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泽东

韩东屏 2019-01-25 浏览:
毛泽东创建和领导的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胜利,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轨迹,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大大鼓励、支持了被压迫、被剥削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众。于是,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的主旋律风靡上世纪五十、六十和七十年代,在此期间,大批前殖民地国家获得独立。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也开始走下坡路。法国殖民统治者被越南人民赶出印度支那,又被驱逐出阿尔及里亚。英国被迫放弃其殖民地王国地位,美国继在朝鲜失败以后,又在越南惨败。美帝国主义陷入一个毛泽东主席给他们圈定的尴尬境地: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世界历史的发展轨迹被彻底改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泽东

一、毛泽东是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伟大领袖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为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我应邀到纽约的汉特大学演讲,题目是“我心中的毛泽东:一个中国农民的儿子看毛泽东”。演讲结束后,纽约大学人类学系的一位教授,问我怎样解释毛泽东搞的个人崇拜。我回答说,历经苦难与压迫的中国人民对毛泽东的爱戴和崇拜,完全是出于他们对领导自己翻身解放的伟大领袖的由衷敬仰。说毛泽东搞个人崇拜,是一种无端的污蔑。美国人崇拜他们的开国领袖华盛顿,小学课本里有少年华盛顿的斧头和樱桃树的故事,说华盛顿用父亲给他的小斧头,砍掉了父亲心爱的、当地稀有的一棵樱桃树,父亲追问他的时候,他诚实地承认了自己犯的过错,受到了父亲的原谅和赞扬。这样一件孩提时的平常事,被拿来宣扬领袖的品质,这是为什么?华盛顿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陆军总司令,但他曾两次威胁说,如果不及时给他发军饷,他将罢战回家。其实,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主要是富兰克林通过外交斡旋,使法军卷入英、美之间的战争,英军获胜无望,才被迫让美国独立的。而美国人将这一切都归功于华盛顿,这叫什么?美国人还崇拜林肯,把他看作是解放黑奴的总统,但林肯没有给美国黑人可以安身立命的土地,只是给了他们名义上的自由。林肯在一封信中说,养猪有不同的方法。一种方法是给猪盖猪舍,提供食物,另一种方法是让猪自己找食物,如果猪冻死,饿死,正好烤着吃。信中暗喻的对象是谁?体现了对黑人最起码的尊重了吗?美国黑人被“解放”后,仍旧流离失所,逃不脱被奴役的命运。林肯真正值得受美国人(尤其是美国黑人)崇拜吗?美国人崇拜肯尼迪,但肯尼迪为美国人民做了什么呢?他的一句话: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是你能为你们的国家做些什么,就让美国人对他崇拜不已!如果说个人崇拜,美国才是淋漓尽致、登峰造极。

一九八八年,我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学习。当时国内学术界的知识精英们正在搞一场丑化毛泽东的运动。他们骂毛泽东搞个人崇拜,骂毛泽东是秦始皇。许多新加坡的老华侨对此很反感,他们对毛泽东创立的新中国非常热爱。冷战时期的新加坡政府是美国反共政策的急先锋,数次欲关闭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但每次都没能得逞。新加坡的老华侨为了支持新中国,排队到中国银行去存款。他们没有多少钱,三元、五元,连续数日,银行不得不加班加点营业。新加坡政府看到新中国是人心所向,不得不收回关闭中国银行的成命。一位新加坡中国银行的高级官员不无感慨地对我说,是新加坡老百姓对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的挚爱和支持,才保住了新中行。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泽东主席去世。当时新加坡政府跟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新加坡中国银行的职员,为了让新加坡人和路过新加坡的各国海员有一个向毛泽东主席致哀的场所,自发地在新中行营业大厅搭建了一个灵堂,原计划开放三天。但热爱毛泽东主席的新加坡老华侨和路过新加坡的各国海员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地来到新中行,向毛泽东主席遗像致哀,三天时间根本不够。新中行的员工不得不二十四小时开放毛泽东主席的灵堂,并将开放时间延长至十天。许多白发苍苍的老华侨哭倒在毛泽东主席的灵前,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员,打着用各种语言写的,意思为 “毛泽东主席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伟大领袖”的横幅,到新中行临时搭建的毛主席灵堂,向其遗像致哀。新加坡中国银行前副助总经理蔡剑秋先生手里仍保留着几百副当年拍下的照片。那时,他只是新加坡中国银行的一名低级别员工。在海外看到这些珍贵的历史照片,让我深深地感到,那些谩骂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的人实在是无知与肤浅。毛泽东一生的奋斗和他所制定的各项政策,从根本上讲,代表的是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他得到中国和全世界受压迫人民热爱与崇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说毛泽东生前,人民热爱崇敬他,可能跟政府的宣传有关系,或许还可以说得过去。但毛泽东去世后,有势力动用了他们所掌握的舆论机器,使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诋毁毛泽东的形象。在这样的社会大气候下,再把受压迫者对毛泽东由衷的,执着的爱,说成是毛泽东搞的个人崇拜,就不合逻辑,荒谬绝伦了。

本人在美国参与了揭露蓝登公司出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书之内幕的活动,了解到许多美国政客为诋毁毛泽东主席所做的无耻勾当。蓝登公司出资五十万美元,买下了李志绥的版权,然后又重新组织写作班子,炮制出一部漏洞百出的破烂货。李志绥用中文写的书,结果封皮上居然出现中文翻译的名字。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参与了李志绥回忆录的炮制,并亲自为“李志绥的书”作序。毛泽东去世后以中、英文出版的诋毁毛泽东的书不计其数。湖南人梁恒与其美国妻子夏竹丽(Judith Shapiro)合著的《革命之子》、高原出版的《自来红》、张戎的《野天鹅》等等,都把新中国说得一团漆黑,但这些都像狂犬吠日一样,丝毫无损毛泽东在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心中的红太阳形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东屏
韩东屏
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