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光:激情的理性——评《大国新路》

刘晨光 2019-01-15 浏览:
这个大道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之于中国,绝不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更是通往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中国选择社会主义,是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回答和解决中国的问题,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方向。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大国新路》才得以建立一种贯通改革开放前后的大历史观,才得以使它超出一般的经济史论研究而具有了别样的高度与深度。

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已使关于中国道路的研究成为显学。不过,倘若说到这些成就是什么、为何能取得这些成就以及如何看待这些成就,恐怕就言人人殊了。这就使这一研究领域充满分歧。此外更是有人罔顾成就,只论问题,径直以各种或“左”或右的偏执观念裁断事实,破裂大道。

江宇的《大国新路》直面分歧,为中国道路研究添一力作。该著把中国道路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中来探讨,力图证明改革开放前的成就不容否认,且为改革开放后的成就打下基础,改革开放后的成就并非步人后尘,而是其来有自。该著把历史研究与理论研究融于一体,立中有破,破中带立,通过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批驳了那种把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人为割裂开来的错误态度,尤其驳斥了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实践的新自由主义解释。这使该著带有明显的论战色彩。

刘晨光:激情的理性——评《大国新路》

但该著又是文风平实、说理晓畅的,充满了客观公允的理性精神。作者显然对于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共和国建设史怀有“同情的理解”,但绝不因此走向另一个极端,即以“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更没有讳言前三十年曾发生过的重大失误。马克思说过,批判并不是理性的激情,而是激情的理性。我们已经见过太多,在有关中国道路的研究中,理性一旦沦为论证某种特殊激情或利益的工具,必然会被实际所嘲笑。只有秉持真正诚实的理性,让事物自身来说话,才可能在历史中见证大道,在大道中点燃激情。

这个大道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之于中国,绝不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更是通往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中国选择社会主义,是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回答和解决中国的问题,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方向。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大国新路》才得以建立一种贯通改革开放前后的大历史观,才得以使它超出一般的经济史论研究而具有了别样的高度与深度。

鉴往才能知来,返本是为开新。江宇在书中引用了毛泽东在1970年说过的一段话,即“未来的事将由未来的人决定。从长远来看,年轻的一代,总是比我们更有知识”。只有深通辩证法的人,才能说出如此谦虚又如此明达的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不管是老的教条还是新的教条都不管用了。而新时代所需要的新创造,又一定是在同时包容吸纳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的社会主义探索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

对于这条仍在展开之中的中国式现代化新路,当下不管是把它视为“合题”也好,称作“社会主义3.0”也罢,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是通往民族复兴之路,也一定是实现社会主义之路。激情的理性正是为此而战斗。

【刘晨光,中共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经略网刊

来源 : 经略网刊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晨光
刘晨光
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