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祖禹:另一场卫国之争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评析

刘祖禹 2019-01-11 浏览:
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一文,对我们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仍然有宝贵的警示。我们要准备同历史虚无主义打一场持久战,惟有取胜,决不言败,这是我们不可撼动的意志。

刘祖禹:另一场卫国之争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评析

当下,社会上各种错误思潮杂乱纷呈。以“灭国去史”为主旨的历史虚无主义居诸错之首,是各种错误思潮的推手,是打头阵的,是开路先锋。它如得逞,我们的党和开国领袖,我们的党史、革命史、军史被抹杀否定,而西方所兜售的“宪政民主”、“普世价值”、“民主社会”、“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等,必然趁虚而入、乘势泛滥,则国危矣,制度危矣,党危矣,此言绝非危言耸听。大家知道,凡侵犯我国主权、核心利益,侵犯我领土、领空、领海完整,我必然与侵犯者进行严正交涉,严正抗议,并将侵犯之飞机、舰艇驱离出境。我们的态度是寸土必争,寸土不让,绝不打落牙齿和血吞。这是神圣的卫国之争。在意识形态领域这块没有硝烟的阵地上,历史虚无主义无论打着“还原历史真相”、“再现历史”的幌子或是别的什么旗号,我们必定予以彻底曝光,坚决揭露,痛加驳斥。我们的态度依然是寸土必争、寸土不让,绝不讲无原则的宽大、宽容、宽让。主权领土之争是一场卫国之争,意识形态领域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之争是另一场卫国之争。这是毫无疑义的。

历史虚无主义泛滥、蔓延有其国际和国内的背景。在国际上,我们看到了苏联解体、红旗落地的因果。由于戈尔巴乔夫窃居了国家主要领导岗位,大力推行其“新思维”,在极力倡导西方“民主化”、“自由化”狂潮中,对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管理自始至终放任自流。尤其是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纵容,既完全搞乱了党内外人们的思想,又轻易地授予反对派控制舆论和宣扬自己观点的话语权的大好机会。戈尔巴乔夫要求“重新编写历史教科书”,“恢复历史公正”,实质上是彻底否定斯大林,进而批判列宁,动摇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在戈尔巴乔夫的唆使下,各种版本的历史教科书先后出笼。其中大多是片面抓住某些历史污点,大做反面文章,把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伟大卫国战争胜利以及战后苏联恢复经济的成就统统抹黑。这些历史教科书的唯一作用就是使人们眼花缭乱,令学生们无所适从。此外,还有一个所谓“历史档案”的“揭秘”之举。由许多自由派人士把持的大众媒体和各种舆论阵地、文化艺术阵地,大肆揭开所谓的各种秘闻,刻意丑化、全盘否定领袖、社会主义制度的作品喷泉般涌现。面对种种乱象,苏共领导人不仅没有加强管理,反而拱手向自由派人士让出舆论地盘。一些报刊宣布“自主办报”,乘机摆脱苏共领导,为所欲为,溢满历史虚无主义毒汁毒液漫灌社会,对民众思想之腐蚀和毒害自不在话下了。而所有这些危害背后都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的鼎力支持。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声称要“调动一切手段,包括精神手段,摧毁敌人意志”,其后果之严重是有目共睹的。

西方“民主化”、“自由化”孵化了历史虚无主义。苏联的演变绝非孤例。越南提供了这方面情况的另一个佐证。近年来,越南国内各种怀念旧政权的文艺作品迭迭问世,明里暗里指责、批评越共,怀疑甚至否定越共领导地位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声浪甚嚣尘上。一些总部设在美国,以推翻越共领导,谋划南越旧政权复辟为宗旨的活动开始频繁起来。同时,各种宗教活动加剧,宗教势力扩大,近年来发生了多起宗教势力和地方政府冲突的事件。在意识形态领域阵地上,党和政府放开了对新闻出版、网络和媒体的管制,并由于在经费方面让媒体自行筹措,媒体的活动空间放大了,鼓噪极端民族主义,宣扬自由化的思潮,违反党的意志的作品也就理所当然地增长了。当前,这方面的后果引起了越共的警惕,并采取成立网络空间监管指挥部,通过了《网络安全法》,加强对新闻媒体和图书出版行业的管理。然而多措并举的治理对各项恶劣后果的消除,带来什么效果尚未可知。但,西方“自由化”、“民主化”孕育的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成灾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国外历史虚无主义对国内历史虚无主义的形成、滋生提供了“启示”和“鼓励”。依猫画虎,是现成的。但我国历史虚无主义的滋生、泛起有着自己的浓厚国内背景。由于当下我国正处于国内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期,社会思想多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占主导地位的某些边缘化,一些人们理想追求冷漠,道德滑坡,价值观取向失落,人文精神危机时有发生,尤其是所谓“远离崇高”、“告别革命”等逆向思维出笼必须加以充分注意和认真研究的严肃对待。

来源 : 中华魂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