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削的全球化是21世纪帝国主义的关键

埃斯特万·梅卡坦特 2019-01-11 浏览:
比如去年在东南亚新的生产设施中外国直接投资14%来自中国,落后于日本的20%。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一半用于开采资源,其余的部分表明中国需要很多劳动力的企业重新安排在柬埔寨、缅甸和其他工资低的国家。中国政府的努力集中在考虑它的战略部门,比如人工智能、生产和使用机器人。美国的实力在后退。实际上从冷战结束以来帝国主义大国不能表明有任何真正的军事上的胜利。清楚的是帝国主义大国不想与中国共享海洋,不愿分享它的霸权。特朗普是柏林墙倒塌以来第一个承认帝国主义的势力正在后退的美国总统。他想改变方向,以便恢复最近几十年消散的实力。

事情的对比

史密斯在他的书中考虑到帝国主义大国和它们领导在全球的南方国家投资的公司与这些国家的劳动力之间的关系的特点是超级剥削,依附论的学者鲁伊·莫罗·马里尼谈到了这个范畴。他像史密斯一样认为在依附的和半殖民地国家的剥削结果系统地超越在帝国主义国家的剥削。

史密斯的目标是恢复和深化这个概念的提出是对其理论的支持,因为全球的资本利用被压迫的国家廉价的劳动力以便增加它的利润,我们赞同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是,如同我们在书中总结的一样,我们进行了更加广泛的讨论我们认为它包含某些问题。

史密斯认为,按照安迪·希金博特姆的提法,应当考虑到剩余价值的第三种形式,与马克思确定的形式(绝对的剩余价值和相对的剩余价值)具有同样的理论地位。

史密斯提出的超级剥削的思想意味着富裕的国家、帝国主义国家和被压迫国家之间劳动生产率的差别不是没有重要的意义。在他的提法中帝国主义国家的劳动者收到更多的支付,他们的劳动力得到更多的报酬,但是没有生产更多的价值。史密斯反对在最发达的帝国主义经济集中在高生产率的活动中。他认为,事实上跨国公司在帝国主义国家几乎专门保持着非生产性的活动((从一般的价值的意义上说),比如金融、商业和其他与行政管理相联系的活动。于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劳动力甚至不生产价值,而是通过资本的循环参与占有来自跨国公司在“全球的南方”进行的生产活动的剩余价值。于是,更多的支付不符合更多的剥削,在帝国主义国家没有更多地创造剩余价值。

事实是企业将旧的帝国主义工业中心的活动重新安排到依附的经济体,注意到这有助于减少单位的成本,结果进行更多的剥削。但是还没有证实在帝国主义国家只是放下非生产性的活动:许多高技术的活动(比如我们可以认为是创造很高的价值)由跨国公司保留在自己的母公司。这并不否认跨国公司从它的重新安排得到的剥削增加的重要性。但这是一个警告,以便不要片面夸大它的规模。在任何单位低估经济体之间生产率关于剥削的指数的差别(意味着创造价值的差别)时,史密斯赞美他所称呼的超级剥削能够达到的范围。

最后,如果我们谈到现时保持的“超级剥削”,我们应当更多地谈到存在更高的剥削指数。超级剥削的思想关于某种“正常的”剥削的水平作为一种系统的和长期的形势会产生比其他的事情更多的混乱。如果在一个特定的经济空间工资下降低于推想的价值,延长时间,这可能表明资本在那里做到将一种更低的劳动力的价值强加于人。于是这是一种更高的简单的剥削指数,而不是一种超级剥削。

关于这些问题我们在会晤时进行过辩论。我们认为史密斯的回答补充了更多的关于需要发展适当的理论工具,以便理解21世纪资本主义运行的元素,同时关于他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引起的一些异议有待进行更多的辩论。

问:下面的问题更多是一个评论。对你的文章我觉得可以争论的方面之一是你将帝国主义的资本与南方的国家的劳动力之间关系的特点是超级剥削的思想。我认为在世界范围内存在不同水平对劳动力的剥削,这是由要素的整体所确定的。马克思说过一种道德历史的组成部分参与决定劳动力的价值,我认为在不同的地理上是有区别的。此外,社会的财富,在每个国家资本积累具有的特点,我认为也决定劳动力的价值。我认为全球的资本利用劳动力不同的价值帮助加重剥削的思想可以进行分析,而不必借助这种思想,这有一点“超级剥削”的问题。这是我看到其他人也对你的文章提出的一种不同看法,根据这些辩论或你收到的回答,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约翰·史密斯:对我来说,仍然没有承认超级剥削的概念的必要性是难以置信的。我们需要比马克思在一个半世纪之前做的事情更多地前进,他在《资本论》中接受了在他那个时期一系列必要的合理的简化以便使一种资本的普遍的理论前进。在这些简化当中有所有的商品包括劳动力总是根据它的价值进行交换。也存在一种仅有的劳动的价值。这指的是道德的历史组成部分,这只是《资本论》的一句话,仅此而已。

我们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进行这种简化,但是我认为为了研究21世纪帝国主义的现实,这变得荒谬。关于这一点存在很多复杂的情况。比如关于你提到的历史的和道德的因素:我们不能仅仅考虑不同的国家的规模;我认为帝国主义国家的劳动者的斗争和取得的成果对于其他人已经改变了这个历史的因素,也就是说影响到在被压迫的国家劳动力的价值。在被压迫的国家劳动者认为他们有权得到住房、医疗和教育等。为了一份满足一个基本篮的工资的斗争,以富裕国家的标准作为参考。

超级剥削在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的趋势,总是在试图降低劳动力的价值,支付更少的工资。这个趋势部分成为现实,或至少不久前在帝国主义国家是这样,通过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劳动力的掠夺。现在危机迫使人们更直接地面对,在帝国主义国家攻击工资和得到医疗与教育的权利。

帝国主义国家将许多生产活动重新安排在被压迫的国家,与此同时帝国主义国家集中很多报酬高的活动,但是用马克思的理论的话说,这不是生产性的活动;它不创造价值,也不创造剩余价值,但是通过循环占有价值。于是,不能建立一种劳动力的报酬与剩余价值之间简单的关系,如同某些马克思主义者在批评我的书时所做的那样,比如哈维或(阿历克斯)卡里尼科斯,他们认为对更高的报酬符合创造更多的价值,于是在这里他们的结论是在帝国主义国家劳动者与被剥削的国家是一样的,或是超过半殖民地的国家;也就是说,他们具有同样的剥削指数。这是资产阶级的经济学。仅此而已。这是使用马克思主义的语言的边际主义的经济学家的思想。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