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李慎明 2019-01-10 浏览:
和平与发展这“两大主题”“两大课题”“两大问题”,决不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乃至更长一点的历史阶段所能轻易解决得了的。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不仅使现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反而会带来而且也必然带来新的更大更多的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这一新的问题的凸显,进一步加重了原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的存在。

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当今世界局势白云苍狗,波诡云谲。当今中国,多年积累的“难啃的硬骨头”亟待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加以解决。中国正在大踏步地走向世界,世界也正在大踏步地拥抱中国。我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也有着世所罕见的挑战。如何抓住机遇,应对挑战?

2017年9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66页)

“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是习近平总书记运用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基本原理与当今时代特征和世界发展趋势相结合所作出的重大结论。这一判断不仅完全正确,而且有着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和强烈的现实意义。只有以这一重大结论为指导,才能正确认识时代性质,科学判定世界方位,从而制定出正确的对内对外路线和方略。

一、当今世界依然处在马克思、恩格斯所指明的大的历史时代

马克思、恩格斯用占社会主导地位的阶级来确定和划分“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社会发展形态,并明确提出了“资产阶级时代”这一概念。

马克思、恩格斯首先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接着又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这个锐利武器考察了人类历史,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即唯物史观,从而第一次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指明了人类社会发展大趋势,明确得出了“两个必然”的结论,即“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4页)因而,资产阶级时代终究会终结,无产阶级与社会主义时代终究会到来。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深入考察和研究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第一次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从而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基本矛盾,即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最终不可调和的对抗性,进而找到了实现社会变革的阶级和社会力量——无产阶级。马克思、恩格斯对大的历史时代发展规律、发展趋势的科学判定与揭示,正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这两个基石之上的,因而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

马克思在得出“两个必然”结论的同时,也明确指出“两个决不会”,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3页)

“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是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决不能用其中一个来否定另一个。用一个否定另一个,在哲学上讲就是“二元论”和“一点论”,而不是“一元论”和“两点论”。但我们也必须注意,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中,“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也决不是完全等同的平行并列关系;如果作此认识,就会为种种“左”、右倾错误认识,甚至给历史虚无主义留下空间。从一定意义上讲,“两个必然”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我们正确理想信念的总源泉,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信心的根本所在。“两个决不会”是人类历史总体发展的具体过程和具体细节的总描述,是我们在实现最高纲领的过程中,在制定、实施和实现最低纲领和具体战略策略时,所要考察的客观条件的现实依据。

正因如此,我们对“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的结论,决不能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实现共产主义的道路上,必然充满荆棘和曲折,决不可能在敲锣打鼓中就能实现。

二、当今世界同时也处于列宁所说的金融帝国主义这一特定的小的历史时代

笔者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既包括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大的历史时代,又包括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这一特定的小的历史时代。

列宁坚持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按照列宁划分时代的标准,我们可以把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资产阶级这一“历史时代”细分为三个较小的历史时代:一是商业资本主义时代,二是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商业资本主义时代和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同为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时代。因而这个时期的资本主义处于上升时期,具有文明的、进步的因素。三是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加速集中并日益融合为金融帝国主义时代。金融帝国主义时代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时代。

来源 : 红旗文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