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审议《外商投资法》要睁眼看现实与历史(前言)

贾根良 2019-02-02 浏览:
拉丁美洲试图通过贸易保护改变其不利国际分工地位的努力又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所瓦解,这是拉丁美洲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在其后期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也是拉丁美洲即使实行贸易保护也无法改变依附型经济命运的基本原因;同时,它也是19世纪的美国之所以能够超过英国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强国的秘诀:在实行贸易保护的同时必须排斥外国直接投资。

进口替代是指进口被国内工业所替代,长江存储所从事的事业无疑是进口替代工业化,但在与三星等国外厂商的竞争上,它所建立的幼稚工业在刚开始量产的时候无疑处于劣势地位,因为技术人员、管理者和工人只有通过“边干边学”,才能学会以发达国家的标准高效地利用技术,因此,他们需要时间积累生产、技术和管理等方面的经验,特别是在大规模生产存储芯片这种尖端技术上需要比一般工业更加复杂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进口替代工业就需要关税保护,以便使其安然渡过陡峭的学习曲线,这就是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早在1791年就已提出的“幼稚工业保护理论”。从英国到20世纪下半叶的韩国,历史上所有成功崛起的国家都经历过这种“幼稚工业保护”的进口替代工业化阶段。

幼稚工业保护的实质是市场保护,因为幼稚工业渡过陡峭的学习曲线需要其成长的战略性市场空间。就中国存储芯片而言,如果不允许三星在华进行直接投资,中国就可以使用关税保护手段应对三星以摧毁长江存储等幼稚产业为目的的低价倾销。正是为了防范中国出现竞争者,同时也是为了预防中国对幼稚产业采取关税保护的手段,三星早在2012年就在西安通过建立存储芯片生产工厂,提前进行了战略布局,而2018年3月的追加投资更是直接地瞄准了2016年才建厂的长江存储。当三星在我国进行大量直接投资的情况下,关税保护的手段已毫无作用可言,如果三星打价格战,长江存储将面临着陷入亏损和无力追加研发投资的严峻考验。假如政府对其提供补贴,其效果也远不如关税保护。假如在政府大量补贴之下,长江存储还不能战胜三星的话,政府的这种干预行为就成为了新自由主义者攻击产业政策的口实。因此,产业政策的成败取决于其自身正确与否以及为其提供理论指导的经济学类型。

通过以上讨论,读者不难领悟高出口税战略对于我国自主掌控国内市场、推动民营经济大发展和实施进口替代战略的重大意义,不难理解它对于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性作用。“书生切莫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对于世界经济史上血泪斑斑的教训,我们岂能重蹈令人悲叹的历史覆辙:“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故而,请允许笔者以七年前一篇论文中的两段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以贸易保护为基础的进口替代是落后国家产业升级的基本途径和自主创新的基础,如果我国永远实施自由贸易政策,那么,高端产业(或产业价值链高端环节)的进口替代就无法展开;而如果要实施进口替代战略,那么就必须对高端产业的国内市场进行关税保护,但按照目前外国直接投资在中国的发展趋势,这种关税将无法达到保护民族企业的目的,反而保护的是跨国公司的既得利益,这就是我国在将来如果对国内市场进行保护将不得不面对的世纪性难题,这个难题就是拉丁美洲国家长期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不能自拔的主要原因。

与19世纪下半叶美国保护主义的进口替代工业化时期严厉拒绝外国直接投资不同,拉丁美洲的进口替代却指望外国直接投资给其带来福音。其结果是,虽然拉丁美洲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目的是让民族企业独享国内市场的工业化收益,但是,在外资企业控制了拉丁美洲国内经济的情况下,这种贸易保护反而成了跨国公司在关税保护之下利用垄断地位在拉丁美洲国内市场攫取巨额利润的工具。因此,拉丁美洲试图通过贸易保护改变其不利国际分工地位的努力又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所瓦解,这是拉丁美洲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在其后期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也是拉丁美洲即使实行贸易保护也无法改变依附型经济命运的基本原因;同时,它也是19世纪的美国之所以能够超过英国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强国的秘诀:在实行贸易保护的同时必须排斥外国直接投资。

【贾根良,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贾根良经济学

来源 : 贾根良经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