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开放永不停步

王伟光 2019-02-12 浏览:
40年的改革开放,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回答了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最终达到共产主义的时代课题。全面深化改革,既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不动摇;又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跑偏,这是能否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根本所在。必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始终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体;必须始终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与新的时代和实际相结合;必须认真总结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经验,坚持全面深化改革。

王伟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开放永不停步

改革开放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强大动力。40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华民族的伟大文明和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历史性变化,取得了翻天覆地的成就,走出了一条相对落后的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实现现代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总结改革开放的经验,最最重要的是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不动摇,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不动摇;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动摇。

一、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回答了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最终达到共产主义的时代课题

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找到了中国道路,为人类彻底解放和社会全面进步,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提供了中国方案,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最为震撼的历史性成就,也是中华民族为人类做出的最为伟大的历史性贡献。

我们处在什么样的时代,面对怎样的时代课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我们的时代,即“资产阶级的时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这里提出的“时代”概念,不是我们从党和国家发展角度所提出的“新时代”概念,而是唯物主义历史观所阐述的大的“历史时代”概念。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是指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所历经的整个历史进程,该历史时代的进程从该社会形态取代前一社会形态在人类社会占据统治地位起,历经兴盛、衰落,直到为下一社会形态所取代而不再占据统治地位为止。马克思、恩格斯按照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形态演变理论,根据“经济的社会形态”的根本性质来划分历史时代,把历史时代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历史时代,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过渡,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时代。从时代的根本性质和大的历史进程来看,从全球范围来讲,现在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主导地位的历史时代,这个时代又是经过社会主义过渡,最终取代资本主义而进入共产主义的历史时代,该时代充满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斗争。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历史最强音,它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到来的客观规律;指出了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过渡,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最终达到共产主义的历史趋势,从而回答了最为迫切的时代课题。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回答该时代课题,主要解决了两大问题:一是关于为什么共产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和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问题;二是关于在什么样的具体条件下发动社会主义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创造条件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问题。

自从人类社会演化为对立的阶级社会以来,寻找没有阶级剥削、没有阶级压迫的平等、自由、公平、正义的大同社会,一直是人类的最高理想。从我国先秦诸子提出的“天下为公”思想,如孔子在《礼记·礼运》中所表述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理想社会,到近代进步思想家提出的“大同”理想,如康有为提出的“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从古希腊哲学家提出的理想世界,如柏拉图设计的“理想国”,到西欧的空想社会主义,如19世纪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傅立叶、欧文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等,这些都显示出人类对消灭剥削制度、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差别的理想社会的追求始终没有停止过。然而,设计这些理想社会的先贤们都只是提出了“过河的任务”,即描绘了河彼岸的美好,如何实现这一任务,怎样到达幸福的彼岸,并没有提出可行的办法,没有解决过河的“桥或船”的手段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把人类美好社会的实现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论证了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必然性;科学地解决了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最终达到理想社会的正确途径,彻底解决了过河的问题。

关于发动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具体历史条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给出一个结论、一个设想。他们一开始曾经作出社会主义革命至少是在西方几个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胜利的结论;根据新的实践发展,又提出落后国家可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从而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的设想。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最初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诸国同时胜利的结论,是建立在对社会历史一般发展规律的判断上。就社会历史一般发展规律来说,社会主义革命应当在资本主义生产力高度成熟,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再也不能容纳其生产力发展的条件下爆发,也就是说,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先要经过资本主义的高度成熟,然后经过无产阶级革命,才能进入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社会主义。然而,后来的实践发展却超出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预判。东方国家包括俄国新的实际,促使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开始注意并研究东方相对落后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不同情况。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当东方落后国家出现社会主义革命的主客观条件时,马克思、恩格斯及时研究了东方落后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可能性问题。他们认为,在特定条件下,东方落后国家可以不通过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即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痛苦过程,而吸收资本主义所创造的一切积极成果,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社会形态的跨越式发展。他们认为,无产阶级力量有可能抓住这一历史性的机遇,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以通向人类美好的未来社会。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