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瑾:从工人阶级角度看美国经济与政策

黄瑾 2019-01-12 浏览:
美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增长本来可以大幅度提高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因为经济政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为最富有和最有权势阶级利益服务的,所以普遍的繁荣不可能出现。正是政策驱动的不平等阻碍了美国中低收入人群生活水平的改善。

黄瑾:从工人阶级角度看美国经济与政策

美国经济为大多数美国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贡献吗?每天的股票指数、每月的就业报告,甚至每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数值,所有这此指标都不能回答这个重要的问题。《美国劳工状况》(第12版)一书在详实的数据基础上给出的结论是:毫无贡献。这当然不是因为经济在总体上毫无建树,过去30多年的经济增长本来可以大幅度提高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增加所有人的财富,按照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经济增长与贫困率降低同步的趋势,到20世纪80年代美国本可以消灭贫困。然而,对于大多数的美国家庭而言,过去的10年(2000-2010年)是失去的十年。而在此前的20多年,他们已经经历了工资增长停滞和收入增长缓慢的困境。这样的趋势之所以得以延续,主要归因于经济政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为最富有和最有权势阶级利益服务,所以普遍的繁荣不可能出现。因此,该书的中心观点是政策驱动的不平等阻碍了中低收入美国人生活水平的改善。鉴于该书是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统计数据较全面的汇编和分析,笔者拟对这本书展开解读,并辅之以其他的一些研究分析,以展现当前美国劳工状况,深入了解其背后的原因,并厘清对一些错误观点的认识。

一、经济的重大失败

在研究近几十年美国人收入发展变化的时候必须关注三个方面:一是2008年大萧条对美国人收入的巨大影响,以及有可能对下一个十年收入增长的后续影响;二是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收入差距的明显扩大,这一事实是否被普遍认同;三是面对收入差距扩大,中产阶级的状况如何,而他们生存环境的变化有力地说明了美国经济对于普通人民生活水平所做出的贡献。

(一)2000-2010年中低收入家庭的工资和收入增长停滞

人们并不轻易使用“失去的十年”这样的字眼。在经济学上,它代表着复

杂和悲伤的历史。它曾被用于描述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国际金融危机中,拉丁美洲和非洲发展中国家的悲惨经济状况。后来,又被用于指称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日本的表现,由于资产市场泡沫破灭,日本经济经历了超过十年的步履蹒跚。而今,对于中低收入家庭来说,“失去的十年”已经在美国的土地上发生:收入最高的人群享用着更大的一块蛋糕;位于贫困线以下人群的数量在扩大,中等收入和最高收入人群之间的差距也在拉大。

在经济上失去的10年中,工资和收入的增长令人悲观。与2000年相比,2010年的劳动生产率尽管提高了22%,但是典型的工薪阶层每小时所得与2000年相差无几,2010年家庭平均收入比2000年降低了6%。尽管2007年12月的大衰退重创了工资和收入,但是工资和收入停滞增长的发生时间可以往前追溯到2001年的经济衰退。由于当年衰退之后的复苏乏力,不仅高中毕业生甚至大学生的小时工资和报酬收入都没有实现增长,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年之久,被称为失去的十年。从数据上看,2000-2007年家庭平均收入下跌了6%,典型的工薪家庭2007年的收入一直没有达到2000年的阶段顶峰,而大萧条的爆发让他们的收入更是大幅缩水。2007-2010年,工薪家庭收入从68,893美元减少到63,967美元,下降了7.1%。因此,自21世纪初以来,主要的生活水平指标(比如平均收入和工资)都表现出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尽管2012年中期的经济指标好于二三年前,但自2007年大衰退延续至今的高失业率已经使成千上万美国人陷于低收入和经济贫困之中。

普遍认为美国的失业率将在数年内维持高位,这意味着用平均工资和收入这样的主要指标来衡量,美国人将面临另一个失去的十年。如果高失业率持续存在,那么2018年20%的中间家庭收入仍将低于2000年和2007年水平。这是一场被低估的经济灾难。【在统计收入分配时,所有家庭根据其总收入多少被平均五等分,每五分之一代表总家庭的20%。如果收入在家庭间是平均分配的,那么每五分之一家庭将占有总收入的20%。不平均是指在收入分配中每五分之一家庭占有超过或低于20%的总收入。在美国,中产阶级是指收入分配中居于中间60%的家庭。】

(二)1979-2007年工资、收入和财富差距急剧拉大

1979-2007年期间的大部分年份,大多数美国家庭的生活水平落后于整体平均增长,因为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好处被处于收入阶梯上层的小部分人所占有。

不平等的扩大主要表现为工资、收入和财富差距的扩大:首先,工资收入出现分化,向最富有的工薪阶层集中。1979-2007年,最富有的1%工薪阶层的工资增长了156.2%,而底层的90%只增长了16.7%。高劳动生产率和低失业率往往与工资强劲增长与贫困降低相伴随。一旦失业率提高,处于底层工人的工资回落得最快。因此,在21世纪初疲软的经济形势下,贫困率降低的势头被逆转。2007年大萧条的爆发,进一步导致了贫困率的急速提高,从2007年的12.5%上升到2010年的15.1%,2010年有四千六百万人口处于贫困状态。其次,收入差距拉大。1979-2007年,如果计算基于市场的现金收入(指收入中不包括税收效应、社会保障等政府转移收入和雇主提供的健康保险等各种福利),59.8%的增长收入被纳税单位中最顶层的1%所分享,而底层的90%只占有8.6%的份额。非市场收入(税收和转移支付)根本不足以弥补市场收入集中所造成的不平等,而且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加剧了总收入的不平等。比如,1979年税收和转移支付的净效应增加了居于底层20%家庭37.2%的总收入,而到了2007年该比例仅达到28.3%。1979-2007年,如果计算包括了政府转移支付和雇主提供福利的总收入,1%的最富有家庭占有了增长收入的38.3%,超过了90%家庭占有的36.9%的比例。在同一时间段,1%最富有家庭的总收入增长了240.5%,20%的中间家庭只增长了19.2%,而20%的底层家庭仅增长了10.8%。第三,财富差距拉大。2010年,最富有1%家庭的财富占全国财富的35.4%,远远高于底层90%家庭所占有的23.3%的份额。1983-2010年,增长财富的38.3%被最富有的1%家庭收入囊中,74.2%被最富有的5%家庭所占有。而同一时期,底层的60%家庭则遭遇了财富的下降。中等收入家庭的财富从1983年的73,000美元下降2010年的57,000美元,下降了22%。2007年18.6%的家庭其财富呈现零增长或者负增长,到了2009年这一比例提高到25%,而黑人家庭的比例高达40%。2009年,黑人家庭的平均净资产只有2200美元,只有白人家庭(97900美元)的2%,差距悬殊。

来源 :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