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阶级”是马克思的幻觉?

赵磊 2019-02-09 浏览:
拿“政策好坏”作为“阶级是否存在”的衡量标准,有违“人的逻辑”——因为这标准连起码的“形式逻辑”都不遵守。严格说,这标准压根儿就“无逻辑”,是“胡言乱语,神经错乱”,连“神逻辑”也不是。说是“神逻辑”,有点亵渎神仙。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赵磊:“阶级”是马克思的幻觉?

(一)“神逻辑”

今天到底还存不存在“阶级”?

这原本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理论把握和实践考察都不是什么问题。可是,有人却非要固执地否认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这“固执地否认”究竟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究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难得糊涂”?我还真不好说,只有他们心里清楚。问题是,“固执地否认”也就罢了,可是这否认的理由,实在是过于奇葩。

在一次学术讨论中,有个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博士生告诉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不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

他给出的理由是:

【“当今政策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好,其标志是农村取消了农业税,还给农民发补贴。这么好的政策,哪里去找什么阶级?更不要说阶级斗争了。”

他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

【“阶级这个概念是马克思头脑里的幻觉,并不是科学的理论。我们应当把这个概念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政策这么好”当然值得点赞。但是,用“政策这么好”来证明“阶级不存在”,这逻辑本身就凸显出评价者是“好政策”的利益关联者和受益者。也就是说,评价的逻辑本身就有着鲜明的“立场”。“立场”者,“阶级性”的另一表达也。

站在阶级立场上来证明阶级已经不存在,这让我想起了“掩耳盗铃”的典故:

【“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音。恐人闻之而夺已也,遽掩其耳。”(《吕氏春秋·自知》)

译成大白话:

有一个人想偷钟,可是这口钟太重,没法背走。他寻思着把钟砸成碎片弄走,取来一个铁锤使劲敲击。铁锤砸钟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他害怕别人听见动静,于是就把自己的耳朵给捂了起来。

瞧这偷钟人的“神逻辑”:捂住自己的耳朵,就以为别人什么都听不见了。我儿时读这典故,十分惊讶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不可思议的逻辑。没想到,活了大半辈子还是亲眼见了不少“神逻辑”。这不,用“政策这么好”来证明“阶级不存在”,瞧这出神入化的水平,不是“神逻辑”又是什么呢?

真是“活久见”。

(二)我为啥跟“神逻辑”过不去

这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神的逻辑”(简称“神逻辑”),一种是“人的逻辑”。所谓“神的逻辑”,就是“上帝说”,就是“奉天承运,寡人诏曰”,就是“钦此”。所谓“人的逻辑”,就是“形式逻辑”、“数理逻辑”,以及“辩证逻辑”。

“神的逻辑”虽然高大上,但大概只有神仙才能理解。既然我等凡夫俗子是人不是神,那就只能讲“人的逻辑”,而不能讲“神的逻辑”。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用“人的逻辑”来讲道理,来讨论事情的“所以然”。

既不讲“神的逻辑”,也不讲“人的逻辑”,随心所欲胡言乱语,混淆黑白指鹿为马,那就是“无逻辑”,是神经错乱,不可理喻。

请“费厄”先生别给我扣上“态度不端正”的大帽子。这里,我是在讨论用什么逻辑来讲道理,这跟对某某的态度无关。不论你是“赞成某某”还是“反对某某”,都得讲道理,是不是?至于政策是否真的“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好”,我不质疑,也不争论。即使“比以往都好”是事实,恕我直言,你也不能用“政策好坏”以及“有没有补贴”作为衡量阶级是否存在的标准吧?

有人说:“‘神逻辑’在当下早已泛滥成灾。如此无知,谁也劝不住,就让无知继续下去好了,实在是没有必要较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