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阶段改革需要掌握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

洪银兴 2019-01-11 浏览:
在中国这样的大国进行改革,不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是最为根本的。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这个根本性问题就是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沿着正确道路推进。所谓在根本问题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最根本的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既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改革的辩证思维可以用习近平多次倡导的两点论和重点论来说明。就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来说,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就在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两点,克服这一矛盾的着力点(重点)是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就40年经济改革的理论突破来说,每一个方面都有两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涉及的是政府和市场关系两点,基本经济制度的改革涉及公有制为主体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两点,即两个毫不动摇;经济运行体制改革涉及的是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点,基本分配制度改革涉及按劳分配为主和按要素分配两点。在这些两点中,都有重点,如果要突出坚持社会主义原则,在每一对矛盾中都会有一个重点。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中偏重政府更好发挥作用;在基本经济制度更为重视公有制为主体;在基本分配制度中更为重视按劳分配为主体。但是从深化改革的角度讲,重点则在另一方。政府和市场关系,重点是推进市场化改革。基本经济制度改革重点是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基本分配制度改革,着力点是完善按要素分配的机制。经济运行体制改革力点是供给侧。在改革的系统性上,以市场和政府的关系为例,明确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不意味着不要政府更好发挥作用。按照系统论的观点,改革不能偏废某一个方面,需要协调推进,从而使整个体制各个方面协同作用。转变政府职能的目的不是取消政府,而是解决政府的“越位”和“缺位”,从而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有效率的法治型政府、服务型政府。首先,我国现阶段所要面对的发展问题是错综复杂的,不只是单一的增长问题。公平分配,创新,环境,公共服务都是发展问题。这些市场失灵之处都需要政府发挥作用。其次,在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这样的重大的发展问题,不可能都靠市场,必须要政府的参与。最后,就宏观调控来说,为了给市场更大的作用空间,明确了宏观经济的合理区间,相应的宏观调控体系需要完善,如果在合理区间内宏观调控完全无所作为,宏观经济滑出合理区间不是不可能的,由此产生的宏观失控的代价将更为严重。所有这些都说明,在新体制中,不只是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而是又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在重点突破和整体推进的关系上,体制是环环相扣、相互制约的。已有的重点突破的改革在局部环节易于进展,但局部性改革进入到一定深度就会同体制的整体出现不协调。就像进行的经济领域的改革,利益关系突出了,社会体制的改革没有跟上,就会造成社会矛盾的突出,特别是全社会过于注重经济利益,而社会的价值观出现缺失,在此背景下从改革的整体性考虑就要把社会体制的改革和文化体制改革提到日程。再如在所有制改革上,重点突破了体制外的非公有制经济那一块,国有经济改革不作相应改革,不仅将使国有经济效益进一步下降,更为重要的是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也可能丧失。这意味着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处理好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的关系,新阶段的改革更为重视整体推进。

总的来说,现阶段的改革,既要敢为天下先、敢闯敢试,大胆探索,又要积极稳妥,坚持方向不变、道路不偏、力度不减,推动新时代改革开放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作者简介: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本文拟发表于《当代经济研究》2019年第1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笔谈”栏目,由《当代经济研究》授权察网独家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