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列宁有关的记忆

胡懋仁 2019-02-01 浏览:
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我也读过几次。其中对于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的差异,列宁讲得非常透彻。列宁的名句是,无产阶级民主比起资产阶级民主来,不知要民主多少万倍。可能有人不理解,不认可,但这不妨碍列宁的结论至今仍然是正确和有效的。

与列宁有关的记忆

1月21日,是列宁逝世的纪念日。今年是列宁逝世95周年。记得小时候,跟随母亲和祖母来北京投奔父亲时,刚进北京的家门,就见到墙上挂着一张速写的人像。乍一看,不认识,问父亲,回答我说是列宁。从此,知道苏联人民有一个伟大的领袖,名字就叫列宁。我来北京是1953年,那一年是中国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头一年,很多企业和大专院校都有苏联专家。中国与苏联的关系,在那个时代非常热络。有一句著名的口号是: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1957年是十月革命40周年,北京也有不少庆祝活动。那年,我的姑母出差来北京,父亲买了首都电影院的电影票,带我们全家陪着姑姑去看电影。电影是苏联影片《革命的前奏》,是彩色的。只是对白没有翻译过来,都是俄语,有字幕,可是我那时还认识不了几个字,根本就看不懂。所以那个电影也算是白看了。

那年,苏联大马戏团来北京,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演出。我所在的京工附小有一些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居然得到了一张票。那是第一次进展览馆剧场。看到苏联艺术家们所表演的精彩节目,真是看呆了。因为实在太好看了。

我们从车道沟搬到巴沟之后,旁边就是友谊宾馆。当时里面住着许多苏联专家。他们也都带着孩子过来了。冬天,苏联的小朋友在冰场上滑冰,我们站在旁边看着。苏联小朋友滑过来还跟我们打招呼,说的是汉语“你好”。当时印象深的是苏联的女士们大冬天的居然不穿棉裤,大衣下面就是袜子。我们都觉得不寒而栗。

再回到列宁,开始更多地知道列宁是六十年代。当时中苏两党关系破裂,苏联共产党发表了给中共的公开信,中共用“九评”来回复这封公开信。在中共九评的文章里,越来越多地听到列宁的名字,听到列宁的思想。然而,那时毕竟不过十四五岁,列宁到底说的是什么,其实我也没理明白。近了九评,只是知道当时的苏共似乎背叛了列宁。今天来看,可能这种说法也许有些道理,也许也有些武断。因为没有研究,也不好下一个确定的结论。

文革中,我们把学校政治教研室的马恩全集和列宁全集都偷了一些出来,本意是想读一读。可是拿到手里一看,根本就看不懂。虽然都是中文,上面的字也都认识,可是就是看不明白。结果只好泄气,最终放弃了阅读的念头。

在报考研究生的时候,因为要考马列著作,于是开始认真读一些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我当时重点读的是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这部著作在大学时,有一门课,有一个老师专门给我们讲过这部著作。可是当时的我依然浑浑噩噩,那老师也有口音,所以这门课就没上好。现在自己来读,不敢马虎。算是认真反复地读了几遍,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后来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又读了几遍,至少一些基本的观点或者主要的观点看得算是比较明白了。当然,要说完全明白还不敢说。

后来,在看到国内有些人借着所谓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来宣扬主观唯心主义,同时也在暗讽列宁。我认为,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量子力学是科学,而且对于人的主观能动作用在对量子力学的研究中有着特殊的意义。但是,人的主观能动作用与主观唯心主义并不是一回事。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里曾经反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人类出现之前,自然界是否存在?列宁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客观物质世界是不依赖于人而存在的。而主观唯心主义者的诡辩在于,如果你不去看它,你怎么知道它是存在的呢?有人还更赤裸裸地挑战说,人们应该承认,月亮在人们不看它时就不存在,这样的唯物主义现在应该被更多的人所接受。这难道不是奇谈怪论吗?逻辑荒谬,还理直气壮,信誓旦旦,公然用唯心主义来冒充唯物主义,也真是没谁了。

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我读的次数比较多的著作。在上大学时,当时就有人在诋毁列宁这部著作。因为列宁在这部著作里把帝国主义说成是腐朽的、没落的和垂死的资本主义。而有人就嘲讽说,帝国主义是腐而不朽,垂而不死。其实,列宁在这部著作里讲得很清楚,所谓腐朽、没落和垂死,并不是指帝国主义立刻就会完蛋,而是指帝国主义有可能会延续一个较长的时间,但它在本质上是腐朽、没落和垂死的。我的理解时,一个很老的老人,虽然他还活着,甚至看上去还很硬朗,但他已是风烛残年。没准有一天,就突然倒下了,不行了。现在再看上去,他还有把子力气,但在本质上,他已经不行了。这就是腐朽、没落和垂死的含义。

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我也读过几次。其中对于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的差异,列宁讲得非常透彻。列宁的名句是,无产阶级民主比起资产阶级民主来,不知要民主多少万倍。可能有人不理解,不认可,但这不妨碍列宁的结论至今仍然是正确和有效的。

中国人民大学梁树发教授说,他认为毛泽东思想有很大的来源是来自列宁主义。当时他的依据是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认为他讲的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都是产生于帝国主义时代,两者的相通是完全可能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