族主义为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博爱的非普适性提供了道德辩护。到了垄断资本主义时代,承载着资本属性的高度社会化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外壳和扩张空间相对狭小的矛盾更加凸显。这时民族主义开始和帝国主义联姻,打起了争夺民族生存空间的旗号。1895年,一位英国政治家的话充分表达了垄断资本面对矛盾的选择:

【“我昨天在伦敦东头(工人区)参加了一个工人集会。我在那里听到了一片狂叫‘面包、面包’的喊声。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思考着看到的情景,结果我比以前更相信帝国主义的重要了,”
“为了使联合王国4000万居民免遭流血的内战,我们这些殖民主义政治家应当占领新的土地,来安置过剩人口,为工厂和矿山的商品找到新的销售地区。我常说,帝国就是吃饭问题。要是你不希望发生内战,你就应当成为帝国主义者。”
                              (《列宁选集》中文版,二卷,第642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石冀平
石冀平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