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著名学者帕特奈克:金融资本的帝国主义与美国发动的的贸易战

杰克·穆里略 索伊·米格兰特 2019-01-11 浏览:
我认为现在的全球化本质是金融的全球化。在这个意义上与全球化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同的,对国家的性质有深刻的冲击:国家保持国家—民族被迫接受全球化的金融资本的需求(相反的事情是相关国家会有资本外逃,发生金融危机)。甚至如果在商品的流动中存在保护主义,这本身不可能改变全球化了的金融霸权这个事实。

印度著名学者帕特奈克:金融资本的帝国主义与美国发动的的贸易战

唐纳德·特朗普是一个变化无常的世界领导人。看来他蔑视旧的秩序,蔑视帝国主义集团在苏联垮台之后非常小心地建立的全球化的机制和第三世界的计划。特朗普在就职的第二天签署一项法令,以便谈判和取消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TPP)。接着对关键的大宗商品征税,这可能影响欧盟和中国以及加拿大和墨西哥。

美国有巨额贸易赤字。2017年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赤字达到5660亿美元,与中国的贸易赤字最多,达到3750亿美元。特朗普说他将采取一些保护主义的措施减少这些贸易赤字,如对钢和铝加征关税,对中国不同的产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承诺“使美国再次伟大”。这条座右铭确定他的运动和总统职务。他的吹牛经常被与这个口号相联系的感情所原谅,激起对他的政策可能保护美国经济的希望,保障扭转对美国人生活水平的破坏。在他担任总统两年以后,改善的证据很少。不平等继续是定义美国经济的局面:根据政府新的数据,总经理们的收入比他们的职员高出1000倍以上。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年收入达到270亿美元,相当于230万美国人的收入。很难想象如此严重的不平等应当是一个“伟大的美国”应有的特征。印有这个口号的红帽子是容易制作的,但是如果像通常发生的那样,它们是在孟加拉、中国和越南生产的,这就是一个苦果。

关于这些情况在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我们问过在关键的盟国之间发生的贸易战的根本性质。在有关关税的争论中特点并不总是透明的。我们在印度新德里访问过贾瓦哈瓦尔·尼赫鲁大学社会科学系计划和经济研究中心的教授普拉巴特·帕特奈克,请他谈谈他的看法。帕特奈克是我们的时代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之一。他是《时间,通货膨胀与经济增长》等八部书的作者,是印度喀拉拉邦计划委员会的副主任,《社会科学家》的社长,《人民民主》的撰稿人。

全球金融的霸权

问:关于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是一种严肃的政治变化或是存在某种我们应当注意的东西?

帕特奈克:我认为关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的争论被错误地标定。一般传播的形象是特朗普被称作是一个粗鄙的人,他在一个曾经是顺利的世界上突然发动贸易战。这是完全不正确的。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处在严重的长期危机之中,这就是新自由主义的结局。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建制派不承认这场危机,或是有保留地承认。特朗普以他法西斯主义的方式承认危机。他把危机归罪于别人,也就是说归罪于墨西哥人、中国人、穆斯林,但是不归罪于(资本主义)制度。这种认同正是美国人民将选票投给一个令人不愉快的人让他当上总统。

不能考虑特朗普和他的政策是孤立于危机的。特朗普想解决在美国由新自由主义造成的危机,而又不脱离同样的新自由主义的基本界限,也就是说不违反它的基本特性,这就是全球金融的自由流动。新自由主义通过全球金融流动造成危机的机制应当被澄清。新自由主义造成了全球收入分配的转移,从工资向顺差的转移,这种转移历来制造世界经济中走向生产过剩的危机趋势。这种趋势在美国“互联网”和“房地产”泡沫的控制下得以保持。这些泡沫在危机前后一个接一个爆裂了,因为全球的金融资本不赞同国家干涉由凯恩斯确定的“需求的管理”,在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内危机只有通过形成一个新的泡沫才能够减缓危机。但是,这类泡沫不能通过委托形成,甚至是不可避免地形成停滞,使一场新的危机提前到来。

特朗普正在企图以增加财政走出危机,这是美国能够以某种逍遥法外去做的事情,因为它的货币被认为“如同黄金一样好”(此外,也因为最近它提高了利率,并承诺很快再提高,这正在吸引全世界的金融资本前往美国);但是这种对需求的刺激不能完全做到,结果只能是在其他地方创造就业,代价是美国有更多的对外债务,于是对美国来说保护主义变得必要。

特朗普的事情不仅是一种以其他的方式对温和自由的秩序进行地方的干涉,而且代表着一项连贯的政策。但是,这项政策将不起作用,因为它相当于一项“以邻为壑”的政策(“让我的邻居贫穷”,使邻国的经济形势恶化以便解决本国的经济问题),错误地设想其他国家将不会报复。

特朗普对其他的宗主国的提示当然不是进行报复,而是通过更多的军事支出推动本国的经济。但是,这种军事支出将加剧本国经济中金融资本外逃 ,引起利率的提高,这将阻碍对它的活动的任何推动。因此,没有这种推动,面对美国的保护主义不是简单的损失,它们自己将变成保护主义者,这样使特朗普的战略落空。

我认为从本质上说,将关税作为一种对美国内部危机的回答的严重性不应当低估,尽管当然有其他同时产生的效果。为了提及危机尖锐化的一个指数,最近 几年美国白人男劳动者的死亡率很的,高于西方其他没有卷入战争的任何国家。这种高死亡率来自不安全和总是伴随着失业的自尊的丧失,促使人走向滥用毒品和酒精。某些人认为自动化是这场危机的原因。自动化或一般说来技术的进步节省劳动,是资本主义一种永无止境的瑕疵,遭受不变的失业。但是,全球化通过在世界上工资更低的地方重新安排美国的资本无疑使美国的失业情况恶化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