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邋遢道人 2019-02-08 浏览:
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这种危机的原理,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中国作为后起工业化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既有机会又有新的危机。

没那么吓人的。首先,贸易战只要没打到双方动枪炮了,生意就还有的做。只要有来往,中国对美顺差肯定是正数。其次,通常情况下,中国从美国那里少了点净出口,肯定会从其他国家那里找回来。总需求减少2个百分点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是,我们见过比这更邪乎的——而且这事儿就发生在10年前。

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世界贸易总额大幅下滑。当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从2008年的17.99万亿人民币下降到15.06万亿,减少2.93万亿,降幅达到19.%!其中出口减少1.84万亿,净出口减少了0.75万亿,占当年GDP的2.15%!比上面说的2%还高!而且当年是进出口总体下降近20%,连个调整余地都没有。这不是假定,而是实打实发生过的事儿。除了搞外贸的,其他读者2009年有感觉天要塌了吗?

数据很清楚,中国经济下行与贸易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2015年中国GDP破7,此后就都是六点几。那时候特朗普还没上台。中国经济下行只能与内需不足有关。贫道以为,把经济下行扯到中美贸易战上,无非是“倒逼中国结构性改革”的花招。而结构性改革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这些人观察到私营企业这些年无论投资热情还是效益都不太好,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这个观察是到位的。但是接下来就不照趟了,按他们的说法,只要给私企大幅减税,给老板们安全感和信心,老板们一积极投资,经济下行就过去了。

10年前的这个时候,正值全球经济危机,张W迎在中国企业家协会的论坛上的发言,也是用的这一招。他以“尽早尽快释放民间活力”为标题对中国度过危机给政府支招,第一条也是“主要应该刺激民营企业的投资”,今天经济下行公知们的招数,说透了都是抄袭张W迎的。

问题在于,经济危机意味着需求不足,不是投资好时期。这期间所有经营者都不愿意投资,无论国企、外企、私企还是政府。是不是经济危机时期只要优惠政策到位,私企一定积极投资,救民于水火呢?恐怕没这个先例。2009年经济危机,外商投资比2008年大幅下降18%,私人投资增幅也很低,大部分投资是政府和国企完成的。美国没有国企,没有政府审批,完全市场经济,但美国大萧条时期,私企照样对投资持谨慎态度。1925-1929年,美国国内私人投资年平均140亿美元,到1932年下降到只有10亿美元,锐减93%!1931-1938年国内私人总投资平均每年只有53亿美元,相当于二十年的后期的38%。危机期间让中国政府无论减税还是给老板们发贷款,都只能让老板们从房地产泥坑里解困,让他们把这些钱用来投资,似乎没有先例。

上面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题外话。

贫道有七八年没对中国经济现状写什么了。一是觉得说了白说,二是也没啥新情况新看法了——该说的都说了,一切照旧。看到现在很多人胡说八道,觉得确实该说一说。加上春节不画画了,计划就中国经济危机问题谈一些看法。这些看法大部分是在08年全球经济危机期间已经说过的,只是结合现在情况再讲讲。

大致逻辑是:

——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这种危机的原理,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中国作为后起工业化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既有机会又有新的危机。

——导致当下危机的主要因素,早在20年前就存在并几乎形成第一次经典危机了。只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到新世纪前8年是西方经济虚拟化的高峰,直接投资和国际贸易剧增,急剧扩张的外需让中国通过吸收投资、压低劳动者报酬、扩大出口压制了基本矛盾,不仅实现了“软着陆”,而且10年超高增长。

——08全球经济危机是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虚拟化阶段第一次危机,全球贸易萎缩,中国内部经济矛盾无法掩盖,本该出现一次严重经济危机。但计划经济期间土地资本价格被严重压低,这为中国房地产提供了金融化的巨大空间。一方面楼市高涨为相关制造业增长提供了空间,一方面政府海量发行有实物(土地价格)对应的货币。既保障了政府投入巨额基本建设,也为低税收提供了条件。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在不解决经典危机矛盾的情况下,又过了七八年。

——从2014年开始,中国房地产增长的空间已经消失(人均住房和房价),同时出口市场增长空间变窄,原来的过剩型经济危机开始显露。这意味着,继续一方面回避典型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方面保持经济增长,失去了最有效的两个条件。当下,政府实际只有两条路走:

一条:正视中国面临的危机属于过剩型经济危机,已经到了只有分好蛋糕才是基本国策的时期。大幅提高低收入群体尤其农民的收入,如改开前十几年大部分工农做为消费市场的主体,真实解决内需不足问题,就能走出困境——虽然这比其他路子更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