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积富自述:我所经历的三明医改

詹积富 2019-01-16 浏览:
三明医改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习总书记几次在中央深改组会上听取三明医改情况汇报并充分肯定,现在中央借鉴了三明医改模式,成立了国家医疗保障局。三明医改为什么能够取得成功,我的体会是党中央、国务院和福建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是三明市委、市政府一把手的政治决心,敢于担当的勇气和魄力,这是三明医改之所以成功的决定因素。有一支有情怀、想干事、会干事的医改团队是重要条件,而我本人就像一个“施工队长”或者“操盘手”而已。

詹积富自述:我所经历的三明医改

2012年开始,三明正式启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过多年的不断推进,成为了全国医改的“样板”,向福建乃至全国扩散。而这一切,跟詹积富是分不开的。他曾说过,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如今,詹积富已出任福建省医疗保障局局长,但回顾7年医改路,三明医改的每一步,都可谓“步步惊心”。

2009年启动新一轮医改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医改结缘,一直到现在,仍然从事医改工作。

作为三明人,我有幸见证并主导了三明医改的全过程。在把改革“利斧”砍向虚高药价时,背后那些斩断医院与药品利益链条的故事仍时刻萦绕在我心头;在实施全员目标年薪后,我身边那些认识的医生们,桌下“灰色回扣”变桌上“阳光年薪”的“阳光”故事如数家珍;在筑牢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底”路上,我们为打通医疗服务“最后一公里”正持之以恒;在构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新型医疗、医药、医保服务体系——紧密型医联体,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中,我们更为全民健康谋福祉不断努力……

如今,如果你们跟随我一起走进三明,就会发现百姓获得感的民生笑容,医护人员“阳光年薪”的全心诊疗,医院回归公益角色的满意服务处处可见。我所居住的美丽山城在绘制“医改蓝图”中精雕细琢,以时间为坐标,药品虚高的“挤出线”、医护人员的“年薪线”、医疗资源的“下沉线”、惠民利民的“民生线”……一条又一条的改革线索与路径,记录下了三明“倒逼的改革,为全面健康谋福祉”的发展轨迹。

在我亲历三明医改的7年间来,一组组数据、一件件实事,正在将三明医改目标变成现实。在青山绿水间,逐步完善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正化作甘霖雨露,普惠着全市人民。在这里,我愿和大家一起分享那些改革背后的故事,一同叩开“健康三明”的大门。

倒逼的改革

我市自发启动改革主要是源于医疗费用年年高幅增长、百姓负担越来越重和医保基金出险的压力。三明是因国家小三线建设而诞生的城市,但“未富先老”特别明显,退休人员比重颇高,城镇职工医保离退休的不用缴费,改革前2011年,城镇职工赡养比为2.06∶1,到2017年时,变为1.57∶1,远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3.2:1。2010年,我市城镇职工医保实现市级统筹,当年统筹基金亏损1.4亿多元,到2011年,实际亏损量达到2亿多元。这个亏损量,当时在全省排在前列,占全市当年本级财政近15%,财政无法兜底。城镇职工医保基金还欠付全市22家公立医院医药费1700多万元,财政压力不言而喻。当时我们既不是全国17个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地区,也不是311个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县,而我市城镇职工医保基金的严重亏损,才是促使我们市委、市政府下定决心不得不启动医改的主要原因,所以说三明医改是倒逼的改革。

“以药养医”破冰记

“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

这句流传十多年的俗语,我以前时常从医生朋友的口中听到。我有几个在市第一医院担任医生的朋友,他们告诉我,2012年以前,医院的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挂号费分别是1.5元、2元、4.5元和7元,这一收费标准沿用了多年。

薄利自然要靠多销,多收患者,多开药。与全国大多数地方一样,医改前,我市22家公立医院每年的收入中60%以上为药品(含耗材)收入,检查化验20%多,体现医务人员劳务收入的不到20%,这种“以药养医”,收入倒挂的畸形状态,使整个医疗行业走入一条“药代”靠医院牟利、医生靠“药代”挣钱,群众花高价看病的歧途。

改革初期,我曾编了一首打油诗,至今我仍记忆犹新。“药品不像药,倒是像股票;工厂到医院,倒了太多道;医院几十元,出厂才几毛;医生开啥药,关键看钞票;管用廉价药,患者用不到;政府干着急,百姓哇哇叫;卫星能回收,药价治不了……”。

虽然是玩笑话,但是这背后却隐藏着错综复杂的“药品乱象”。当时,许多药品品种其实就是变更了一下包装的剂量、数量、规格,之后换个名字,摇身一变,就成了所谓“新药”。刚开始,我和我们的医改团队也不明白,只是感到奇怪。比如,福建本地某制药企业生产出来的注射用头孢美唑钠(0.5克),出厂价只有7.2元/瓶,本地却买不到,出售给了河南周口某医药公司,这家公司再以24.18元/瓶的单价回售给福州某家医药公司,福州的医药公司最后以24.45元/瓶的中标价,配送到福建省各个公立医院,再往后,医院加价15%变成了28.1元/瓶。这样的过程,今天依旧在许多药品身上反复上演。我们把这个过程叫“过票”,实际上药品就在仓库不动,每过一次票就洗一次钱。在药品销售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同样的药品价格越高销量越多,而一些廉价管用的药则被迫退出市场。

来源 : 医学界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